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利.依布拉
南利.依布拉(Sutra Dance Theatre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多元多彩的活力藝景—馬來西亞/焦點人物 馬來西亞印度舞蹈大師

依布拉 學習他族傳統 發揚拓展新路

身為馬來族的回教徒,卻在多元文化的國度中,投身另一族群的傳統舞蹈藝術,並且創新光大——他是南利.依布拉,馬來西亞的國寶級舞蹈家。他於一九九六年創立了Sutra Dance Theatre,並以此為基地推廣並創作印度舞蹈,並以創新形式備受矚目。其延伸成立的Sutra Foundation也是一個跨國際的組織,串聯了南亞與東南亞的印度舞蹈家與藝術家一起創作。

身為馬來族的回教徒,卻在多元文化的國度中,投身另一族群的傳統舞蹈藝術,並且創新光大——他是南利.依布拉,馬來西亞的國寶級舞蹈家。他於一九九六年創立了Sutra Dance Theatre,並以此為基地推廣並創作印度舞蹈,並以創新形式備受矚目。其延伸成立的Sutra Foundation也是一個跨國際的組織,串聯了南亞與東南亞的印度舞蹈家與藝術家一起創作。

馬來西亞歷史悠久的印度舞蹈團Sutra Dance Theatre 是一個瑰寶,在一個多元種族的社會裡堅持創新印度舞蹈,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創辦人拿督南利.依布拉(Datuk Ramli Ibrahim)年輕時曾受過芭蕾、現代及印度傳統舞蹈訓練,目前已被譽為馬來西亞國寶級的藝術家,依布拉已在世界各地展現馬來西亞印度舞蹈,尤其是婆羅多(Bharatanatyam)與奧迪西(Oddisi)印度舞蹈形式。許多著名的中生代印度舞蹈家與新進舞蹈工作者都曾是依布拉的學生。

身為道地的馬來西亞人,也是回教徒,他對印度舞蹈的喜愛源自於他在澳洲學習及表演芭蕾舞時,遇見另一名馬來西亞馬來舞蹈家Zamin Haroon。當時Zamin Haroon以印度名Chandrabhanu 為名,正與來自印度Kalakshetra Foundation的印度舞老師Adyar Lakshman學習婆羅多舞蹈。依布拉也開始與Zamin Haroon學習婆羅多舞;過後,他也繼續在印度城市清奈(Chennai),與Adyar Lakshman 學習。

跨越族群  堅持對印度舞蹈的熱愛

依布拉的芭蕾造詣贏得了許多人的仰慕,也被受馬來西亞舞蹈界和觀眾的愛戴,但在跳印度舞這方面,多年來,依布拉也常被批評。在一個以回教為國家宗教的國家,一個回教徒參與印度舞的演出,不是每個忠於自己宗教的人所能接受的。但是,他依然堅持追尋他的信念與初衷,並認為國家憲法並沒有阻止任何人學習印度移民表演藝術文化。另外,在開始學習另一印度舞蹈奧迪西方面,依布拉也因為老師Chandrabhanu的薰陶下,以及偶然聆聽了Raghunath Panigrahi的優美奧迪西音樂吟唱,開始迷戀奧迪西。(註1)在為一家網路媒體的專欄裡,依布拉曾提及他母親對他的影響,「我是我媽媽的仰慕者,我認為我的藝術基因是她給我的。她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家庭主婦,烹飪高手,也是糕點師傅。她也培養了我對動物的愛護。媽媽是一個非常專注的人,只要是她喜歡的東西,她會貫徹始終地將事情完成。這個精神是她給我最好的承傳。」(註2)

秉持著母親給於他的堅持,他經營了舞蹈團廿餘年。Sutra Dance Theatre舞團座落在一間非常悠閒的空間,稱為Sutra House。經過燈光設計、畫家Shivarajah Natarajan及其他藝術界的朋友的協助,依布拉設立了一個附有畫廊、排練場地、表演場地的藝術空間。舞團Sutra Dance Theatre創立於一九九六年,二○○七年因Sutra Foundation(基金會)的成立,舞團便歸屬在基金會門下。身為一個全能的藝術中心,Sutra House是一個供藝術家們交流的地方,不論年齡與經驗,是在灰色的吉隆坡城市裡,一個繽紛的文化染缸。Sutra Foundation也是一個跨國際的組織,串聯了南亞與東南亞的印度舞蹈家與藝術家一起創作,馬來西亞的Sutra House就成了他們的聚集點。

堅持尋找馬來西亞美學的印度舞蹈創作,在馬來西亞不只是一個引起爭議的話題,也是依布拉一生的使命,在藝術文字書寫較為欠缺的馬來西亞,他所創作出來的美學極少有機會與海外讀者分享,而在加強與深化創作與作品意涵方面的書寫,更是難上加難。依布拉胸襟寬大,常常與馬來西亞弱勢族群合作,並將舞蹈帶給他們,也通過這樣的管道,來進行印度舞蹈藝術教育,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了解、賞析並踏上印度舞蹈創作的道路,讓優美的舞姿能承傳下去。為了與主流觀眾互動,並將美麗的印度舞蹈與信念傳播開來,他也會在主流演出場所呈獻舞作,他常與馬來西亞交響樂團合作演出,就是策略之一。

在作品Adoration of Krishna中的演出。(Sutra Dance Theatre 提供)

