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封神榜》到複雜理論
專欄 Columns

從《封神榜》到複雜理論

每件事情好像也都有它自己的封神榜,時間到了,該上榜的人就自己飄了上去。也許其實只是我年歲漸長,對於人和事的網絡大了,比較能運作帷幄,所以因與果的順序其實沒那麼玄。尤其數學家已經計算出來,世界上每個人與另一個人的關聯,絕對不會超過六個連結,不管他們有多麼地天南地北毫不相干,都逃不過這個運算。所以人類的文明與心思,會如蝴蝶效應般地有其相互影響的法則。

每件事情好像也都有它自己的封神榜,時間到了,該上榜的人就自己飄了上去。也許其實只是我年歲漸長,對於人和事的網絡大了,比較能運作帷幄,所以因與果的順序其實沒那麼玄。尤其數學家已經計算出來,世界上每個人與另一個人的關聯,絕對不會超過六個連結,不管他們有多麼地天南地北毫不相干,都逃不過這個運算。所以人類的文明與心思,會如蝴蝶效應般地有其相互影響的法則。

自小我就喜歡讀《封神榜》,也許《封神榜》只能算是中國古典的神怪小說,它的文學地位比起《西遊記》、《水滸傳》、《紅樓夢》還差了一籌,但卻能讓我一讀再讀還回味無窮。吸引我的一個重點,當然是書裡面所有怪力亂神的描寫,首先每一個神或怪都有炫酷的名字,什麼赤精子、申公豹、土行孫、南極仙翁之類的;再者他們都有法寶可以祭,什麼綑仙繩、翻天印、落魂鐘、降魔杵不一而足;而且每個人的本事都充滿了想像力,什麼土遁、飛天、念咒,還有各式各樣的坐騎如鯨龍、風火輪、五雲駝、四不像……

似曾相似的封神榜

沒想到數十寒載過去,最近姜子牙和他的封神榜突然歷歷在目。姜子牙受了他師父元始天尊的命令下山到民間扶周滅商,藉此過程搭建封神台,以進行封神的任務。在這討伐紂王的過程中,一個個英雄或妖怪在征戰中死掉,靈魂就飄到封神台去也,最後大業成就之後他們一一被封神,完成一個神界的新圖像。

而我最近卻有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因為每當心中盤算要進行一件事情時,一個個剛好適合的人就逐一現身,而且很多都是在過去擦身而過的舊識。原來,我們的緣分必須要等時間到達時才能發酵,一些天南地北的人,因此為了一件件的事情結成一個網絡,共同去完成一個任務。從我的角度看來,每件事情好像也都有它自己的封神榜,時間到了,該上榜的人就自己飄了上去。也許其實只是我年歲漸長,對於人和事的網絡大了,比較能運作帷幄,所以因與果的順序其實沒那麼玄。尤其數學家已經計算出來,世界上每個人與另一個人的關聯,絕對不會超過六個連結,不管他們有多麼地天南地北毫不相干,都逃不過這個運算。所以人類的文明與心思,會如蝴蝶效應般地有其相互影響的法則。

複雜來自簡單

在物理世界中,「複雜」系統研究徘徊於秩序與混沌之間,有結構但難以預期的現象,它流動著無窮的變化,卻又似有跡可循。人類的經濟、政治、生態、環境、甚至心理,都呈現著這類系統的特色。複雜來自簡單,科學家把群體結構視為基本單位的集合,經由單位的重組,可以產生極為可觀的演化。他們在電腦上模擬複雜物理系統的過程中,得到最驚人的結果是,複雜的行為不需要來自複雜的根源,簡單的元素集合起來,加以變化,就可以出現有趣而迷人的複雜行為。我們從系統最終如何表現的角度來看,而不要去注意它如何構成,就會發現,生命和心靈的神秘是在秩序和失序之間的某種平衡。於是在秩序和混沌的兩極之間,一種叫「混沌邊緣」的抽象相變中,我們找到了複雜性。這類系統一方面穩定得足以儲存資訊,另一方面又鬆散得足以傳遞訊息,所以這類的系統能組織起來做複雜的計算,能對外界反應,又能表現得自動自發,有適應能力及生意盎然。無論小到個人的行事,或大到可以不斷延伸的人際關係網絡,都可以在這個理論系統中得到解釋。

說到這兒,讀者有沒有發現熟悉的境況?原來神話的隱喻和科學不斷的驗證相去不遠。姜太公釣魚漁竿是直的,又離水三尺,所以願者上鉤,或者是說該上鉤的自然會上鉤。有人說我太宿命,我倒認為是因為對於萬象多變的不可期,與因果複雜交錯難以辨認的崇敬,所衍生出來對命運的謙虛罷了。於是我只能攤開我不明所以的封神榜,等待拼圖中的英雄一一現身,自己就位。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