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臺交將演出作曲家賴德和的《海神家族》交響曲。
國臺交將演出作曲家賴德和的《海神家族》交響曲。(劉振祥 攝 國立臺灣交響樂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NTSO「海神家族與巨人」

馬勒與賴德和 「標題」交響曲的大膽相遇

馬勒在廿七歲完成的《第一號交響曲》是他最常被演出的作品之一,把這般宏偉的曲目,和另一首交響曲擺在同場音樂會一起演出,是相當新鮮而大膽。國立臺灣交響樂團的音樂會「海神家族與巨人」,將馬勒《第一號交響曲》與台灣作曲家賴德和根據小說《海神家族》創作的同名交響曲同台演出,我們甚至可以說,這場音樂會的重頭戲不是馬勒交響曲,而是一部真正的「標題交響曲」的世界首演。

文字|張皓閔
攝影|劉振祥
第288期 / 2016年12月號

馬勒在廿七歲完成的《第一號交響曲》是他最常被演出的作品之一,把這般宏偉的曲目,和另一首交響曲擺在同場音樂會一起演出,是相當新鮮而大膽。國立臺灣交響樂團的音樂會「海神家族與巨人」,將馬勒《第一號交響曲》與台灣作曲家賴德和根據小說《海神家族》創作的同名交響曲同台演出,我們甚至可以說,這場音樂會的重頭戲不是馬勒交響曲,而是一部真正的「標題交響曲」的世界首演。

NTSO「海神家族與巨人─簡文彬的馬勒第一號交響曲」

1/13~14  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INFO 04-23391141

「馬勒原先將他的第一號稱為《巨人》Titan,但他已捨棄此標題,同時也捨棄其他標題和解釋文字,如同所有「標題文字」(Programm),這些東西只會帶來誤解……這標題令人將馬勒的《巨人》及尚.保羅(Jean Paul)的小說聯想在一起,然馬勒並非以此為本,而是想像一個強大的英雄人物、他的人生與苦難、他的掙扎與他的遭擊倒於命運之手。」

一九○○年十一月,趁著《第一號交響曲》在維也納演出的機會,馬勒讓人在報紙上刊出上述文字。事實上,這只不過是該篇文章的開場白,在這段文字之後,馬勒緊接著詳盡闡述作品各個樂章、各個段落的意涵與象徵,完完全全就是一篇最新版本的「標題文字」——儘管他才剛提到「這些東西只會帶來誤解」。

兩首交響曲並陳  新鮮大膽

事實上,無論有沒有讀過尚.保羅的小說《巨人》,或是馬勒陸陸續續所提供的幾篇「標題文字」,都不致影響對他的《第一號交響曲》的理解:正如馬勒所言,小說和交響曲之間並無關聯;而「標題文字」則是這位亟欲受到肯定的青年作曲家,深怕聽眾無法接受他新穎的音樂語言,故而硬掰出來的畫蛇添足。百餘年後的今日,馬勒的音樂早已不再「新穎」,聽眾也多半能從音樂本身體驗馬勒交響曲的豐富與宏偉,不再需要仰賴「標題文字」靠近樂曲。

這部馬勒在廿七歲時完成的野心之作,是他最常被演出的作品之一。不過,把這般宏偉的曲目,和另一首交響曲擺在同場音樂會一起演出,倒是相當新鮮而大膽。國立臺灣交響樂團即將到來的音樂會「海神家族與巨人」,將馬勒交響曲與台灣作曲家賴德和根據小說《海神家族》創作的同名交響曲同台演出,我們甚至可以說,這場音樂會的重頭戲不是馬勒交響曲,而是一部真正的「標題交響曲」的世界首演。

小說化為樂音  止不住感動的淚水

從兩尊神像(海神媽祖的兩位「保鑣」)出發,作家陳玉慧這部半自傳體小說,透過一趟溯源之旅,尋認一個神祇的故事和家族秘密,以優美而哀傷的語調,道出女性的哀愁、男性的缺席與家國的情恨。她描摹歷史邊緣性的人物,影射百年台灣命運和歷史傷痕,深刻思索台灣人的意義,解答個人與族群的融合與對立。其所建構的陰性史觀,為台灣家族史寫作樹立全新的風貌。

賴德和擅於融合東、西方文化傳統,創作態度開放包容。面對國臺交以「台灣文學」為主題的創作委託,他選擇為這部長篇小說譜寫交響曲。不同於小說《巨人》和馬勒第一號的毫無瓜葛,沒讀過小說《海神家族》的聽眾,恐將難以正確理解《海神家族》交響曲。所以,快去找一本來讀吧!這絕對是一本翻開便停不下來的精采作品。剛讀完小說的我,腦中滿是綾子、正男、秩男、靜子、二馬和心如等「巨人」們的悲苦人生,想到他們的故事即將化為樂音,期待萬分之餘,卻也擔心屆時會止不住淚呢!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