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熊部落」在露營區舉辦。
「黑熊部落」在露營區舉辦。(黑熊部落 提供)
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秘境藝術派對 要你不只是想像 在地音樂祭:台灣經驗篇

巨獸、角頭、黑熊 給你不只是音樂

台灣每年也有不少音樂祭,除了大規模的「春天吶喊」、「貢寮海洋音樂祭」這些大型活動,現在也有講究主題特色、節目設計的另類音樂祭,像「巨獸搖滾」、角頭音樂的「愛愛搖滾帳篷音樂節」與「金光舞台車閃閃嘉年華」,還有結合露營的「黑熊部落」,務求參與者玩得開心、看得驚喜、聽得爽快!

台灣每年也有不少音樂祭,除了大規模的「春天吶喊」、「貢寮海洋音樂祭」這些大型活動,現在也有講究主題特色、節目設計的另類音樂祭,像「巨獸搖滾」、角頭音樂的「愛愛搖滾帳篷音樂節」與「金光舞台車閃閃嘉年華」,還有結合露營的「黑熊部落」,務求參與者玩得開心、看得驚喜、聽得爽快!

「巨獸搖滾」  期盼做年輕新團的履歷認證

音樂節種類眾多,這裡試以搖滾及另類音樂為主,首先從「巨獸搖滾」主辦人林查拉與音地大帝說起。身為巨獸共同主辦人之一的「音地大帝」是樂界奇人,二○○六年開始自製音樂節並向音響專業的查拉調器材,「當時沒錢也沒想賺錢,有聲音爽就好。」二○○四年,樂團解約潮後,土炮音樂節興起,彼此支援軟硬體成就一場場拼裝音樂祭,累積出如今巨獸的能量。「我們喜歡早年『春吶』野台那種酒神狂歡享樂上下玩成一團氣氛,也希望『巨獸』有這感覺。」從早期在淡水農場小場地到如今升級大規模,精神不變但玩法不同,「現在歌迷文化改變了,大家習慣整場抱胸聽音樂、手唯一拿出來的時候是為了拍照。怎樣把氣氛傳染給新的閱聽群眾?這樣的文化是否該傳承下去?我相信無論觀眾怎麼變,現場音樂最珍貴永遠是場上場下互相影響的剎那,是大家一起被音樂感動的瞬間。」

在經營上,巨獸搖滾除了強調狂歡精神也特別支持新團,每團都是精挑細選,「我們希望巨獸對樂團是張被認可的履歷。現在大家喜歡看團或看明星,籌辦活動當下就在想賺錢,每個場地或音樂祭都找差不多的人唱差不多那幾首歌;舊團創新沒人想看,新團沒知名度、沒網路共感也乏人問津,其實在消耗環境。」兩年前巨獸曾打出八成新團的卡司,開賣初期票房慘澹,查拉卻逆向思考,反正都是賠,叫最好的音響器材給這些新團一個最好的回憶。巨獸從排序到資源分配都試著鼓勵新團,「草東」等當紅樂團第一場正式演出都在巨獸,「我們嘗試將自己作為品牌經營,建立自己的美學價值和販售模式,從最前端發掘新團,只要夠好一定推出去。」

無論資歷,一位樂手一定配一位舞台助理,盡可能配給上等音響器材,上場前不厭其煩和樂手核對曲目和表演狀態,「常有演出者結束到後台道謝,說從未有音樂祭這樣對待他們、依照需求去安排細節。我認為這是樂手應有的待遇,不要匆忙上去匆忙準備匆忙下台匆忙解散,上台就是專心表演其他不用管。」不只聽音響也顧視覺,從走位到舞台配置,查拉都再三確認,「如果連新團都高規格待遇,樂迷一看就覺得氣勢強,也更願意仔細聽音樂內容。」將個人音響專業放入巨獸,訓練出一批學養兼具的演唱會監督及技術人員,平行輸出其他音樂祭或演出場館,也是巨獸對業界一大貢獻。查拉試圖完整產業鏈,讓新人有路可進得以為繼,「這時代辦音樂祭難處是乍看團很多,品質卻沒以前好。隨便一個校園音樂節就有一百多團報名,一年後還剩幾個?我算很關注新團的,強烈感受到現今組團風氣式微,原因我不確定,但硬要二軍上一軍絕對不好,這也是音樂祭該思考的。」

角頭音樂  重視在地特色才能獨樹一格

論及台灣獨立音樂廠牌,張四十三和他的「角頭音樂」地位隆重。從早年三大音樂祭之一的「海洋音樂祭」到「愛愛搖滾帳篷音樂節」,甚至去年叫來卅輛舞台車在台北市政府門口開唱的「金光舞台車閃閃嘉年華」,在在顯示角頭接地氣的品牌特色。

