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演員班.維蕭在雷丁監獄牢房中朗讀《深淵書簡》。(Artangel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朗讀《深淵書簡》 重現王爾德獄中風景

當年王爾德因交往同性被判刑入獄,後來在倫敦近郊雷丁監獄服刑,在此仍不斷寫信給同性情人,這些信後來結集成《深淵書簡》。當年的雷丁監獄早已不再使用,目前規劃作為藝文用途,今年九月倫敦的藝術公司Artangel策畫系列藝術活動,在此舉行展覽、朗讀,更邀來多位知名演員朗讀《深淵書簡》,讓觀者體驗王爾德當時的孤絕,領略文字與藝術給人所帶來的感動和力量。

當年王爾德因交往同性被判刑入獄,後來在倫敦近郊雷丁監獄服刑,在此仍不斷寫信給同性情人,這些信後來結集成《深淵書簡》。當年的雷丁監獄早已不再使用,目前規劃作為藝文用途,今年九月倫敦的藝術公司Artangel策畫系列藝術活動,在此舉行展覽、朗讀,更邀來多位知名演員朗讀《深淵書簡》,讓觀者體驗王爾德當時的孤絕,領略文字與藝術給人所帶來的感動和力量。

「我們都在陰溝裡,但仍有人仰望星空。」越過查令十字車站出口,可見到王爾德(Oscar Wilde)的雕像,彷彿就在那兒望著天際,行人亦可坐下與他對話。這位作家、詩人、劇作家的作品曾在倫敦舞台享譽盛名,卻也因為當時仍不見容於英國社會的性向,使得人生波折不斷。

當王爾德在監獄寫信……

一八九五年,當時已婚的王爾德與昆斯伯里侯爵(Marquess of Queensberry)之子阿弗萊德.道格拉斯(Lord Alfred Bruce Douglas,小名「波西」)相戀,侯爵為此大發雷霆,指王爾德為雞姦者。雖然王爾德在波西的勸說下控訴侯爵毀謗名譽,卻被侯爵反控,指責他曾與其他男性有妨害風化的行為(gross indecency)。數次出庭後,王爾德被判有罪,入獄服刑兩年。輾轉於數個監獄後,王爾德在當年十一月移送至倫敦近郊的雷丁監獄(HM Prison Reading)。在獄中,王爾德不得與其他犯人交談,一開始還只能閱讀聖經,在獄方允許他用筆紙之後,王爾德開始寫給情人道格拉斯的許多書信,雖然獄方並不允許他寄出,還在每晚拿走他寫完的紙張,這些信之後仍結集成《深淵書簡》De Profundis出版。在王爾德出獄並流亡法國時,他還創作長詩《雷丁監獄之歌》,以他在獄中的牢房編號「C.3.3」為筆名發表,成為他最後的作品。

雷丁監獄已於二○一三年停止使用,並登錄為第二級受保護建築,計畫將作為藝文之用。今年九月,倫敦著名的藝術公司Artangel策畫一系列藝術活動,在雷丁監獄舉行展覽、朗讀,首次讓大眾有機會一窺這神秘的囚禁之地。這次計畫是雷丁文化年的活動之一,亦與在地的雷丁大學合作。

展覽中陳列藝術家如電影導演史提夫.麥昆(Steve McQueen)的裝置作品,亦有同樣遭遇監禁的中國藝術家艾未未所寫的信件。如果這些靜態展覽都不夠震撼,觀眾還可以坐在監獄中的聖堂,聽主辦單位邀請的數位演員來朗讀王爾德深具情感和張力的《深淵書簡》。策畫展覽的Artangel表示,透過這次展覽和藝術行動,希望能讓大眾反思監獄中的各種權力展示,同時思考公權力將個人從社會中隔離後,對他們會產生什麼影響。

專業演員朗讀《深淵書簡》

《深淵書簡》全長約有五萬字,從頭到尾不間斷念完約須六小時又十二分鐘。從九月起至十月底,共七週的時間,每週日由一位朗讀者朗讀全本。除了桌面上的一杯水,和背景中的一扇牢房門外,整個空間沒有其他的布景道具,彷彿重現王爾德本人在空寂的牢房中一字一句寫下書信的歷程。受邀擔綱的包括雷夫.范恩斯、瑪克辛.皮克、班.維蕭、凱瑟琳.杭特等知名演員,由他們演繹王爾德寫信時的的心情。藉由朗讀者的深呼吸、聲音中微微壓抑的顫抖,能夠體會文字中有最深沉最赤裸的痛苦,誠實地從字句中顯露。除了赴現場觀看朗讀、在線上觀看錄影之外,英國國家廣播公司的BBC Radio 4還特別製作專輯,回到王爾德當年曾經監禁的C.3.3牢房,朗誦精簡版的《深淵書簡》。

距離王爾德在雷丁監獄的日子已過了一百廿年,同性之間的戀愛已不再是妨害風化的行為,同性婚姻在英國亦已合法。在如此具有意義的建築中,除了體驗王爾德當時的孤絕,領略文字與藝術給人所帶來的感動和力量,或許更能體會歷史的進程,與今日各種自由的得來不易。

相關網址:Artists and Writers in Reading Prison:www.artangel.org.uk/project/inside/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