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達美&維也納愛樂—2017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杜達美&維也納愛樂—2017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台灣索尼音樂 提供)
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增添新溫度 迎向新年代

甫於今年元旦舉行的樂壇盛事「維也納新年音樂會」,馬上就成為熱騰騰的《杜達美&維也納愛樂—2017維也納新年音樂會》CD專輯,讓樂迷可以品味熱情的杜達美如何與老牌優雅的維也納愛樂共舞。除了必有的理查.史特勞斯,這次的音樂會也加入了八首新曲目,樂迷可以驚喜地發現,杜達美的加入並未讓這擁有悠長歷史的樂團崩解,反而別具一番生氣。

甫於今年元旦舉行的樂壇盛事「維也納新年音樂會」,馬上就成為熱騰騰的《杜達美&維也納愛樂—2017維也納新年音樂會》CD專輯,讓樂迷可以品味熱情的杜達美如何與老牌優雅的維也納愛樂共舞。除了必有的理查.史特勞斯,這次的音樂會也加入了八首新曲目,樂迷可以驚喜地發現,杜達美的加入並未讓這擁有悠長歷史的樂團崩解,反而別具一番生氣。

二○一六年維也納愛樂新年音樂會結束後,官方公布了次年新年音樂會的指揮是一九八一年出生的指揮杜達美(Gustavo Dudamel),瞬間成為樂界的熱門話題。

這位以拉丁血統、傳奇般音樂教育計畫出身、風格強烈的指揮雖然創了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紀錄,但更讓人關心的是他的加入,會為這個有近八十年歷史的音樂慶典帶來什麼樣的成果,好的或是不好的都是。

與維也納愛樂淵源已久

我們一路見識過他帶領西蒙.玻利瓦交響樂團在逍遙音樂節上的熱力四射,聽過他在教宗面前指揮斯圖加特管絃樂團演出德弗札克的《第九號交響曲》,看他數度客席柏林愛樂,再聽了他指揮洛杉磯愛樂演出亞當斯的《黑暗城市》City Noir……你不得不開始丟掉一些定見,承認這位指揮確實沒那麼簡單。

熱力四射的指揮與肩負傳統的維也納愛樂,這樣的組合看似意外,但卻也意外地合理,杜達美與維也納愛樂其實已有多次合作,早在十年前——也就是二○○七年的琉森音樂節,當時年僅廿六歲的杜達美首次與維也納愛樂同台,往後數年又數度合作,曲目涵蓋羅西尼、理查.史特勞斯、拉威爾到鮑羅定,而這次,他所要挑戰的是以約翰.史特勞斯家族與金色大廳聞名的這個節慶音樂會。

「一般來說,這個讓人備感光榮的音樂會多半是由資深的大師領軍,嗯……我雖也沒那麼年輕,但還是蠻年輕的,所以你看,能成為其中的一分子真是讓人覺得又榮幸又高興的事!」杜達美在訪問時這樣說,而二○一七年節目中的他也確實準備充分,讓人眼睛一亮。

杜達美的加入增添一番生氣

首先在選曲上就能發現杜達美的企圖心,今年的音樂會中除了史特勞斯家族的作品外,也選入數首作品,如法國作曲家華德托菲(Èmile Waldteufel)的《溜冰》圓舞曲、蘇佩(Franz von Suppé)的《黑桃皇后》序曲……共有八首曲目是在新年音樂會上首次出現,在這些出彩的新曲目外,傳統的波爾卡、圓舞曲也被杜達美處理得恰如其分,他對細碎拍子的指揮方式與掌握能力反成了他在處理這些曲目上一拍即合的特點,另外,敏銳的音量動態相當具有個人特色,在新年音樂會這樣的曲目中時不時流露著幽默感,或許不像小克萊巴那樣華麗又滑順地進行,但維也納愛樂那漂亮的音色與優雅玩笑般的彈性速度卻也都自在呼吸,杜達美的加入並未讓這擁有悠長歷史的樂團崩解,反而別具一番生氣。

一九八九年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中,小克萊巴在演出小約翰.史特勞斯《藍色多瑙河》圓舞曲開頭的絃樂顫音時,觀眾的掌聲中斷了樂句,小克萊巴遂中止了演奏,面帶微笑地回頭對觀眾說:「維也納愛樂和我,祝大家新年好!」(Die Wiener Philharmonikern Und Ich Wünsche Ihnen:Prosit Neujahr!),之後數年,這個橋段變成了維也納愛樂與觀眾的小默契,今年也不例外,在第二張CD中的第九軌,唱片公司也收錄了這個段落,當播至此段時,聽者不禁嘴角上揚,杜達美與樂團笑容滿面的畫面似乎也躍然眼前。

很難說之後杜達美是否還會再次於一年伊始時在金色大廳上轉身與聽眾道新年好,但這張專輯所收錄的音樂會確實賦予了這歲末盛事新的溫度,也給予了這被寄託了某種傳統價值的節目有著更多想像空間。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