張四十三出身草根天生反骨,創品牌蓋錄音室辦海洋音樂祭,發揚庶民文化、強調在地元素,始終是角頭的主軸。最初是聯合四分衛五月天的演唱會「五四運動」、希望北部樂迷也能有個夏天海邊如春吶的音樂節慶,最後來到福隆辦海洋音樂祭,其實是和公部門、商家民眾不斷周旋的辛苦過程,角頭不希望自己只是執行單位,和樂團也不只是合約關係而是朋友,「原本只想讓大家到海邊玩得開心,黑白都要喬,很辛苦也沮喪,二○○八年角頭決定退出海祭、自己辦音樂祭。」角頭音樂製作、也是四分衛吉他手虎神說:「舉辦音樂祭從場地、邀演到氣候都是挑戰。比如海祭,颱風備案一定要有,甚至還要提前半年看農民曆確認潮汐;○八年的愛愛搖滾則是活動前一週場地取消,樂團樂迷都在抱怨,我們只能一通通電話道歉。」

角頭特別強調音樂祭主題,比如愛愛搖滾從「愛」出發,舞台有摩天輪旋轉木馬,入出場處有迎賓送客的四人樂隊,邀約屬性契合的歌手甚至為主題安排專屬歌單,「從歌曲到整個音樂祭的起承轉合、客觀條件比如天氣環境地理位置都在老闆腦中,最後呈現的音樂跟畫面絕對是角頭氣味。音樂節的卡司有堅固地基有填補縫隙,最後一組未必資深,第一組未必天團,新團也能上熱門時段,一切都跟整個音樂祭氣氛有關。」

「老闆南部長大、從小看舞台車,想把舞台車帶到台北。剛好他老同學沈昭良出了以舞台車為題材的攝影集,乾脆把攝影集變實體展。」去年角頭在北市府門口拉來卅輛舞台車,找了董事長在內六大樂團和林哲儀等DJ搭配舞台車舞蹈造成轟動,原來舞台車還能這麼玩,「過程中什麼問題都有,但我們認為無論觀眾抱什麼心態都要攤開談才有論述。」虎神回憶當時和舞台車業者溝通,找氣口對盤的朋友協助才通行;場地也是飽經挫折,某次去北市府文化局開跨局處會議,會後大夥外頭抽菸苦思「看著眼前市府前廣場突然覺得,這裡其實也不錯,最後卅輛舞台車緩緩打開,藝術價值就出來了。」

關於未來,除了將自帶技術人員的愛愛搖滾推往國際,因應數位音樂當道,角頭也更注重現場演出這塊田地,「錄音其實不過是這一百年的事,現場音樂本就是常態。當演出成為音樂人主要收入來源,如何讓觀眾好奇進場甚至一來再來,必須靠演唱會團隊設計主題流程及發想創意。」虎神說,「四分衛現在演唱會連曲序都交給團隊安排。那麼多玩法,音樂人不能冀望全盤通包。」

「黑熊部落」  帳篷過夜的自然音樂祭

當眾人分搶節慶大餅,主題明確又玩心獨具才能走得長久。音樂祭結合露營並非創舉,但台灣能把兩樣合一玩出特色首推「黑熊部落」。成員多來自台中,共同點是愛音樂愛露營。「最開始是我們之中一人當傘兵、搭棚行軍愛上露營。後來某次朋友生日約露營,我們帶著音響上山覺得效果很棒、乾脆多找點朋友來玩。」

二○一四年第一屆黑熊部落在南投竹山露營區,大家各找朋友像同學會,為了管理票務成立粉絲團也有非友人報名,抱著別虧本就好的心辦完覺得值得繼續,大夥參考國外音樂祭模式開始認真以待。「第二屆選了南投天時農場,完全沒收訊無法聯絡事情超級緊張,但最後反因沒收訊大家都沒拿手機、玩得很愉快。」主辦人之一的Puzzleman說。

第二屆除了音樂主軸還舉辦足球、飛盤和走繩賽也設立了托嬰區,逐漸確立了以親子為主的經營風格。「除了音樂我們也希望活動老少咸宜,可能因主辦成員也有小孩,特別重視親子這塊,將場地分區,讓想熬夜派對的人得以派對,也讓想早點歇息的老少能妥善休息,營造一個睡前醒後都是音樂、自在又自然的環境。」逐年舉辦節目也愈發多樣,晨間瑜珈、裝置藝術到相聲脫口秀,甚至邀請馬戲表演者陳星合來演出,給參與者嶄新的音樂祭體驗,「畢竟是露營,我們特別重視與自然的關係,嚴格執行垃圾分類、找太陽能車來發電、不帶免洗餐具就不能買食物。」Puzzleman笑說,「我們應該是台灣最環保也重視親子關係的另類音樂祭吧。」

活動漸成規律,品質要求也逐年提升。今年要求內部成員必須去國外音樂祭當志工取材,讓音樂祭愈來愈好玩,「希望可以將場地固定下來、不用每次都全台灣場勘;也希望能將帳篷音樂祭的形式發展得更完備。」團員分居台灣南北各有工作,每周四固定聚會花半年籌畫;辦音樂祭小賺就是萬幸,樂迷喜樂離場便是最大滿足。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