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論

弦外之音

每年的城市文化會議都是由各城市依主題報告近況與發展,大家除了要提供最新的資料外,也難免會各有心機地運用在地特色來「宣揚國威」,短兵相交的較勁有時不知不覺會讓彼此的關係有些緊張,但南方大師總能以一個漂亮的總結將會議重新定調。他「要緊張,又不要太緊張」的態度,多年來成為會議的核心精神,讓大家在面對新議題及挑戰時找到動力及方法,也能夠體認「掌握」會議的結論是在開幕的「面子」後,更重要的「裡子」。

文字|平珩
第314期 / 2019年02月號

每年的城市文化會議都是由各城市依主題報告近況與發展,大家除了要提供最新的資料外,也難免會各有心機地運用在地特色來「宣揚國威」,短兵相交的較勁有時不知不覺會讓彼此的關係有些緊張,但南方大師總能以一個漂亮的總結將會議重新定調。他「要緊張,又不要太緊張」的態度,多年來成為會議的核心精神,讓大家在面對新議題及挑戰時找到動力及方法,也能夠體認「掌握」會議的結論是在開幕的「面子」後,更重要的「裡子」。

一九九七年開啟由 上海、台北、香港和深圳聯合舉行的「城市文化會議」,去年底輪由深圳舉行,轉眼已走過五輪,廿年仿如彈指之間。近年來我雖已不太參與,但有些記憶卻極為鮮明,成為日後行事的準則。

會議的早期,我們總會邀請文化界大老南方朔先生同行給大家「壯膽」。別看他平時衣著簡樸,但在會議開幕時,便會穿上西裝,甚至換副名牌眼鏡,以示對會議的尊重,所以他也會叮囑我們著裝打扮,讓我們體認到「走江湖」門面禮貌的重要。

「要緊張,又不要太緊張」

每年的城市文化會議都是由各城市依主題報告近況與發展,大家除了要提供最新的資料外,也難免會各有心機地運用在地特色來「宣揚國威」,短兵相交的較勁有時不知不覺會讓彼此的關係有些緊張,但南方大師總能以一個漂亮的總結將會議重新定調。他「要緊張,又不要太緊張」的態度,多年來成為會議的核心精神,讓大家在面對新議題及挑戰時找到動力及方法,也能夠體認「掌握」會議的結論是在開幕的「面子」後,更重要的「裡子」。

四個城市在輪流主辦會議時,通常也會安排文化參訪,讓大家實地了解城市的樣貌。但由於台北是由民間組織負責主辦,籌畫接待三、四十位代表各處遊走的經費並不容易,所幸常能遇見各個文化機構主動提供資源,從小禮物、下午茶,甚至認養飯局都有,不僅能讓參訪者覺得窩心、交到更多朋友,銘記在心這些情義相挺,未來有機會相對回報,也就成為不可少的禮數。

每年的會議中要致贈的紀念品也可成為一個重要的課題。禮物必定不能俗氣,當然也不能花費太高,各個代表都要有「普獎」,但領隊總得有些不同。像是兩廳院的劇場DIY模型、好吃又物美價廉的新建成喜餅等等,都曾是相贈的禮品。有時我們會請支持我們的文化局看看,可否提供什麼有趣的出版品,畢竟見識到有創意的政府單位是最能讓人刮目相看的事。

「不為所動」的會議特色

而廿年間,出席會議的代表人選,因主題的設定不同,年年都有新人參與,也有些核心人物參與次數多了,逐漸發展出會議以外的合作與交流。有的開發出往更深入的研究,有的成為表演藝術創作的夥伴,網絡因為彼此的付出慢慢建構出來。每年也會有一些所謂來自其他地區的觀察員加入會議,常會有人因為喜歡會議的形式而提出擴大參與者的建議,但「不為所動」也成為這個會議的特色之一。人多固然熱鬧,但會議也可能因此失焦,如何維持好關係,而不為關係所困,是一種不易學習的哲學。

每年會議時的飯局安排,也是不可忽略的一環,從餐廳連帶到選擇的地點、安排的菜色,都可以是讓大家「驚豔」的設計。至於座位的安排,則往往最讓人費心,有的時候是依城市分桌,有時為交流而混桌,是要二城一桌、還是三城、四城?領隊們是一起用餐,還是領隊們在各桌遊走?是每餐都安排不同座位法,還是要依自由意志?

雖然不過是每年一次的會議而已,但在被大家戲稱為「牛郎織女」的相會後,會議的種種細節都因為要見面不易的期待下,而處處都顯得重要,事事也都可以為了「取悅」對方而要用心規劃。

 

文字|平珩 舞者不成,專家未滿,藝術行政與教育的手工業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