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劇院舉行盛大開幕舞蹈盛宴,邀請土耳其裔柏林人在停機坪上表演土耳其傳統舞蹈。
人民劇院舉行盛大開幕舞蹈盛宴,邀請土耳其裔柏林人在停機坪上表演土耳其傳統舞蹈。(Achim Plum 攝)
柏林

停機坪上邀柏林人起舞 人民劇院新總監展開全新一季

在爭議聲中接下柏林人民劇院藝術總監一職的策展人克里斯.德爾康,以一場長達十小時的全民起舞活動為新一年的劇季揭幕。他邀請當紅法國編舞家波赫士.夏瑪茲策劃的「為舞瘋狂:全柏林在Tempelhof機場舞動」,號召柏林人在停用多年的機場起舞,一反之前人民劇院的菁英色彩,擁抱大眾。

文字|陳思宏、Achim Plum
第298期 / 2017年10月號

在爭議聲中接下柏林人民劇院藝術總監一職的策展人克里斯.德爾康,以一場長達十小時的全民起舞活動為新一年的劇季揭幕。他邀請當紅法國編舞家波赫士.夏瑪茲策劃的「為舞瘋狂:全柏林在Tempelhof機場舞動」,號召柏林人在停用多年的機場起舞,一反之前人民劇院的菁英色彩,擁抱大眾。

紛紛擾擾中,柏林人民劇院(Volksbühne)終於在九月十日展開全新一季,克里斯.德爾康(Chris Dercon)在抗議、質疑聲浪中,正式成為劇院總監。人民劇院在前任總監卡斯多夫(Frank Castorf)的領導下,成為柏林戲劇最具代表性的品牌,戲劇、文學、藝術在舞台上綻放光芒,催生了許多令人難忘的戲劇表演。新任總監德爾康之前在倫敦泰德現代美術館,他接任之後提出的改造人民舞台計畫,完全顛覆了以戲劇為主的人民舞台傳統,惹來商業討好的質疑,他初來柏林劇場界,馬上撞上各方阻力,劇場人連署阻止他上任,媒體更是對他諸多批評,新任總監承受巨大壓力。

他完全拋棄人民劇院的德語劇場傳統,上任首季的節目單充滿現代舞蹈,九月十日劇場開季,刻意不在人民劇院自己的劇場,而是來到了柏林停用的Tempelhof機場,請法國編舞家波赫士.夏瑪茲(Boris Charmatz)擔任舞蹈策劃,請柏林人與專業舞者,在停機坪上舞動,節目長達十小時。

為舞瘋狂

夏瑪茲與德爾康已有多次合作經驗,國際名聲顯赫,由他來打頭陣,噱頭足,話題夠,新任總監的確有其計算。夏瑪茲策劃了一場名為「為舞瘋狂:全柏林在Tempelhof機場舞動」(Fous de danse – Ganz Berlin tanzt auf Tempelhof)活動,利用停用機場的閒置停機坪當舞台,邀請柏林人一起來舞動,完全不收費。他本人在現場以德語教當地民眾起舞,非常親民。

夏瑪茲親自在停機坪上教舞,帶領一般民眾舞動身體,探索廿世紀現代舞經典。為了這場重要的人民劇院開幕大作,他先前開設了多場舞蹈工作坊,請柏林人前來學習舞蹈動作。他呼喚各年齡層、各社會階級的柏林人一起加入,創造「全柏林共舞」的盛大場面。十個小時的舞蹈節目毫不間斷,節目單上一長串顯赫大名,觀眾在停機坪上欣賞威廉.佛塞的編舞,從中午十二點到晚間十點,整個停機坪上塞滿了舞作。節目安排呼應柏林當地特色,土耳其裔柏林人大跳土耳其民俗舞蹈,芭蕾舞學校的學生輕盈起舞。晚間最後壓軸是比利時編舞家姬爾美可(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她與夏瑪茲共舞,表演舊作《帊提塔2》Parpita 2

完全免費的開放政策,的確成功吸引了不少柏林人前來共舞,雖然沒有出現「萬頭鑽動」的瘋狂熱烈場面,現場觀眾的確有上千,許多家庭扶老攜幼前來參加,整個停機坪變成柏林人戶外大舞池。

全新的人民劇院

柏林Tempelhof機場停用多年,飛機跑道完全開放給人民使用,成為全民大綠洲,甚至有許多城市農夫在上面種菜,是個開放、歡迎全民主動介入的特殊場域。新總監這次選用的空間,則是平時不對外開放的機庫、停機坪、候機室,他邀社會各階層來加入舞蹈,希望以舞蹈作為溝通的新媒介。這樣的「親民」開幕作,完全與人民劇院的過往徹底切割。卡斯多夫領導的人民劇院,是個非常文學的表演場所,語言比重很高,舞台上不斷辯證哲學、社會現況,欣賞門檻不低,是知識分子聚集的菁英劇場。如今新總監在開放的停機坪,邀柏林全家大小一起免費參加,大膽宣告全新的總監美學。

Tempelhof停機坪上,孩子們跳著《春之祭》,大人們隨著DJ舞動身體,新聞媒體爭相拍攝,這的確是策展人德爾康擅長的操作,把場面做大,放眼全球。但他現在是德語前衛劇場的總監,柏林的表演藝術完全不注重盛大場面,徹底揚棄商業媚俗,反過度全球化,這是一個他之前完全不熟悉的藝術競技場。噱頭過後,人民劇院重新開機,全新的團隊進駐,批評聲浪還未消退,劇評們準備好了,這全新的人民劇院,大家都在看。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