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過去走來的沙龍小品
音樂飛行

從過去走來的沙龍小品

「廣闊版」的夜曲有其嚴肅性與深層思維存在其間,遠遠超脫時下一般的商業與俗尚範疇,但是把古典音樂洗去風味變成音響結構就是解答嗎?不過若是把Pollini的夜曲演奏與一些打著古典音樂旗號,但實際上場面多過於內容,聲勢多過於真心真情的製作,讓我在二者之間做個選擇,我想還是寧可去聽聽來自「過去」的「未來」夜曲吧!

「廣闊版」的夜曲有其嚴肅性與深層思維存在其間,遠遠超脫時下一般的商業與俗尚範疇,但是把古典音樂洗去風味變成音響結構就是解答嗎?不過若是把Pollini的夜曲演奏與一些打著古典音樂旗號,但實際上場面多過於內容,聲勢多過於真心真情的製作,讓我在二者之間做個選擇,我想還是寧可去聽聽來自「過去」的「未來」夜曲吧!

喜歡宏偉的長篇音樂鉅作的人不少,我也不例外,不過天天吃大餐不免久了會生膩,這時小品會是我的解藥,這些幾乎都是沙龍音樂,原本都只是給千金小姐或附庸風雅的紳士們彈奏的甜品小菜,但是在生性雅緻風趣的演奏家手中,它們成為一幅幅美麗的風景人物畫,挑逗起我們對於美麗景色、曖昧情愫的遐思。

如獲新生的夜曲

蕭邦的夜曲是我十來歲時最常聽也最喜歡的曲子,那時我從唱機那邊拉了一條喇叭線出來,把一個喇叭裝在房間的屋頂正中央,每天晚上聽著蕭邦的夜曲睡覺,從天而降的美麗樂音讓我覺得一定有一個更美麗、更廣遠、更加深邃的世界在這些音樂裡,它對我述說著一個寧靜的永恆,生命的最終依歸,免除心內對於死亡、孤寂、落寞的恐懼。

半世紀快要過去了,有次跟一位義大利音樂出版公司編輯聊起天來,談到這段往事以及老演奏,順道提起Mauricio Pollini 得二○○七年葛萊美獎的DGG蕭邦夜曲錄音,我問他覺得如何,他說彈奏與錄音都很好,可是若是他要聽蕭邦夜曲,他不會選Pollini的來聽,因為很無趣。然而,我必須說,Pollini確實彈得很不一樣,很棒,他把夜曲糜糜之音的那個調調完全去除掉了,音樂變得深沉廣遠,好像巴爾托克的「夜之音樂」,而不是夜裡的情歌或是幻影神遊。不是不好,只是根源本完全不一樣了,好比同樣的食譜,但是燒出來的菜色味道完全不同了!這種轉變的確是很了不起的成就,抹去風味以追求千錘百鍊的聲音結構,讓樂曲如獲新生,但音樂就是聲音嗎?我們是在聽聲音?還是在聽音樂?

這些問題足夠大家爭論許久,然而,這些沙龍音樂都是過去的,也真的過去了!廿一世紀在時間軸與基底上是過去的延續,然而整個思緒與重點走向其實是分道揚鑣的。前者著重的是從過去歷史累積起的經驗學習智慧,避免一己觸犯類似的道德、行為、決策錯誤,然而現在追求的卻是A.I.與基於「大數據」對於現況與未來所作的預測分析,只問關連不問因果;一個回顧的是過去,另一個著眼的是未來;一個努力維繫我們自身與整個民族、文化、價值、信仰的聯繫與千百年來的積澱,另一個看的是創新與創意,讓我們在這「全球化」、商品與資訊氾濫的世界中,找到年輕世代出頭天的商機與生機。

來自「過去」的「未來」夜曲

也的確,我往昔所喜愛的那些沙龍小品,其實用種較為客觀的角度來評析,它們的確「不合時宜」,什麼「精靈」、「侏儒」、「婚禮」、「鄉村舞曲」,這個花那個花的,真有些題材與內容上的貧瘠,根本不在你我當下的語彙字典與生活經驗中,甚至嚴格來說,就是低級陳腐的中產階級趣味。沙龍樂曲的形式與氣息、娓娓道來的線性敘述架構、音樂動作變化的頻率與速度,這些都是熬不過A10晶片快速計算運轉的世界,也不符合現今多點多點拼湊而成的多面感知學習方法,也無法進入正式的大型音樂廳,只能開車聽聽或是作為學彈琴的教材。

不過管它的,我就是喜歡,沒別的,就是喜歡!愛惡又需要那麼多的理性解釋嗎?任性一下又何妨!我只是忍不住在想,運動成為創意產業,音樂會也變成Show Biz,會不會當這世界朝著chic看齊時,《飄》的女主角郝絲嘉會不會在未來年輕世代眼中,只是一個無聊、難搞、不知好歹的任性心機女。

我真心希望這一天不會到來。「廣闊版」的夜曲有其嚴肅性與深層思維存在其間,遠遠超脫時下一般的商業與俗尚範疇,但是把古典音樂洗去風味變成音響結構就是解答嗎?不過若是把Pollini的夜曲演奏與一些打著古典音樂旗號,但實際上場面多過於內容,聲勢多過於真心真情的製作,讓我在二者之間做個選擇,我想還是寧可去聽聽來自「過去」的「未來」夜曲吧!

唉,我真的很能體會我作曲老師說「他不太聽音樂會,以免破壞他對這些曲子美好的印象」的無奈與哀愁。

 

文字|陳樹熙 熱愛飛行卻又不太會降落,矛盾但真誠,好奇又武斷,希冀引起您微笑並深思

新銳藝評
OT報告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香港artmate-6/5-11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