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關於身體的可能皆在《極相林》四十分鐘的展演內,從始源的模糊中一一生成、實現。
各種關於身體的可能皆在《極相林》四十分鐘的展演內,從始源的模糊中一一生成、實現。(宮嘉延 攝 Meimage Dance提供)
新銳藝評 Review

眾身體的植被:《極相林》作為一種生成—舞蹈

評《極相林—創作實驗計畫》

這是一齣關於生成的舞蹈,但卻不由雀躍的手足所慶祝,而是被舞者匍匐、擱淺於舞台上那不良於行的拍擊聲響歌頌著。或者,如時而閃現於舞台上的綠色光束,既是與肢體角度相互折射的藤蔓,同時也是刺穿身體、使之無法動彈的標本針。何曉玫作品的問題正於此展現──舞蹈如何作為拒絕與擺脫意志加諸於身體的表達?

文字|許鈞宜
攝影|宮嘉延
第313期 / 2019年01月號

這是一齣關於生成的舞蹈,但卻不由雀躍的手足所慶祝,而是被舞者匍匐、擱淺於舞台上那不良於行的拍擊聲響歌頌著。或者,如時而閃現於舞台上的綠色光束,既是與肢體角度相互折射的藤蔓,同時也是刺穿身體、使之無法動彈的標本針。何曉玫作品的問題正於此展現──舞蹈如何作為拒絕與擺脫意志加諸於身體的表達?

《極相林—創作實驗計畫》

2018/10/27~28 臺北藝術大學展演中心戲劇廳

從《極相林》的開始至結束,觀眾彷彿歷經了舞蹈的顯生宙(編按)。各種關於身體的可能皆在四十分鐘的展演內,從始源的模糊中一一生成、實現。起先,漸強的光源像是切開了某個原先並不存在的空間,露出其中由裸裎的背所排列成的橫斷面。背向觀眾的舞者向內摺起自身的頭與四肢、毫無生機地彼此緊靠,但一切舞蹈正從這片蒼白的土壤內啟動。霎時,彷彿共同受到極度幽微的地震所驚擾,眼前純粹的軀幹開始抽搐、蠕動,從靜置的礦物變為欲破出地表的幼蟲。如同大衛.林區(David Lynch)電影《藍絲絨》Blue Velvet的開場,攝影機從滿布花草的植被裡逐漸下滑,最終推進至土壤內竄動的蟻群活動。但是在此,同樣的滑動卻是透過一個極細小、甚至不可被稱為動作的「動」所表達。在眾多背部所交織的震顫中,一位舞者從中蹣跚爬出、緩慢地倒立而起,如同在岩縫中試圖求生的嫩苗;然而,純粹肢體動作所造成的意義之不確定,同時又讓此段落成為由肌理與骨骼的顫弓技法所演奏的、一首關於雛鳥誕生的序曲。

一齣關於生成的舞蹈

這是一齣關於生成的舞蹈,但卻不由雀躍的手足所慶祝,而是被舞者匍匐、擱淺於舞台上那不良於行的拍擊聲響歌頌著。或者,如時而閃現於舞台上的綠色光束,既是與肢體角度相互折射的藤蔓,同時也是刺穿身體、使之無法動彈的標本針。何曉玫作品的問題正於此展現──舞蹈如何作為拒絕與擺脫意志加諸於身體的表達?而生命的脈動又為何必須由舞者所竭力創造的掙扎來展現?在《極相林》裡,四處充滿著生成與覆滅對峙的雙重性格:每個進行舞蹈的個體一時像殘缺的部件散落於漆黑的空間;而在另一方面,舞者又以對倒、交纏的方式組裝而起,一人將身體裝載於另一人腰上,或將雙腿勾捲於胸前,並以手來行走、以腳作為拍動的雙翅。這些由眾舞者們所形成的怪異布置,遂成為一具因飽含動能而痛苦,或因痛苦而飽含動能的不明有機體。似乎,身體正是在此種模稜兩可、不確定的狀態下標示其根本意義。


在此每一身體皆是一片植被,有些身體倒立,於空中伸長雙腿如防風林般擺盪;有的則蹲踞、貼伏於舞台邊緣如一群灌木。在另一些時刻,我們又可看見舞者兩兩成對,如一道鏡像般地使身體倍增綻開;或是彼此寄生於對方之上的繁生樣貌。對何曉玫的舞蹈來說,其實並不強化什麼,而是窮盡各式的可能去表達舞蹈中存有的施力、支撐、摩擦、碰撞等身體的必然遭遇。在此,舞者的身體即作為植被而忍受著物種生成所具有的內爆張力。表演末段,所有舞者攀附於彼此身上,每一副手腳都被另一副所束縛,每具軀幹也因對方承重而歪斜,成堆的肉身團塊活像是一座雄偉卻失敗的建築,至此,舞蹈似乎不再可能。但實際上,舞蹈仍未完結,如同在極相林之狀態中,生成並沒有停止,而是在最細微之處重新演出。舞台上僅剩下舞者承受對方的踩踏、堆疊的喘息聲;所有肢體的動作也回到最為純粹的反應上,即肉體的觸與碰之間。

極限後的嶄新舞蹈

這似乎是極限上、或者極限後的嶄新舞蹈,我們先前見到的各種姿態之操演,都僅是生成無盡過渡。真正逼近身體的舞,是在嘗試過各種舞而不能再跳舞的時機下才開始。站在這片終極的植被上,我們必須提出一個綜合式的嶄新問題──我們還能期待身體有什麼樣的可能?因為生成從未止息。

編按:或稱顯生元、顯生代,是距今5.41億年以來有大量生物化石出現的時期,這個時期地球上有顯著的生物出現。(參考維基百科)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本單元徵稿啟事】

為培育發掘華文地區表演藝術類評論人才,本刊以公開方式徵求表演藝術類評論,入選者即可於本單元刊出。徵求評論之條件如下:所評論的作品須在台灣演出,並於首演起兩個月內投稿有效,投稿作品必須為首次發表文章,包含不曾公開於平面媒體或電子(包括網路網站、部落格、BBS站、Facebook等)發表,每篇字數1,200字。入選刊登作品可獲獎金NT$2,400元。投稿評論文章請e-mail至mag13@mail.npac-ntch.org信箱,主旨標示「新銳藝評」投稿,並註明真實姓名、地址、電話。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