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帕吉的《887》是有關於個人身分的自傳式獨角戲。
勒帕吉的《887》是有關於個人身分的自傳式獨角戲。(©ELABBE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逗陣來╱即將上場

在社會的怒濤聲中 啟動童年公寓中的回憶

羅伯.勒帕吉《887》

知名加拿大導演羅伯.勒帕吉的自傳性作品《887》,是他第一次以自己作為主角的獨角戲演出,透過回溯他成長期間的一九六、七○年代,重建那個有著他與家人的居處,以及許多大樓鄰居的公寓建築——魁北克市莫瑞街887號,以七、八歲的他,眼中所看出去的世界,回看當年魁北克的社會衝突和族群紛爭。

文字|陳茂康
攝影|ELABBE
第309期 / 2018年09月號

知名加拿大導演羅伯.勒帕吉的自傳性作品《887》,是他第一次以自己作為主角的獨角戲演出,透過回溯他成長期間的一九六、七○年代,重建那個有著他與家人的居處,以及許多大樓鄰居的公寓建築——魁北克市莫瑞街887號,以七、八歲的他,眼中所看出去的世界,回看當年魁北克的社會衝突和族群紛爭。

2018衛武營開幕季《887

11/16~17  20:00

11/17~18  14:00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戲劇院

INFO  07-2626666

再次造訪台灣的勒帕吉(Robert Lepage),今年將帶著作品《887》登上衛武營戲劇院,大型的旋轉模型公寓,內裡如娃娃屋般小巧精緻的家飾裝潢,轉換流暢、驚豔動人的影像畫面、燈光效果與舞台機關,搭配勒帕吉自己在觀眾面前所講述的許多故事,構成了這部深入創作者童年回憶、窺探其內心世界、家庭關係,同時也是有關於個人身分的自傳式獨角戲。在他的作品中,勒帕吉曾明言,《887》最特別之處在於這是他第一次以自己作為主角的演出,不似過往那樣扮演著別人、透過虛構人物說故事,「我對自己的暴露也比以往更直接。」

若未能與社會產生連結  記憶就不會完整

正因為勒帕吉就是他自己,演出便以一種相當自然的方式開始——曾有英國評論比喻,那感覺就好像在酒會上被一個碎嘴的傢伙纏住、無法脫身,但神奇的是,過沒多久,你就會忘記本來想去拿的那杯酒,想留在他身邊、沉浸在他的故事裡——二○一○年的某天,勒帕吉收到了一則邀請,希望委託他在蒙特婁一九七○「詩歌之夜」(La Nuit de la Poésie)的四十周年紀念會上,朗讀魁北克女詩人米歇爾.拉龍德(Michéle Lalonde)的作品〈Speak White〉。然而,身為一個世界級表演者、創作經驗豐富的勒帕吉,卻發現自己怎麼樣都無法熟記這篇僅約五百多字、從頭念到尾不超過六分鐘的詩文詞句。

他試著找尋自己跟這首詩的連結、回溯他成長期間的一九六、七○年代,重建了那個有著他與家人的居處,以及許多大樓鄰居的公寓建築——魁北克市莫瑞街887號。「我從沒想過,因為探究個人記憶所開啟的這整個製作過程,竟會引領我深入六○年代魁北克紛擾的階級爭議和身分衝突中。」勒帕吉曾在導演筆記中寫到,他也發現,「在遙遠記憶裡、那些在我周遭發生的事件,也唯有在與當時的社會背景產生連結時,才得以完整。」

年幼時的眼光  那一代人的共同記憶

“Speak White”這個詞彙說白了就是要求對方「講英文」的意思,而且最好是「講我聽得懂的英文」,在拉龍德那一代人(四○至六○年代)出生成長的魁北克,乃至於加拿大境內普遍使用法語的地區,命令或要求“Speak White”是英裔族群強迫法語人士使用英文溝通的手段;而魁北克主權運動亦在六○年代「寧靜革命」之中,逐漸抬頭,甚或也有如「魁北克解放陣線」這樣的組織,正策劃著直到七○年代才稍加停歇的暴力攻擊。「當年的情況真的很不一樣,也決定了魁北克認同演變成今日的樣貌。」勒帕吉曾在接受本刊訪談時這麼說。然而,這齣戲當然還是以七、八歲的他,眼中所看出去的世界、觀察到的行動、經歷過的事件為據,而成長背景中的社會衝突和族群紛爭,則與拉龍德的詩句相互呼應——那是屬於勒帕吉和他的家人,及當時許多魁北克人,共同的聲音和回憶。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