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邃而璀璨的憂鬱》
《深邃而璀璨的憂鬱》(双方藝廊 提供)
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改變視角 將瞬間化為無限循環的永恆

錄像藝術家陳萬仁這次的最新個展「旋轉世界的靜止點」,透過視角的改變,將過去平移的視點改為高空俯瞰,推出兩件新作《旋轉世界》與《深邃而璀璨的憂鬱》。著迷於「重複」主題的他,無論是影像內容或影像播放的重複,當把重複推向極致,反而揭示一種特殊的幽默感,甚至帶點邪惡的小趣味,但讓影像不斷重複,將稍縱即逝的瞬間化為無限循環的永恆,也模糊了時間與空間的結界。

錄像藝術家陳萬仁這次的最新個展「旋轉世界的靜止點」,透過視角的改變,將過去平移的視點改為高空俯瞰,推出兩件新作《旋轉世界》與《深邃而璀璨的憂鬱》。著迷於「重複」主題的他,無論是影像內容或影像播放的重複,當把重複推向極致,反而揭示一種特殊的幽默感,甚至帶點邪惡的小趣味,但讓影像不斷重複,將稍縱即逝的瞬間化為無限循環的永恆,也模糊了時間與空間的結界。

旋轉世界的靜止點—陳萬仁個展

即日起~5/28 台北 双方藝廊

INFO  02-85012138

創作卡關五年,錄像藝術家陳萬仁推出最新個展「旋轉世界的靜止點」,一改過去平移的視點,這次改以高空俯瞰角度。卡關的突破點,根據陳萬仁自己的說法是,本以為創作之神已離他遠去,某日與友人交談時靈光一閃:或許改變視角會是個突破點。於是,他帶著自己的空拍機回到街上與海邊,再度踏上與未知相遇的拍攝旅程。只是單純改變視角,陳萬仁取得破關密技完成新作品。

這次展出的主要兩件新作《旋轉世界》與《深邃而璀璨的憂鬱》,前者拍攝街頭風景,後者拍攝泳客。作品採由上而下、投影在展場地板上的方式呈現。在《旋轉世界》中,在一片白色背景上,從四面八方出現的人們或騎腳踏車、或行走,他們穿著不同顏色和款式的服裝,擺著不同姿勢,從四方走進畫面,再依著自己的速度離開畫面,不久之後再度出現,就像一群彩色螞蟻奔走著。

在《深邃而璀璨的憂鬱》游泳的人們,在一片藍海中從左至右,由右至左划行,宛如池塘裡的蝌蚪。泳客游離畫面後,又會再一次出現。

尋常的畫面裡  隱藏著些許「不對勁」

陳萬仁的作品畫面簡潔乾淨,偶富詩意,多設定生活場景,看似尋常的畫面裡隱藏著些許「不對勁」,也許是因為看似真實,卻又太過完美而讓人懷疑它的真實性。十年前發表的《第二月台》獲得台北獎首獎,把在月台上真實拍攝到的旅客重新拼組在一座虛構的月台上。平移的鏡頭讓觀者彷如隨著列車進站,看著月台上等待的旅客,那樣的場景讓人熟悉、又覺得陌生。火車不斷呼嘯而過,月台上的人們卻仍在等待。從這件作品開始,陳萬仁維持近十年以平移的視角為主要觀看的方式。

這些作品中的場景元素,多數來自他街拍的畫面,他將這些人、物素材一一去背、貼上在設定好的場景當中。換言之,倘若畫面中有一百人,他要重複同樣的動作至少一百次,《無意識航行》這件三頻道錄像裝置即是如此,上百人往來交錯,每個人依照自己的方式重複走著一個永遠。某方面來看近似苦行僧的創作方式,最後構築出一個趨近真實的景象,這樣的影像沒有淡入淡出,也沒有明確的開始和結束,除了拔掉投影機插頭,如《你就是我的例外》將攝影機定置在防波堤外,讓眼前的人事物進出鏡頭/眼裡,對觀者而言,隨時觀看都是開始、也隨時可以結束。

到了《去你的未來》模擬電玩遊戲的狙擊場景,不斷前進的槍手開槍、換彈匣再開槍,觀者始終看不見駁火的對象,這樣的行為不斷重複,影像不斷循環,讓一切形同徒勞。

重複之中  時間彷如無限的循環

陳萬仁十分著迷於「重複」主題,無論是影像內容或影像播放的重複,當把重複推向極致,反而揭示一種特殊的幽默感,甚至帶點邪惡的小趣味。但也因此外界詮釋陳萬仁的作品時,也指稱他透過荒謬的重複和荒謬的勞動,生產出沒有太大意義的影像作品,如《春夢》裡一隻睡到不醒人事的狗和一隻不斷搖擺身軀的鴿子,兩者進行一段無聲的對話。

重複的行為可能產生虛無與徒勞感,但抓取每一位被攝者動作的其中一秒,讓這一秒變成永恆的瞬間,再透過無接縫循環的播放特性,讓影像不斷重複,時間彷如無限的循環,打破過去、現在、未來這樣的線性時間觀,這樣的時間觀近似艾略特在《四個四重奏》詩集中所闡述的時間觀。

因此,這次新作除了視角的改變,將稍縱即逝的瞬間化為無限循環的永恆,模糊了時間與空間的結界,或許提供重新理解陳萬仁錄像作品的另一種可能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