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心心與鹿谷內湖國小的小朋友在發表會中演出。
王心心與鹿谷內湖國小的小朋友在發表會中演出。(心心南管樂坊 提供)
專題 土地有歌

王心心 雅韻緩緩 滋養土地成長

對南管演奏家王心心來說,南管是從小陪伴她長大的搖籃曲,是休閒娛樂,是生活情境,但來到台灣,卻是要用心用力、想方設法去推廣、傳承。數年前,王心心因緣際會在南投鹿谷的內湖國小展開為期三年的「當代南管泥土計畫」,教導該校學生從無到有地學習南管,孩子們從抗拒、接受、投入到上台演出,有模有樣,藝術的種子就這樣播撒在土地山林之間……

對南管演奏家王心心來說,南管是從小陪伴她長大的搖籃曲,是休閒娛樂,是生活情境,但來到台灣,卻是要用心用力、想方設法去推廣、傳承。數年前,王心心因緣際會在南投鹿谷的內湖國小展開為期三年的「當代南管泥土計畫」,教導該校學生從無到有地學習南管,孩子們從抗拒、接受、投入到上台演出,有模有樣,藝術的種子就這樣播撒在土地山林之間……

2019TIFA心心南管樂坊「王心心作場—輕輕行」

3/29~30  19:30 台北 國家兩廳院演奏廳

INFO  02-33939888

風塵僕僕地回到樂坊,王心心上香、坐定、煮水、擺杯,悠雅的動作俐落卻不著痕跡,像加了柔焦一般的畫面,被茶香蒸得更為氤氳。「南管就是您的生活啊!」不得不劃破寧靜的開場,卻換來她的一聲嘆息:「把它當作一種志業,要宣傳、要有題目,可真有壓力……」南管本是休閒娛樂,在工作閒暇、館閣之間呼朋引伴,在家裡三兩成群唱唱停停、吃吃喝喝、聊天八卦。從小在那個環境長大,王心心直到現在仍常夢見故鄉的情景,即使現在已物換星移,但祖上傳承之地就是她「搖籃血跡」的養分,就像遞上來的這杯茶,入口時苦,卻齒頰留香。

順其自然  每個孩子都是天生的音樂家

觀眾哪裡來?這永遠是傳統藝術的一大難題。二○一五年,王心心在南投兩場演出,擔心的就是如此。沒想到無意間發現鹿谷的內湖國小全校學生都在學南管,順理成為演出最大的觀眾群。由於小朋友們對藝術家聽聞已久,可以親炙本尊,又可以看到南管演唱余光中的詩詞、阿卡貝拉與舞蹈的加乘,不僅大開眼界更崇拜不已。為此,王心心決定探訪這個全校只有卅人的森林小學,並且在時任臺中國家歌劇院副總監盧健英的提議下,展開為期三年的「當代南管泥土計畫」。

很難想像娟秀的王心心被一群嘈雜的孩子包圍,她點頭:「管孩子要有一套,還是得要老師扮黑臉才行!」只能半誘惑、半恐嚇上台出糗的方式教學。告訴他們這遍唱完就下課,孩子們就會認真地唱。唱完之後稱讚鼓勵:「對對對!就是這樣再唱一次!」如此這般一次一次哄騙中看見進步。但這些方法也不是天生就會,她說笑著說:「第一次去上課,我把他們當大人一樣教,三個鐘頭沒有讓他們下課!」直到老師前來提醒,她才恍然大悟。

南管屬性靜態,孩子雖然們坐不住,但他們的領悟力高,只要有點專注,有時學得比大人還要快。王心心說:「他們的聲音都是『對』的!每個小孩都是天生的音樂家,嬰兒一出生就知道怎麼哭,不用經過練聲就這麼宏亮,哭了一整天也不會沙啞,完全用丹田之力。只是長大了就失去了天賦,不知道聲音要從哪裡發。」況且,南管並沒有循序漸進的教學系統,唯一能做的就是直接在環境中接觸,因此她讓孩子們自然地唱,讓每個階段有他們不同的發揮,並不刻意雕琢、塑造模型。

不過談到唱詞可就傷腦筋,因為歌詞內容大多是描繪愛情關係,不適合小孩,也很難跟他們解釋。因此她用簡單的四言絕句入門,先教他們如何唸。接著最重要的,就是教他們看譜。不是數字簡譜、也不是五線譜,而是傳統的工尺譜,認識了辨認樂譜之後,許許多多的文化底蘊就在此中發酵。只是,南管的內在不容易懂,孩子們寧可選擇爬山、運動、甚至學國樂。一開始連家長們都曾反抗過,「所以當時想,我們先教會老師,」王心心說:「學生是會畢業離開的,我們也無法長期陪伴,只有學校老師才能夠持續下去。」因此上課時他們總是全校動員,甚至連有興趣的家長也一起參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