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布│男人X女人》中,沒有完成的織帽壓在舞者的頭上,他們輕撫經線如河水流淌。
《織布│男人X女人》中,沒有完成的織帽壓在舞者的頭上,他們輕撫經線如河水流淌。(王勛達 攝 TAI身體劇場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舞在古老的碰碰聲中

《織布│男人X女人》 織動傳統與當下的記憶

TAI身體劇場的新作《織布│男人X女人》,從原住民的織布傳統,汲取舞步——整經、捲線、踏腳……織布的動作分解成數字,數字編碼記憶,召喚織者身體的圖像。編舞家瓦旦.督喜搬出家中久未使用的織布機,織布機、經線、織者的身體,在舞台上轉九十度,站成一道立面,舞者只有黑與白,任何曾經的鮮豔,都被收入了主題是傳統與當下的記憶。

文字|吳思鋒
攝影|王勛達
第288期 / 2016年12月號

TAI身體劇場的新作《織布│男人X女人》,從原住民的織布傳統,汲取舞步——整經、捲線、踏腳……織布的動作分解成數字,數字編碼記憶,召喚織者身體的圖像。編舞家瓦旦.督喜搬出家中久未使用的織布機,織布機、經線、織者的身體,在舞台上轉九十度,站成一道立面,舞者只有黑與白,任何曾經的鮮豔,都被收入了主題是傳統與當下的記憶。

TAI身體劇場《織布│男人X女人》

2016/12/18  14:30 高雄 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281展演場

2016/12/21~22  19:30 台北 華山1914文創園區中2館果酒禮堂

INFO  03-8331157

不知不覺,瓦旦搬出家族已無人使用的織布機,身體縮坐進去,尋找許多許多年前,Payi(阿嬤)在凌晨兩三點的時候起床織布發出的碰碰聲,尋找過去與現在交匯的時間之河。

TAI身體劇場新作《織布│男人X女人》中,織布機、經線、織者的身體,在舞台上轉九十度,站成一道立面,舞者只有黑與白,任何曾經的鮮豔,都被收入了主題是傳統與當下的記憶。負重的,沒有完成的織帽,壓在舞者的頭上,他們輕撫經線如河水流淌,他們劇烈踏腳如在織布箱上跳舞,他們想起那一首關於快樂的古老,古老的歌謠,然後吟唱,他們有時等待,有時疲憊。

織布成舞  創造自己的圖紋

編舞家瓦旦.督喜偷偷開始憑看的記憶,在家族、部落都已很少人織布的時代,學習織祖靈的的眼睛。一直以來,他在作品中嘗試捕捉一種狀態,一種精神性,再現或者詮釋都不是他在意的。他就是看,然後做,就像父親總是這樣告誡:「不要問,要仔細地看。」織布是男人的禁忌,但傳統沒落無分男女,文明設置禁忌,也誘惑人逾越禁忌。TAI身體劇場的成員們,正一同走往消失的邊境,鑿一縫讓事物重生的光。

整經、捲線、踏腳……織布的動作分解成數字,數字編碼記憶,召喚織者身體的圖像。舞者在數字的世界穿梭,一點一滴撿拾、連結逐漸消亡的過去;舞者在織布的宇宙模仿、想像布匹從Payi(阿嬤)的下腹,慢慢往前推進,織工完結之時,布匹回到同一個位置,每個人創造自己的圖紋。生命是不斷的循環,生命的意義依隨一次又一次的循環,愈織愈深,愈結愈密。

藝術之手  織出記憶之帽

值得一提的是,一頂頂約兩公斤重,彷彿要用力記憶一切的舞者織帽,是合作藝術家林介文所製,她是太魯閣族,和瓦旦一樣。幾年前她與攝影者陳若軒出版《嫁妝Tminun Pdsun》一書,她也和瓦旦一樣,天還沒亮就被阿嬤的織布聲吵醒。賽德克的Bubu(媽媽)們,總在織著要給孩子們的Qabang(用傳統織布做成的被單),無論現在的孩子還需不需要,「用她們的一生織布,織給丈夫,織給小孩,織給孫女,織給自己。」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