只要族群充滿熱誠  文化一定會傳承下去

在採訪中,我與依布拉談及馬來西亞的藝術生態,也請教他將近廿餘年的觀察與心得。我們從創作的層面開始,主要是他的創作思路、作品與Sutra Dance Theatre的藝術走向有什麼不同,也談到了舞團所遭遇的種種,以及馬來西亞(尤其是吉隆坡)藝術生態裡的挑戰。

依布拉認為,他的作品與他創立的團隊是心心相繫的,每一個作品都是他個人在印度舞裡尋找人生真諦的旅途。Sutra Dance Theatre和目前的Sutra Foundation是一個傳統與當代結合的舞蹈團,一切都是藝術。教學是創團的初衷,創作主要是發掘新的當代與傳統印度舞蹈。近年來,Sutra Dance Theatre也成為馬來西亞印度舞蹈的推廣資訊中心,許多人都到團裡來諮詢相關資料與訊息,並將它作為研發新型印度舞的實驗室,製作小型演出和畫展的場地。依布拉表示:「在馬來西亞維持印度舞蹈最嚴峻的考驗,是怎樣讓政府和商業機構持續支持本地舞蹈藝術,近年來,我們都沒有得到任何的資助。」 因為沒有得到足夠的金錢資助,馬來西亞印度舞蹈藝術開始萎縮,很多傳統舞蹈工作者只能在極少數的場合進行演出。演出的數量雖減少,可幸的是仍然人才輩出。

這是因為印度族群喜愛唱歌與跳舞,群體的力量還能姑且維持舞蹈的傳承,主要也是在印度文化裡,印度舞蹈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它是一個讓族群能凝聚在一起的活動。當然,在多元種族社會的馬來西亞,友族華人也非常支持印度舞,在二○一七年的華穗節裡,Sutra Dance Theatre就二度呈現了舞蹈演出,所以印度舞還是有機會存活,只要族群還是充滿熱誠,文化一定會傳承下去。

最讓他感到遺憾的,卻是馬來同胞的藝術作品,雖然在政府大力的資助下,但出自旅遊局的藝術作品還是缺乏光彩。依布拉也非常關心宗教對藝術的影響,認為宗教言論需要改良,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新創作將會受限制,國家也不會重新審視藝術在建國上所能貢獻的價值,也包括反對黨治理的地區。依布拉反省:「尤其是在馬來西亞雪蘭莪州內藝術活動貧瘠的莎阿南和巴生一帶,毫無藝術活動,但另一方面,檳城多年來所持續舉辦的喬治市藝術節卻是蒸蒸日上,愈辦愈好。」

印度舞蹈新形式  在馬來西亞發揚光大

一個良好的藝術環境需要藝術家們草根性的推動,目前馬國人民對印度舞蹈的興趣正重新開始發展,雖然只是僅僅在吉隆坡地帶發生,但年輕的印度舞蹈工作者們,都已開始創作富有新美學的作品了。依布拉也透露,「在一九八○、九○年代的馬來西亞,在印度舞的領域裡,我們是創作新印度舞的城市,備受矚目。至今,許多新穎的印度舞蹈形式的繁衍,許多外地的印度舞蹈家也到馬來西亞演出、授課。」他也認為,「現代印度舞蹈方面,作品雖然不多,但每每能超越以往的作品,比學院裡出產的還要好,尤其是目前,馬來西亞只有兩家『全職』舞團:共享空間和ASWARA,前者常有精采的新作,而後者卻較為遜色,固然團內擁有許多很好的舞者。」

馬來西亞印度舞蹈的發展與其他已發展城市的處境相似,雖然資金不足的問題依然存在,但是更大的議題是藝術發展及觀眾培養到底是政府的責任,還是民間團體的問題?國家如果有一批熱愛藝術的國民,藝術產業的提升,一定能給藝術家們鬆口氣,心安地持續創作。但是,參考鄰國新加坡的藝術生態,就能看到政府資助的藝術活動,除了能培養一定的觀眾外,演出的內容也終究會被限制,就因為藝術所用的是國民的錢。反觀之,民辦藝術團體的自主權還是屬於自己的。雖然依布拉已是非常的努力,馬來西亞表演藝術還是處在發展中的階段;像有著國家榮譽Datuk(拿督)之榮銜的依布拉,在馬來西亞藝術界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國家必然會多多少少加以支持。但是,就連依布拉都認為藝術之路是如此艱難,那其他年輕新晉的馬來西亞藝術家們的創作生涯不是會更加嚴峻嗎?這或許是一個年輕(馬來西亞自獨立只有六十年)的國家藝術發展的必經之路吧。

註:

1.      Kothari, S. (2016) “The Sutra of Harmony” The Hindu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www.thehindu.com/features/friday-review/ramli-ibrahim-speaks-on-multiple-dance-forms-and-ganjam/article8504991.ece (Accessed: 15 September 2017).

2.      Ramli Ibrahim. (2016) “Mothers by Daugthers and Others” Narthaki [Online]. Available at: http://www.narthaki.com/info/mbyd/mbyd16.html (Accessed: 15 September 2017).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馬來西亞國寶級舞蹈家,有芭蕾、現代舞以及印度古典舞蹈基礎,精湛的演出在馬來西亞極富盛名。

◎ 2011年榮獲印度舞蹈界最高獎項「國家文藝獎」,2012年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人間國寶」(UNESCO Living Heritage)級別。

◎ 同時也是馬來西亞的國寶藝術家(Malaysia Living Heritage)。自1983年創立Sutra Dance Theatre後,便一手創立了東印度奧迪西(Odissi)古典舞蹈之當代表現方式,其中以Debaprasad Odissi獨樹一格。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