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近年來有許多小型歌劇團在非傳統的地方表演,LoftOpera就是其中之一。
紐約近年來有許多小型歌劇團在非傳統的地方表演,LoftOpera就是其中之一。(演出主辦單位 提供)
紐約

未必華富美 歌劇開創另類演出形式

歌劇演出總是讓人想到堂皇的劇院、衣香鬢影的盛裝觀眾,但現今的歌劇演出已經有了不一樣的發展。在紐約,就有幾個歌劇團走出劇院,挑選另類空間進行表演;而在洛杉磯,更有團體搬出限地製作,讓觀眾在城市行走中聆賞歌劇。不同於大都會的實驗演出,中型城市則採取集中舉辦的形式,以短期的歌劇節集中宣傳,吸引觀眾目光。

文字|謝朝宗
第289期 / 2017年01月號

歌劇演出總是讓人想到堂皇的劇院、衣香鬢影的盛裝觀眾,但現今的歌劇演出已經有了不一樣的發展。在紐約,就有幾個歌劇團走出劇院,挑選另類空間進行表演;而在洛杉磯,更有團體搬出限地製作,讓觀眾在城市行走中聆賞歌劇。不同於大都會的實驗演出,中型城市則採取集中舉辦的形式,以短期的歌劇節集中宣傳,吸引觀眾目光。

歌劇是西方傳統表演藝術中最昂貴的一種,堂皇的劇院、盛大的場面、豪華的布景、盛裝的觀眾,都讓歌劇演出所費不貲。然而這些過去讓人嚮往的理由,現在卻引來菁英小眾之譏,甚至讓人畏之卻步,所以廿一世紀歌劇演出紛紛走向在另類場地、非傳統形式的路線。

大都會中的另類歌劇演出

紐約有個叫做On Site Opera的團體,專門去找一些現成的房子,讓整個表演圍繞著房子的規格打轉,他們去年在上東城一所豪華的私人宅邸裡演出《塞爾維亞的理髮師》,不但形式不尋常,因為觀眾從院子跟著演員轉到房子裡,歌劇本身也是很少見,因為這不是羅西尼的版本,而是Giovanni Paisiello的版本,一七八二年首演,是至今仍留傳的以伯馬榭(Beaumarchais)三部曲寫成的歌劇裡,最早的一個。

另一個歌劇團LoftOpera則是擅長營造出party的氣氛,他們都是在布魯克林區的一些商業空間裡演出,演的戲碼雖然都是常青的戲,像是《托斯卡》、《馬克白》等,但他們准許觀眾一邊看戲一邊喝啤酒,中場休息放的音樂是熱門音樂,把看歌劇當成是一個娛樂,所以吸引了一批年輕的觀眾。

還有一個叫Hearbeat Opera今年稍早在曼哈頓中城間教堂的地下室,演出董尼才悌(Gaetano Donizetti)的《新娘露琪亞》Lucia di Lammermoor,但是音樂大幅縮減成九十分鐘,樂隊只有五人,僅用鋼琴、大提琴、豎笛、吉他和打擊樂器來表現。

而在洛杉磯則有一個The Industry,就走得更極端。這個團體標榜創造「音樂、歌劇、視覺和融入的體驗」,製作的都是全新、而且只能在特定場地欣賞的歌劇。他們首先在二○一三年以《看不見的城市》Invisible Cities打出名號,演出地點是在中央火車站裡,觀眾在車站裡走來走去,戴著耳機聆聽由無線傳來的音樂,身邊則可能突然跳出舞者或演員,表演一段,而這些都是混在川流的人潮裡。

去年他們推出一個更具野心的《搭便車》Hopscotch製作,觀眾分坐在廿四輛加長禮車裡,車上有樂和歌者表演,每到一個目的地下車,看另一段表演,再搭下一輛車繼續這個行動歌劇。這個製作共動用六組作曲作詞搭檔,一百廿十個音樂家和舞者,以及不知多少時間的策劃才完成。

中型城市以歌劇節整合行銷

紐約和洛杉磯這樣的大城市可以容許小型實驗性的歌劇表演,是因為當地還有正規的歌劇院,讓觀眾可以看到傳統的歌劇演出。但是其他中型的城市就沒這麼幸運,它們也面臨觀眾流失的問題,但沒有足夠的音樂家和觀眾來做替代的表演,只能在現有的基礎上改變,其中一個方法,是取消或縮減傳統的歌劇季,把過去分散在一年中不同時間的製作,集中在短時間內變成歌劇節,包括費城、德拉瓦州(Delaware)和加拿大的溫哥華,都採行這個方式。

歌劇節的優點是集中行銷宣傳乃至製作的費用,不用再分散在一整年裡,每次演出都是單打獨鬥。密集的宣傳,可以在當地造成話題,甚至吸引外地的觀眾,如同歐洲很多音樂節一樣。而要吸引外地觀眾,就得要排出其他地方看不到的演出,這通常表示新創作,這對作曲家來說,也有好處。如果這個模式成功,未來美國歌劇的面貌,可能會有所不同。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