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曲電影《進京城》海報。
戲曲電影《進京城》海報。(上海戲曲電影院線聯盟 提供)
上海

透過電影富豪拉抬戲曲愛人 只是一場癡心夢?

對現代傳播方式和市場意識極具前瞻性的上海,組建了國內第一個戲劇電影院線,並拉開了春季「上海戲劇電影展」帷幕,集中展映京劇《霸王別姬》、崑曲《景陽鐘》、滬劇《雷雨》、粵劇《柳毅奇緣》、越劇《西廂記》等戲劇電影。接下來上檔的「大片」是陣容堅強的《進京城》,編導主演皆為一時之選,但票房慘澹,證明影劇傳播也難為戲曲開創更多未來……

文字|李翠芝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對現代傳播方式和市場意識極具前瞻性的上海,組建了國內第一個戲劇電影院線,並拉開了春季「上海戲劇電影展」帷幕,集中展映京劇《霸王別姬》、崑曲《景陽鐘》、滬劇《雷雨》、粵劇《柳毅奇緣》、越劇《西廂記》等戲劇電影。接下來上檔的「大片」是陣容堅強的《進京城》,編導主演皆為一時之選,但票房慘澹,證明影劇傳播也難為戲曲開創更多未來……

五月黃梅天,正是白日冶遊夜晚笙歌的日子。

魔都未熱先燥。影視產業和網路新媒體對當下社會的巨大變革,讓傳統戲曲業者感覺,只要搭上現代影視傳播媒體的高速列車,就會看到一片光明的前途和「錢景」。他們認為中國電影起源的第一部片子《定軍山》,就是京劇給予的無私支持,因此他們有理由要求電影對戲曲進行反哺,同時也迫切希望電影和戲曲聯姻,讓財大氣粗的電影「富豪」迎娶這位養在深閨的戲曲「愛人」。他們相信只有這樣,年輕人才會喜歡、認可、追捧這位美麗的古典新嫁娘。

對現代傳播方式和市場意識極具前瞻性的上海,早早就組建了國內第一個戲劇電影院線,並拉開了春季「上海戲劇電影展」帷幕,集中展映京劇《霸王別姬》、崑曲《景陽鐘》、滬劇《雷雨》、粵劇《柳毅奇緣》、越劇《西廂記》等戲劇電影。

《進京城》陣容強悍  卻換得票房蕭索

這只是前奏,真正的主角就要上場了。

五月十日,打著「絕對有戲」旗號的大片《進京城》閃亮登場了!這部大片陣容強悍,編劇鄒靜之著有《鐵齒銅牙紀曉嵐》、《康熙微服私訪記》等名劇,導演胡玫曾執導《雍正王朝》、《喬家大院》等影視劇,主演均為一時之選。

故事講的是徽班進京、京劇起源的歷史,分為雙線。一為旦角奇才岳九遭人陷害,被逐京師。後臥薪嚐膽,重返皇城技驚朝野。在「深得朕意」的御賞聲中,嶽九轟然倒下,這一倒,如推金山,倒玉柱,倒出了「戲比命大」的精髓。一為生角英傑汪潤生與皇家格格相知相惜,而戲班如江湖,舞台似江山;眷戀不如相忘,相忘才知天地寬。情絲一縷,詮釋了「戲比天大」的靈魂。

這一生一旦分明是為百年京劇樹碑立傳,為後世伶人樹德立訓!

滬上名角王佩瑜觀影後向編導高聲致敬,上崑八○後年輕演員群起包場觀摩。一時間,好評如潮,美譽蜂起。讚者認為這是真正的大片,氣勢格局恢宏,對傳統人文精神的傳承厥功至偉,而精細處對劇中人的恩怨情仇的刻畫又絲絲入扣;可以媲美甚至超越了陳凱歌的《霸王別姬》!

驀然,煙花散盡,鼓靜鑼寂笙簫默。社交媒體上充斥的卻是:「看了《進京城》,整個影廳就我一個觀眾。加上門口服務員和保潔工,全場三個人!」「今天去看《進京城》,是我一個人包場。」等。

截止目前,《進京城》的票房共計六百四十六萬人民幣,首映日僅一百八十三萬人民幣,這和國內外一些大片動輒幾十億、十幾億,起碼數千萬的票房來說,可謂是倉鼠與大象之別;而對於電影票倉第一重鎮上海來說,不能不說是業績慘澹!

戲曲電影屬小眾  戲曲魅力只在舞台

雖然票房不是衡量一部作品的主要依據,但它的數據也說明了一部作品的行銷力、影響力、傳播度、接受度和市場份額等。對於《進京城》來說,它也至少說明了:一、京劇或戲曲題材作品是屬於小眾的。二、戲曲和電影的聯姻,並不能贏得更多的市場和年輕觀眾。三、京劇或戲曲已退出大眾娛樂方式,成為一種陶冶性情的生活方式,如琴棋書畫。四、戲曲電影具有的價值,更多的藝術價值、歷史價值、研究價值、教學價值和記錄價值,而不是娛樂價值。五、京劇或戲曲的魅力,只存在於舞台,它是活體的表演和觀眾的互動。

事實上,戲曲電影在院線的情況也印證了這一點。從二○○九年到當下,市場僅有廿一部戲曲電影上映,除了3D京劇《霸王別姬》、《曹操與楊修》等兩三部影片能有百萬票房外,其餘如崑劇《景陽宮》、越劇《西廂記》等,票房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也許,戲曲業者的願望是好的,他們真誠希望透過現代影視媒體的傳播,能夠拯救傳統戲曲的命運;但對電影產業來說,這個強加給它的「愛人」,它又能拿什麼拯救呢?!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