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企畫特輯 Special Our Time 30 我們的時光╱入選徵文

那許多帶得走的美好回憶

眾多欣賞演出的經驗中,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跨民國百年時國光劇團在戲劇院舉辦的《喜劇京典》,那一晚眾星雲集,魏海敏反串丑婆子、唐文華反串程派青衣,連馮翊綱都票了彩旦,最後觀眾在演員矯健的跟斗中和著鑼鼓點倒數迎接建國百年,歡欣鼓舞的沸騰情緒驅走了隆冬寒意,一晃眼六年過去了,那一晚的酣暢卻彷彿只在昨日。

眾多欣賞演出的經驗中,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跨民國百年時國光劇團在戲劇院舉辦的《喜劇京典》,那一晚眾星雲集,魏海敏反串丑婆子、唐文華反串程派青衣,連馮翊綱都票了彩旦,最後觀眾在演員矯健的跟斗中和著鑼鼓點倒數迎接建國百年,歡欣鼓舞的沸騰情緒驅走了隆冬寒意,一晃眼六年過去了,那一晚的酣暢卻彷彿只在昨日。

打從有記憶以來,與兩廳院的第一次接觸是一九九三年葉青歌仔戲團的《冉冉紅塵》,還是小學生的我被父母帶到兩廳院廣場欣賞戶外轉播,雖然沒有正式踏進劇場,演出的內容隨著時間流逝亦早已淡忘,但對於音樂廳和戲劇院兩棟典雅的建築卻留下深刻印象。高中時,因為學校就在兩廳院附近,在老師的引領下,我開始對黑暗空間中舞台上的奇幻饗宴產生興趣,雖然本科不是修習戲劇或音樂,但偶爾存了點錢就會到戲劇院和音樂廳欣賞芭蕾或音樂會;當校慶舉辦啦啦隊比賽時,兩廳院方正的廣場也成了我們最佳的訓練場所,同學們笑著、跳著揮灑青春汗水,廣場的另一側還有友校的樂儀旗隊在排練,十七、八歲的笑靨比陽光燦爛!這裡不只是欣賞表演的莊嚴舞台,更是青少年舞動青春的悠閒場域。此時我對兩廳院的情感,已從童年對巍峨建築的仰望轉為升學壓力下提供喘息庇護的依戀。

踏入職場後,或許因為生命歷練,也或許是因年歲漸長,逐漸懂得咀嚼傳統戲曲幽微雅緻的內涵,國光、河洛、明華園、當代傳奇乃至大陸院團陸續成為我的「新寵」,期間更有幸見證了國寶藝師廖瓊枝的封箱演出《凍水牡丹》、《陶侃賢母》,下班後的生活可以說跟兩廳院緊密相連。眾多欣賞演出的經驗中,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跨民國百年時國光劇團在戲劇院舉辦的《喜劇京典》,那一晚眾星雲集,魏海敏反串丑婆子、唐文華反串程派青衣,連馮翊綱都票了彩旦,最後觀眾在演員矯健的跟斗中和著鑼鼓點倒數迎接建國百年,歡欣鼓舞的沸騰情緒驅走了隆冬寒意,一晃眼六年過去了,那一晚的酣暢卻彷彿只在昨日。

人生來去匆忙,去留之間除了回憶什麼也帶不走,感謝優美舒適的兩廳院,讓觀眾留下許多帶得走的美好回憶!最後僅以二○○九年我二度在戲劇院欣賞京劇《霸王別姬》後有感所作的一首小詩,祝福卅歲的兩廳院如同這部永遠唱不膩的戲齣長長久久!

力拔山兮~悼霸王                        

2009年11月於國家劇院觀賞當代傳奇劇場《梨園傳奇之霸王別姬》有感

分不清是

霸王別姬

還是

姬別霸王

是不是英雄

也不要緊了

成王敗寇的此刻

虞姬只能強顏安慰這個她仰望了一輩子的夫君

哄他稍作安歇  替他四處巡巡看看

戰場殺伐她一個小女子原是不懂的

裂土封侯原也不是她的盼望

她只是在意她的王所在意的

因為她希望她的王得償宿願

剩下的才是她自己那麼一點兒想與她的男人共渡白首的小小盼望

耳聞四面楚歌聲的此刻

這單純的願景似乎再沒有地方存放了

她  不禁要問

千古英雄爭何事?

贏得沙場戰骨寒!

力拔山兮

怎敵他陳倉暗渡

烏騅神勇

怎闖過這十面埋伏

我的王啊

此刻您還是飲酒

讓奴為您舞一曲吧

她只能殷勤勸酒

舞劍拜別她的王 那位此刻仍想護她殺出血路的王

她輕啟朱唇唱著

漢兵攻掠地

四面楚歌聲

大王意氣盡!

妾妃何聊生?

輕輕一抹將自己的血塗在了她朝暮陪伴的王的貼身寶劍上

要他的王騎著烏騅帶著沾染她血的劍安心突圍

她的王真得殺出重圍了

烏江畔小漁船

渡馬就不能渡人

渡人就不能渡馬

王使勁推趕烏騅上船

烏騅 竟投江

王  是再不肯渡了

寶馬悲主難

捨生取義亡

愛妃殉情葬

志節永留芳

百戰英雄將

奈何困烏江

遙望山河壯

來世再稱強

蒼涼渾厚的嗓音自吳興國口中流洩

孤傲、蒼涼、陰鬱

一個旋身自刎

怒目圓睜

屍身兀自挺立不倒

是不是英雄

已經不要緊了

究竟是

霸王別姬

還是

姬別霸王

模糊了的視線中已沒有答案……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