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納維拉在講座「初探義大利即興喜劇」中從歷史和文化說起,介紹了即興喜劇的由來與發展。
伯納維拉在講座「初探義大利即興喜劇」中從歷史和文化說起,介紹了即興喜劇的由來與發展。(鄧樹榮戲劇工作室 提供)
香港

金丑獎得主伯納維拉來港 主持義大利即興喜劇大師班

二○○七年金丑獎得主伯納維拉,六月中應「鄧樹榮戲劇工作室」之邀為「2016 國際戲劇大師班」訪港講課,主持六天五夜訓練營,並有一場公開講座介紹義大利即興喜劇。伯納維拉以簡單英語與豐富肢體語言表達,讓聽者感受到他對其藝術的熱情與專注,也提供香港表演工作者更多的肢體認識。

文字|陳國慧、鄧樹榮戲劇工作室
第283期 / 2016年07月號

二○○七年金丑獎得主伯納維拉,六月中應「鄧樹榮戲劇工作室」之邀為「2016 國際戲劇大師班」訪港講課,主持六天五夜訓練營,並有一場公開講座介紹義大利即興喜劇。伯納維拉以簡單英語與豐富肢體語言表達,讓聽者感受到他對其藝術的熱情與專注,也提供香港表演工作者更多的肢體認識。

經過六天五夜訓練營,身為主持和導師、師承義大利戲劇及即興喜劇大師索列里(Ferruccio Soleri)的二○○七年金丑獎(Golden Arlequin)得主伯納維拉(Enrico Bonavera)在最後一場公開講座「初探義大利即興喜劇」中絲毫不見倦容,兩小時之間,從歷史和文化說起,介紹了即興喜劇的由來與發展,亦說明了這種表演方式在歐洲戲劇傳統裡的重要意義,傳承自今對當代劇場的影響。

讓聽者認識劇場身體的可能性

事實上講座的感染力完全不在於語言,伯納維拉雖然是以簡單英語來表達,但身體語言的能量讓觀眾能感受到他對其藝術的熱情與專注,我們所見到的並非只是他在技術上的追求與爐火純青,而是藝術家在經過時間與經驗的沉澱,如何將之演化成一套能夠訓練演員和與觀眾分享的方法,前者對應的是深化的對藝術的要求,後者則是普及認識劇場身體的可能性。

舞台右邊放著多個與其藝術生命緊緊扣連的即興喜劇面具,伯納維拉在示範前亦坦言看到這些面具對他來說悲喜交集,因為這既是與他熟悉而具生命力的東西,但因為製作面具的大師剛於兩月前離世,失去好友讓他也不禁失落。然而當他拿起面具簡單示範時,展示身體能量的穿透力與細節捕捉的準確度,卻是一貫地投入,即使他演繹其中一個Brighella的角色,自言已超過六百次。正如他所說的,面具的表達方式讓觀眾看不到演員的面部表演,因此其身體在節奏、動作、聲線各方面都需要有更充分的掌握,從而把喜劇人物的獨特性格演繹出來。

伯納維拉在現場介紹多個即興喜劇的人物角色,如同戲曲行當一般有固定的性格,如有性壓抑的年老商人、常要捱餓的笨僕人等;在他展示的多件十七、八世紀畫作中,甚至已是相當鮮明地描繪出這些人物的特色,而這些人物的出現也與當時社會狀況相關,如自由戀愛是不許可的,因此會出現僕人去拯救年輕愛侶,當然亦製造不少笑話。他俐落地把表演狀態以水、火、土、金等各種質感歸納,而不同角色本身的狀態與這些質感的契合或相異,便產生出不同火花。

夏日多位藝術家訪港交流

伯納維拉非首度來港,這次是應「鄧樹榮戲劇工作室」之邀為「2016 國際戲劇大師班」講課,為本地演員身體訓練的可能性提供了另一扇窗口,這對香港劇場的長遠發展是重要養分。夏天陸續有不少著名表演藝術家來港交流,相對於「傳統」,西九文化區則在六月底的「新作論壇」,邀請了長於探索舞蹈與數碼科技結合的日本編舞家梅田宏明(Hiroaki Umeda)來港,為香港創作人帶來另一波當代舞台的衝擊。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