飾演主角「安娜」的菲比.芙克斯。
飾演主角「安娜」的菲比.芙克斯。(Johan Persson 攝 National Theatre 提供)
倫敦

驚悚間諜劇《安娜》 讓你透過耳機聽見東柏林的秘密

由劇作家琪克森和聲音設計師瑞翰兄弟共同創作的《安娜》,是一齣以冷戰為背景的驚悚間諜劇作,舞台上的密封玻璃盒內是主角夫妻位於東柏林的公寓,觀眾可以看見其中人物的一舉一動,卻只能透過耳機,聽見主角安娜所有的對話與每個呼吸……為慶祝柏林圍牆倒塌卅周年而作的這齣戲,充滿著歷史氛圍及因秘密而產生的恐懼感,讓觀眾體驗共產主義生活中的表裡不一。

由劇作家琪克森和聲音設計師瑞翰兄弟共同創作的《安娜》,是一齣以冷戰為背景的驚悚間諜劇作,舞台上的密封玻璃盒內是主角夫妻位於東柏林的公寓,觀眾可以看見其中人物的一舉一動,卻只能透過耳機,聽見主角安娜所有的對話與每個呼吸……為慶祝柏林圍牆倒塌卅周年而作的這齣戲,充滿著歷史氛圍及因秘密而產生的恐懼感,讓觀眾體驗共產主義生活中的表裡不一。

英國國家劇院的多夫曼劇場,現在成了一座巨型的監視中心,空間內是安娜(Anna)夫婦在一九六八年東柏林的公寓。由劇作家琪克森(Ella Hickson)和聲音設計師瑞翰兄弟(Ben and Max Ringham)共同創作的新作品《安娜》ANNA,是一齣以冷戰為背景的驚悚間諜劇作,它既是一個極具挑戰的音頻實驗,同時也對共產主義生活中的謊言提出一針見血的質疑。

觀眾只能聽見「安娜」

舞台裝置是一個巨型密封玻璃盒,盒內是安娜與其丈夫漢斯(Hans)在東柏林的公寓,身在玻璃盒外的觀眾能清楚看見公寓內所有人物的一舉一動,但密封的玻璃盒使觀眾完全無法聽見人物的對話。唯一窺探的方法是透過在每個觀眾席座位上連結到安裝在安娜身上的隱藏麥克風,戴著耳機,觀眾能全面掌握安娜所有的對話與每個呼吸。那是一九六八年,觀眾在陰暗的東柏林竊聽著安娜與漢斯的對話,他們像是生活在德意志共和國的完美夫妻,在觀眾眼底下準備著一個慶祝漢斯晉升的派對。漢斯的同事們陸續到來,大夥兒喧鬧著,然而這派對的氣氛在漢斯的新老闆同時也是黨代表抵達後,逐漸讓人感到不寒而慄,觀眾透過對安娜的窺視,發現每個與會的人好像都戴著面具,表裡不一。

這是一齣有情節縝密的戲劇演出,充滿歷史氛圍及因秘密而產生的恐懼感;琪克森巧妙的劇情安排,透過導演雅柏哈米(Natalie Abrahami)的執導與瑞翰兄弟卓越的聲音設計,使觀眾得以透過獨特的角度觀看這個作品:安娜是唯一有配置麥克風的角色,她沉重的呼吸不斷穿透觀眾配戴的耳機,那些她把自己鎖在浴室裡緊促且急迫的喘息聲,還有瘋狂的嘶吼,都以一種私密卻極具穿透力的方式傳遞給觀眾。至於他人的對話,觀眾只能透過安娜在派對中從一組人馬到另一組人馬的談天過程捕捉,整個過程,觀眾彷彿像是透過安娜的雙耳來選擇接受場內的訊息。空間設置與演員們的移動看起來非常自然,他們像是在公寓裡漫無目的地穿梭與交談,但每個舉手投足與節奏的流動其實都經過如芭蕾舞一般地精心編排。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