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家湯瑪斯.桑德霖
指揮家湯瑪斯.桑德霖(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桑德霖與TSO—貝多芬第九」音樂會

人聲器樂合作無間 歲末的和平慶典

在歲末年終之際之際,聆賞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在〈歡樂頌〉中迎接新的一年,如同必要的儀式一般,充滿對未來的幸福期許。貝多芬將德國詩人席勒的詩詞入樂,透過人聲與器樂的和諧共鳴,營造出熱情感人又磅礡的時刻。在世事紛擾的此刻,北市交邀來指揮家桑德霖一起詮釋這首歌頌和平自由的樂章,讓我們有機會體驗貝多芬給世人帶來的崇高境界。

在歲末年終之際之際,聆賞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在〈歡樂頌〉中迎接新的一年,如同必要的儀式一般,充滿對未來的幸福期許。貝多芬將德國詩人席勒的詩詞入樂,透過人聲與器樂的和諧共鳴,營造出熱情感人又磅礡的時刻。在世事紛擾的此刻,北市交邀來指揮家桑德霖一起詮釋這首歌頌和平自由的樂章,讓我們有機會體驗貝多芬給世人帶來的崇高境界。

桑德霖與TSO—貝多芬第九

2017/1/15  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INFO  02-25786731

每到歲末,總會看到演出海報上出現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甚至在日本已經成為一種儀式,在每年的最後一天就要聽《貝九》。也許是因為第四樂章〈歡樂頌〉的歌詞意境,引導人們進入崇高振奮的境界,撫平戰爭、動盪局勢帶來的陰霾,在今天國際上充滿恐怖攻擊的氛圍中,這首交響曲要傳達的理念,更值得我們深入探究。

和平與自由的聲音

《貝九》的演出,也常肩負著某種紀念性的意味,其中極為特殊與著名的,是柏林圍牆倒塌的紀念音樂會。指揮家伯恩斯坦在詮釋席勒的詩詞上有其獨到想法,《貝九》也因闡述了席勒的詩,帶來無比動人的樂章,在世人熟知的〈歡樂頌〉中,伯恩斯坦體會到當中表達自由的意涵,而這是否是貝多芬在詮釋席勒之詩所要傳達的呢?伯恩斯坦似乎非常肯定。這個特別的演出是在一九八九年的聖誕節,全世界得到的一個禮物,一個為了慶祝柏林牆倒塌的禮物,必須是真正可以打動人類心靈,傳達自由、和平與人道精神的聲音。尤其是當時的柏林,在伯恩斯坦的指揮下,所燃起的創造力與熱情,精準又感性的傳達,在最後樂章的獨唱和合唱中,確實象徵著許多德國人渴望已久的自由。這場音樂會由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演出,樂手卻來自世界各知名樂團,德勒斯登、列寧格勒、聖彼得堡、倫敦、紐約、巴黎,這象徵著世界大同,全人類一起歌頌歷史性感人的一刻。而《貝九》不斷扮演這歌頌和平的角色,也總是令人驚嘆地完成任務。在柏林圍牆倒塌紀念廿五周年的二○一四年,由拉圖率領柏林愛樂重現。

貝多芬在創作時,也許並沒有意識到這部巨作會為人類帶來如此深遠的影響。當時貝多芬深受耳疾折磨,但他並不掉入憤怒與控訴,創作反而逐漸傾向內斂與宗教的意味,這是因他擁有高貴與堅忍的情操才能達到的境界。他在《貝九》第四樂章加入了人聲獨唱與合唱,猶如一首莊嚴彌撒,在複雜的聲部對比與管絃樂的強烈力量下,主旋律卻只有五個音,這個家喻戶曉、大人小孩朗朗上口的旋律,成為貝多芬的傳奇。

能夠掌握人聲與器樂的指揮

要詮釋這部巨作,指揮家、樂團、歌手都是重要因素。據說首演是由貝多芬親自指揮,傳世以來,各種演出版本與著名演出輩出,其中許多也成為經典。對指揮而言,要呈現這首交響曲必須具備強大的精力與熱情,縝密的思考與聽力,更必須精熟人聲與器樂的兩種指揮方式,且能在同部作品的演出中同時掌握。

這次與北市交合作的指揮家湯瑪斯.桑德霖(Thomas Sanderling),其父與弟弟也都是知名指揮家。桑德霖在年輕即嶄露頭角,擔任許多知名樂團的指揮,特別的是他曾擔任柏林歌劇院指揮,對人聲與樂團之間的掌控駕輕就熟。由他擔任指揮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將在年終歲末於台灣登場,令人期待,也讓我們有機會體驗貝多芬給世人帶來的崇高。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