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夏.瓦茲受邀擔任柏林邦立芭蕾舞團總監,卻遭舞者抵制。
莎夏.瓦茲受邀擔任柏林邦立芭蕾舞團總監,卻遭舞者抵制。(André Rival 攝)
柏林

柏林邦立芭蕾舞團舞者請願 拒絕新任總監莎夏.瓦茲

日前柏林市長宣布二○一九年將由知名編舞家莎夏.瓦茲與現任瑞典皇家歌劇院芭蕾舞總監攸漢納斯.歐曼,以雙人組合接下柏林邦立芭蕾舞團總監一職,未料卻引發該團舞者不滿,發起請願抗議,原因在於莎夏.瓦茲專長在現代舞領域,與芭蕾舞界素無淵源,舞者把執政者的決定,比擬為「請網球教練當足球教練,請博物館館長當交響樂團團長」。

文字|陳思宏、André Rival
第286期 / 2016年10月號

日前柏林市長宣布二○一九年將由知名編舞家莎夏.瓦茲與現任瑞典皇家歌劇院芭蕾舞總監攸漢納斯.歐曼,以雙人組合接下柏林邦立芭蕾舞團總監一職,未料卻引發該團舞者不滿,發起請願抗議,原因在於莎夏.瓦茲專長在現代舞領域,與芭蕾舞界素無淵源,舞者把執政者的決定,比擬為「請網球教練當足球教練,請博物館館長當交響樂團團長」。

九月七日,柏林市長米歇爾.慕勒(Michael Müller)在柏林市政府召開記者會,隆重向媒體介紹柏林邦立芭蕾舞團(Staatsballett Berlin)二○一九年開始的舞季總監,將是男女雙總監組合:德國當代舞蹈劇場代表人物莎夏.瓦茲(Sasha Waltz)與現任瑞典皇家歌劇院芭蕾舞總監攸漢納斯.歐曼(Johannes Öhman)。

柏林邦立芭蕾舞團現任總監為西班牙芭蕾舞星納邱.杜瓦托(Nacho Duato),他二○一四年上任,舞評對於其任內推出的舞作多有貶,他的合約即將在二○一九年到期。這次柏林市長宣布全新雙人總監組合,十分大膽,因為莎夏.瓦茲雖然譽滿全球,卻非古典芭蕾舞界編舞家。記者會一開完,芭蕾舞團的舞者聽聞未來的新老闆,並沒有熱烈擁抱,而是開始抗議抵制,鬧上新聞。

雙總監組合遭遇舞者抵制

莎夏.瓦茲上世紀九○年代開始在柏林創作,從一開始充滿實驗精神的小型舞作、博物館系列,到近期的大型歌劇編舞,她善用空間與舞蹈劇場語彙,建立了響亮的現代舞招牌,受到世界各地舞蹈節的喜愛。近年解散舞團之後,她開始四處接案,與各國歌劇院合作,交出許多場面華麗的大型舞作,九○年代的實驗舞蹈劇場精神已經消失。柏林文化當局決定聘請她來當柏林邦立芭蕾舞團的總監,一定是考量到她的國際名聲,搭配瑞典的攸漢納斯.歐曼,希望給舞團帶來全新氣象。只是莎夏.瓦茲的創作類別為現代舞蹈劇場,柏林邦立芭蕾舞團的舞者全都是受過精實古典芭蕾訓練的舞者,請現代舞編舞家領導一群芭蕾舞星,果然立即引來反彈。

柏林邦立芭蕾舞團的舞者馬上聯絡媒體,舉布條抗議莎夏.瓦茲,反對根本不是芭蕾舞領域的總監入主。舞者在知名的請願網站www.change.org展開請願,以德、英、俄、西班牙、義大利、日文寫下訴求,反對新總監上任,舞者把執政者的決定,比擬為「請網球教練當足球教練,請博物館館長當交響樂團團長」,堅定反對舞蹈劇場的編舞家來領導古典芭蕾舞團。本文截稿前,網路請願仍繼續運作,聲援人數已經逼近六千。

執政者、編舞家尋求對話

芭蕾舞者的強烈反彈,引來世界各大媒體報導,莎夏.瓦茲正在羅馬巡演,她接受《紐約時報》電話專訪,表示自己沒料到舞者的反彈強度會這麼大。她表示,五年的總監合約,她只計畫編三齣新舞作,舞團將會是古典與現代的融合,她不會完全以她的語彙改變舞團的現況。其實莎夏.瓦茲入主芭蕾舞團當總監,並不會放棄自己原本的現代舞蹈範疇,仍希望兩個舞蹈領域都繼續運作,她並沒有百分之百投入芭蕾藝術,也是舞者反彈的原因之一。

芭蕾舞者的請願鬧大,柏林市長米歇爾.慕勒親赴舞團,與舞者進行溝通,他堅持聘任決議,表示莎夏.瓦茲是最理想的總監人選。但是舞者認為政客只求招牌響亮,根本沒有深入了解舞蹈劇場與古典芭蕾的美學差異,與市長當面溝通失敗,目前仍未取得共識。

為了解決此窘境,莎夏.瓦茲與攸漢納斯.歐曼,將擇日親赴舞團與舞者進行對談,希望能夠平息眾怒,讓舞者安心。此事暴露出公共藝術團體總監的遴選制度有缺陷,全部的舞者都是在總監聘任人事已定之後,才知道下一任的領導者到底是誰,完全沒有參與的空間。二○一九年離此刻還有三年,莎夏.瓦茲是否能順利擔任柏林邦立芭蕾舞團的總監,仍是未知數。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