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紀念恩師梅葆玖,京劇名角魏海敏將演出清曲品賞會「梅派曲集」。
為紀念恩師梅葆玖,京劇名角魏海敏將演出清曲品賞會「梅派曲集」。(郭珺 攝 魏海敏京劇藝術文教基金會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在梅邊.九歌─魏海敏梅派曲集」

九首經典唱段 深深師徒情緣

去年此時梅葆玖辭世,今年自清明起,身為梅葆玖大弟子的魏海敏,將以不帶妝的清曲品賞會,示範包括《太真外傳》、《西施》、《宇宙鋒》、《霸王別姬》等九首經典唱段匯集而成「梅派曲集」,所選曲目不僅能體現梅派藝術的精髓,更可說是屬於魏海敏的梅派。從上海、北京到台北,書寫弟子對恩師的深深懷念。

文字|陳茂康
攝影|郭珺
第292期 / 2017年04月號

去年此時梅葆玖辭世,今年自清明起,身為梅葆玖大弟子的魏海敏,將以不帶妝的清曲品賞會,示範包括《太真外傳》、《西施》、《宇宙鋒》、《霸王別姬》等九首經典唱段匯集而成「梅派曲集」,所選曲目不僅能體現梅派藝術的精髓,更可說是屬於魏海敏的梅派。從上海、北京到台北,書寫弟子對恩師的深深懷念。

紀念梅葆玖先生週年「在梅邊.九歌─魏海敏梅派曲集」

4/21  19:30 台北 誠品表演廳

INFO  02-23014242

看魏海敏說梅葆玖,讀梅葆玖寫魏海敏,字裡行間總透著師徒倆相知相惜之誼,這是兩位表演藝術家相互珍惜、彼此愛護與敬重的方式,從手把手的傳承,到同台分演、攜手發揚「梅派」戲的美學與精神,倆人長達數十載的情分,如今亦成了一段只能遙想的佳話。去年此時梅葆玖辭世,今年自清明起,身為梅葆玖大弟子的魏海敏,將以不帶妝的清曲品賞會,示範包括《太真外傳》、《西施》、《宇宙鋒》、《霸王別姬》等九首經典唱段匯集而成「梅派曲集」,所選曲目不僅能體現梅派藝術的精髓,更可說是屬於魏海敏的梅派。

梅葆玖眼中的魏海敏

梅葆玖曾為《水袖與胭脂—魏海敏的舞台生涯》一書作序,文中提到,唱梅派最忌兩個毛病:一是對梅派技藝的過度僵化學習,以為梅派只能固定不變;二是平空的創造,非按部就班地積累,而是突然拔地而起的新創自造。從其文句中可看出,他認為這兩種極端是相互對立的,也實難互補,表演者首先必須具有傳統底蘊,接著才能有憑有據、融貫古今地創造。由此,梅葆玖點出了魏海敏極其可貴的特質,當年她帶藝投師,梅葆玖非但沒有拒絕,反而看見了她謙恭求教的態度,及因豐富的演出經驗,而完備了獨立思考的藝術家性格。

他說魏海敏「刻苦」—— 當年她密集往來北京與台北兩地,為的就是練、就是學;他說魏海敏「開竅」,並舉了教學時的狀態為例:「我給她說《宇宙鋒》比別人累,因為她提問甚多,我暗喜她在動腦子。」梅葆玖寫道:「如果我們僅學了技巧,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表演就會盲目,演出的效果當然不會好了。」梅派的唱段、技巧,甚至意境,經過魏海敏的勤問、苦練與消化後,結成了梅葆玖也深感驕傲的果實。在他口中,由魏海敏演繹的《西施》,「我看了十分欣慰,她並沒有完全接我的路子演,而從人物的身分、性格、環境出發,配合劇情增加了一些身段和表情。同時一招一式又完全是梅派的路子,把原來比較冷的戲給唱熱了。」

父子、師徒三人的遙想相思

這些故事,及更多關於梅派曲藝的美學課題,成了《在梅邊.九歌》演出的基本意念,而身處其中的主要人物,是魏海敏、是梅葆玖,當然也是梅派始祖梅蘭芳。父子、師徒三人,在曲中、在戲間,在穿越百年的氍毹上,兩兩相視亦遙想相思。當上海製作人吳俊提議以清明為期,用九首歌懷念被稱為「玖哥」的梅葆玖老師時,他對魏海敏說:「你到這裡來認認真真地唱一場梅派吧?」不到一分鐘,那頭傳來了回覆的訊息,魏海敏的「喜歡」兩字,猶如登高一呼,促成了這場兩岸合作的梅派音樂會,將從上海開始,造訪北京國家大劇院,最後來到台北松菸。不管對何地的觀眾,及魏海敏本人而言,以如此方式紀念大師梅葆玖,實屬難得也必然深刻。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