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在世貿遺址上蓋的皮爾曼表演藝術中心有具體進展,此為日前公布的設計圖。
蓋在世貿遺址上蓋的皮爾曼表演藝術中心有具體進展,此為日前公布的設計圖。(The Perelman Performing Arts Center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世貿重建內藏表演中心 打造下城區的不夜城

日前世貿重建區最後一項工程——皮爾曼表演藝術中心的設計圖公布,也讓這延宕多時的工程往前邁進一大步。因為紐約大亨皮爾曼的資金挹注與知名歌手芭芭拉.史翠珊同意擔任董事會主席,這個容納三個表演空間並能多樣轉換變化的表演中心,將為紐約下城帶來廿四小時的熱鬧風景。

日前世貿重建區最後一項工程——皮爾曼表演藝術中心的設計圖公布,也讓這延宕多時的工程往前邁進一大步。因為紐約大亨皮爾曼的資金挹注與知名歌手芭芭拉.史翠珊同意擔任董事會主席,這個容納三個表演空間並能多樣轉換變化的表演中心,將為紐約下城帶來廿四小時的熱鬧風景。

在九一一恐襲十五周年前夕,世貿大樓地區重建的最後一項重要工程終於有了具體的樣貌。一個多功能的表演藝術中心設計圖出爐,加上芭芭拉.史翠珊同意出任董事會主席,讓這項延宕多時的工程往前邁進一大步。

世貿重建從一開始就有表演廳的規劃,但內外在的阻礙令計畫一直在原地踏步。從外而言,其他的工程,包括辦公大樓、紀念水池和博物館、公共運輸轉運站等更具優先考慮。從內而言,表演中心誰來營運、功能為何的基本問題沒能解決,也就談不上開工動土。

大亨皮爾曼挹注  計畫出現轉機

但似乎胎死腹中的計畫在過去半年有了轉機,最主要的是紐約大亨皮爾曼(Ronald O. Perelman)。皮爾曼對此工程發生興趣,是因為他與卡內基音樂廳的關係破裂,於是豪捐七千五百萬元給世貿中心,並換得命名權,這個淵源本刊先前已談過。皮爾曼不是那種捐錢搏得善名即放手的人,他還要監督對方不亂花自己的錢,現在藝術中心冠了他的名字,那他更是要確保其成功,找來史翠珊(他們兩人之前已聯手創立Women’s Heart Alliance)助陣,以前者的財力加上後者的名氣,目前的兩億四千三百萬元預算,應該可以在二○二○年完工前籌到(聯邦的重建撥款中已經分出了一億元)。

皮爾曼表演藝術中心的設計,包括三個不同容量的表演廳,分別可容四百九十九、兩百五十、九十九人,每個廳不但內部舞台座椅配置可以彈性調整,廳與廳之間也可以連通,加上旁邊的一個排練廳,共可以做出十一種不同的配置,可以適用於舞台劇、舞蹈、音樂、歌劇與其他表演形式,以及特別活動。

這些精巧的內部設計,從外面是看不出來的,這是因為考慮到所在地是一個重大災難遺趾,每天仍有很多人來此憑弔,所以不能太過喧嘩誇張。藝術中心的外形基本上是一個方盒子,外牆以超薄的半透明白色大理石築成,再罩上一層玻璃,白天看起來是簡潔莊嚴,夜晚則會由內而外透射出柔和的光線,「暗示」其內熱鬧的演出。

舞台紛紛蓋  如何區分客群與特色

世貿重建的一個重要任務,是創造一個廿四小時的生活機能圈。但這有其先天不足的限制,因為紐約下城華爾街區是紐約市極少數純商業區,即使過去幾十年來新蓋的住宅公寓大樓,大多數人對當地的印象還是日落後即如一座死城。表演中心的功能之一,就是要讓吸引入夜後的人潮。

但是十五年的蹉跎,無疑消耗了不少一開始的能量,原本有意進駐的藝術團體一一打退堂鼓,Signature劇場找到了新場地,紐約市歌劇團破產後改組縮小規模,不再需要也沒有能力承擔專屬的場地,Joyce舞蹈劇場似乎也放棄遷移至下城的打算,目前僅存的長駐機構,是在九一一後也是為重振下城而創立的翠貝卡電影節,但也只是把它當辦公室用。所有表演節目要由中心自己製作規劃。

紐約的藝術機構(包括表演藝術單位和博物館)近年來不斷擴張翻新,其秉持的理念是「只要蓋了就會有人來。」這在其他城市或許行不通,倒在紐約這個藝術之都,真有實證可引(尤其是博物館,每個工程完工伴隨的是大幅上漲的參觀人次)。這十五年間各式各樣的舞台蓋了不少,像是Rose Theater、Park Avenue Armory、St. Anne’s Warehouse、National Sawdust等,對節目的需求大增。在皮爾曼啟用前,至少還有一個同樣高知名度、多舞台、多功能的The Shed要先開張。各家舞台要如何區分自己的節目、觀眾群?高成本的節目在花了大錢蓋的新劇場裡,會不會更加鞏固表演藝術是有錢菁英的玩具的成見?這個有「豐富選擇」未來,不僅讓人期待,也讓人擔心。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