上海越劇院現址外觀。
上海越劇院現址外觀。(李翠芝 攝)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藝術家抗議無效 上海越劇院「被搬遷」

位於浦西西區的上海越劇院,說是該劇種的立命之地,應不為過,但近日城市規劃出新政策,原院址要讓與滬劇院使用,越劇院則「被搬遷」,新址納入「十三五」重大文化設施建設專案之一。雖然戲迷驚恐抗議,藝術家也發出「藝見」,但終究局勢難擋……

文字|李翠芝
攝影|李翠芝
第285期 / 2016年09月號

位於浦西西區的上海越劇院,說是該劇種的立命之地,應不為過,但近日城市規劃出新政策,原院址要讓與滬劇院使用,越劇院則「被搬遷」,新址納入「十三五」重大文化設施建設專案之一。雖然戲迷驚恐抗議,藝術家也發出「藝見」,但終究局勢難擋……

下半年開頭日,一則西區汾陽路寶萊納與仙炙軒停止營業的消息,成了新聞關注,大眾遺憾的焦點,在於廿年來引領德式餐飲並製造夢幻花園的小白宮,無緣故地遭到房東的解約,美麗的風景敵不過一張合約!幾十年來,浦西西區這一帶聚集了話劇院、交響樂團、越劇院、京劇院、戲劇學院、音樂學院等文藝院落,形成上海高尚文藝圈,業內人士卻看到事態的不單純,源自於地上使用權不是一般的商業戶主,乃是越劇院!很快地網路流散的消息,連連轉發了倡議書,原來劇院要「被」搬遷,老厝不是要拆除,反是讓與滬劇院使用,適時戲迷驚恐憤怒抗議聲,猶如經典劇目裡《哭祖廟》的再現,似乎子孫守不住大好江山,唯有於祖靈前哭訴,巧的是院內正立有袁派祖師袁雪芬的塑像。

敲起的篤調  越劇成為國家級藝術

有人說在中國幾大劇種的排行榜上,越劇名列二三之間,至少整座個富裕的江南水鄉,它占了七分姿色,下月舉行的G20的高峰會,經典《梁祝》的愛情故事,浙江官方的宣傳片中怎能少了這篇吳越情歌?越劇長於抒情,伴奏只是尺板、篤鼓,發出「的的篤篤」的聲響,人們稱其「的篤班」,清悠婉麗,表演較貼近生活,剛過一百一十歲的生日,正因它婉轉鶯啼的演唱風格,逐漸改作全女班。起源雖然是浙江嵊縣,正式命名卻是在大上海,經歷了不同的蛻變階段,作為新興劇種,並經受了電影話劇等的滋潤,點滴成就了自己的風格,儘管柔情,領軍頭牌袁雪芬號召結成的十姐妹,也曾搬演訴求鮮明的大劇《山河戀》,並且受到當時執政者的封殺,演員「有了新的覺醒」,懂得了「必須求取團結,團結才是力量!」

書寫才子佳人的故事,卻能以不同生旦流派唱腔精采紛呈角色,這種多元化的聲腔感染力,無疑是越劇能從草台班晉昇為國家級藝術劇團要的一環。

藝見與政見  未能翻轉越劇院未來

「微」時代的來臨後,發布消息有了更多元的管道,從微博升級到微信,閱讀數量或許少於紙媒,受眾的命中率卻有超高的準確度,所以當一封有著開山派老藝術家所簽署的倡議書,請命保留劇團發祥地,自越劇演員的朋友圈流傳開來,幾乎是翻天覆地的一堆「藝見」,主事者未能先疏通再決議,出發點是照章行事,依法論處,行政事務與演員何干?況且劇院是政府全額撥款的事業單位,換言之,私人企業改股東、營業場所變更,需要提前告知員工投票嗎?

主事者又召集院內所有「熊貓級」老藝術家,這次以行政通知更名為「離退休老同志座談」,稱呼有點距離感,末了還摘錄王文娟(王派泰斗擅演林黛玉)說要越劇人是革新派,絕非保守的,原本越劇派別眾多,粉絲更是各為其主,護持流派傳人,原先王文娟沒簽倡議書現在又表態支持院方……能消的火沒消,消費老藝術家之聲又引來不少不議論,這份不足以外界細道的言論,最終只剩下百度貼吧有火燒過的痕跡了。

如果將政治擬人化觀之,也有格調、情緒、喜好等等方面,如何相看兩不厭,有時不是你的大聲努力,而是它的戰略擇選。越劇院新址納入「十三五」重大文化設施建設專案之一,選定徐匯區楓林地塊,東安路以西、龍華中路以北,專案總建築面積22,320平方公尺,其中,地上建築面積高達13,890平方公尺……或許對上海幾大劇種,規劃也是種實驗,若是顧及歷史情懷,西區向來代表的藝術芬芳地貌,除了逐漸遷移,除了變大變高,越劇院現址的侷促落寞,變成博物館亦未嘗不是件可行的規劃案。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