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賣力演出,觀演距離親近,使整場所散發出來的熱力不斷。
演員賣力演出,觀演距離親近,使整場所散發出來的熱力不斷。(四喜坊劇集 提供)
戲劇

溫情路線的障礙與轉機

評四喜坊劇集《撲克臉》

這些關乎生死、家庭、殘疾的主題,為此戲訴諸於情感的劇作策略,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基礎,一步步地塑造了簡單而通俗的劇情,漸漸注入了溫情和感動,即便角色建構未臻完全,但全戲勵志、樂觀、溫馨、關懷弱勢的初衷明顯,演員們賣力演出,觀演距離親近,使整場所散發出來的熱力不斷。

這些關乎生死、家庭、殘疾的主題,為此戲訴諸於情感的劇作策略,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基礎,一步步地塑造了簡單而通俗的劇情,漸漸注入了溫情和感動,即便角色建構未臻完全,但全戲勵志、樂觀、溫馨、關懷弱勢的初衷明顯,演員們賣力演出,觀演距離親近,使整場所散發出來的熱力不斷。

四喜坊劇集《撲克臉》

6/2  台北水源劇場

近幾年來,國內音樂劇創作能量愈來愈豐沛,所產出的不只是大劇場的製作,事實上有更多成品的實踐場域是在中、小型劇場。新興音樂劇團體「四喜坊劇集」推出新作《撲克臉》,改編自二○一五年王詩婷、王添佑於台北藝穗節共製的劇目《撲克臉男孩》,內容觀照一個罕病家庭,這家庭的成員中有著因先天因素而無法呈現臉部表情的「莫比斯症候群」患者。此次以音樂劇的方式處理,由王悅甄編劇、作曲,在其溫暖而強烈的音樂渲染力裡,深深可見對於人性關懷的初衷。

劇情簡單通俗  洋溢關懷與熱情

劇情主要聚焦於撲克臉男孩王曉天(呂承祐飾)、母親許淑芬(湯軒柔飾)、姐姐王曉婷(王意萱飾)、父親王克強(高華麗飾)一家人的關係發展,簡單而通俗。某天早上,全家人一如往常地準備迎接一天的開始,沒想到過沒多久,父親便因車禍而昏迷,不再醒過來,自此開始了天堂與人間兩邊無法對話的對話。接著,家人們開始發現了一連串疑點重重的線索,例如母親發現父親存了很多錢、父親事前找了旅遊代辦準備出國、父親跟陌生女子的合照而讓人懷疑外遇等。這些疑點為全戲埋下了懸念,而這些懸念也觸發了家人之間的爭吵與和解。最後的答案,不出所料,原來父親是出於一片善意,外遇的疑點僅是誤會一場,對象其實是一位在日本有著同樣病症狀況孩子的朋友,家庭危機瞬間迎刃而解。

然而,不僅這轉折略顯牽強,而且一邊讓外遇的疑點出現不久之後,另一邊就讓父親很快地清楚表述了自己的意念。也就是說,就觀眾的角度來看,劇情在製造懸念不久之後,早已驅散懸念。再者,倘若如舞台所暗示的,從一開始場上以椅子、立板等道具圍成一個圓形、破碎而意義不明的場域,漸變到最後重新拼組成了一個完整的家,家庭價值似乎成了本劇的核心,那麼一路而來對於可能衝擊家庭而造成威脅的種種危機,這結尾的解決是否過於容易?在懸念無法持續、危機無法推展到極致的情況之下,重心卻又偏於父親如何解決、解釋這些誤會,男孩曉天迷失自我的困境變成了擦邊,刻劃少了篇幅,也錯失了引領觀眾更加深入探究撲克臉男孩角色心理和成長轉變的時機,遑論其他如姐姐和媽媽的角色塑形。

不過,就某個角度來看,這些關乎生死、家庭、殘疾的主題,為此戲訴諸於情感的劇作策略,提供了一個良好的基礎,一步步地塑造了簡單而通俗的劇情,漸漸注入了溫情和感動,即便角色建構未臻完全,但全戲勵志、樂觀、溫馨、關懷弱勢的初衷明顯,演員們賣力演出,觀演距離親近,使整場所散發出來的熱力不斷。時而穿插醫生、旅遊代辦、鄰居太太等幾位丑角化人物的喜鬧表演,也讓此戲的調性多了些不一樣的色彩,加上背景不時出現繽紛多元、呼應主戲的多媒體投影,讓視覺上和情感上都添加了另一層的彩度。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