麗安.科普(右)與雷恩.斯蒂爾(左)。
麗安.科普(右)與雷恩.斯蒂爾(左)。(林韶安 攝)
焦點專題 Focus 《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藝術家的追夢旅程

他倆攜手絕美雙人舞 台前幕後的追夢之旅 訪女主角麗安.科普與男主角雷恩.斯蒂爾

《一個美國人在巴黎》是關於年輕藝術家對於理想的追尋,而從首演就參與的女主角麗安.科普,與從群戲演員演到男主角的雷恩.斯蒂爾,也是一路追夢而來,終究成為舞台上的焦點。趁著劇組為亞洲巡演在台排練的機會,本刊特地專訪「莉絲」與「傑瑞」,邀請兩位分享他們與《一個美國人在巴黎》台前幕後的故事……

文字|陳茂康、林韶安
第319期 / 2019年07月號

《一個美國人在巴黎》是關於年輕藝術家對於理想的追尋,而從首演就參與的女主角麗安.科普,與從群戲演員演到男主角的雷恩.斯蒂爾,也是一路追夢而來,終究成為舞台上的焦點。趁著劇組為亞洲巡演在台排練的機會,本刊特地專訪「莉絲」與「傑瑞」,邀請兩位分享他們與《一個美國人在巴黎》台前幕後的故事……

臺中國家歌劇院是《一個美國人在巴黎》今年在亞洲巡演的第一站也是最後一站——演員與巡演團隊在這裡集結、排練,一起從台中出發,並將在最後回到歌劇院、正式演出。前文提到這個作品關於年輕藝術家對於理想的追尋與創作者自身的跨界——從喬治.蓋希文的跨界、導演惠爾登的跨界,到製作團隊之一已故台灣音樂家張龍雲的跨界——其實飾演女主角莉絲的麗安.科普(Leanne Cope),亦是從過去芭蕾舞伶的身分「跨界」,成為不僅需要從頭跳到尾,更得開口唱歌的音樂劇演員。二○一四年於巴黎首演、隔年紐約百老匯登台、一七年倫敦西區演出,科普一直是《一個美國人在巴黎》音樂劇的女主角,如果說原版電影的女主角萊斯里.卡儂,是莉絲的化身,那麼廿一世紀的「莉絲」,即是「麗安.科普」了。

「你可以唱〈The Man I Love〉給我聽嗎?」

來自英國巴斯(Bath)的科普,如何成為經典電影改編音樂劇的代表角色,這背後其實有一段可以稱得上是「醜小鴨變天鵝」的奇妙故事:自英國皇家芭蕾舞蹈學院畢業後,科普幾經嘗試終於進入了英國皇家芭蕾舞團;她在舞團擔任群舞舞者多年,正當她幾乎計畫放棄理想、高掛芭蕾硬鞋的那段時日,她收到了一則過去曾在皇家芭蕾舞團編導《愛麗絲夢遊仙境》一作的編舞家惠爾登的臉書訊息:「我聽說你以前在學校有參加合唱團,你可以唱〈The Man I Love〉給我聽嗎?」完全不知所以然的科普於是打開了Youtube,學起蓋希文的老歌;然後在某個星期六下午,在《天鵝湖》午場演出結束後,惠爾登出現在後台,他請她走進休息室的淋浴間(「因為惠爾登說,那裡的回音不錯」),身為群舞舞者的科普頭上還戴著天鵝羽毛、身上塗著白妝,惠爾登將手機舉到她的面前、開啟錄音,科普便在這裡第一次唱出了《一個美國人在巴黎》中莉絲的獨唱曲〈The Man I Love〉。

聽起來有點荒謬的場景,其實便是她的演員初選,在此之後,經過一次又一次的甄選,就在她卅歲生日的兩天後,她得到了「莉絲」這個角色,也終於下定決心就此轉換跑道,從硬鞋改穿高跟鞋,一躍而上音樂劇舞台。

對於從小就是芭蕾舞者的科普而言,在台上要開口說話,甚至唱歌著實是件難事。科普說,舞者的呼吸通常比較淺,當無聲的芭蕾舞者要成為邊跳邊唱邊演的表演者,就必須從調整呼吸開始從頭學起,這是她首先必須克服的挑戰之一;除此之外,科普也笑稱,其實「換了鞋」的她,一開始連在舞台上走路都得再三練習,更別說還得穿高跟鞋跳舞了!好在她所飾演的莉絲本來就是個舞者,全劇裡,她仍有約半數的時間需以芭蕾舞伶的身分現身,跳舞多年「我第一次覺得穿硬鞋超舒服的!」

轉往音樂劇演出至今已超過五年的她也謙言,自己始終還是覺得比較像個「在演戲的舞者」,而不會以「演員」自居;同時卻也習慣了在台上開口說話、大聲唱歌的狀態,覺得未來也不是很想單純地只是跳舞。「雖然我也不知道接下來會如何,」科普說,要繼續在音樂劇領域演出,或是重拾舞者生涯,「但這不是很有趣嗎!你永遠不會知道下一步將帶你走向何方。」曾經從淋浴間裡的簡單試唱,一路過關斬將、成了原創音樂劇主演,有過如此獨一無二的經驗,下一個轉角又會有些什麼,似乎真的頗值得期待!

飾女主角「莉絲」的麗安.科普與飾男主角「傑瑞」的雷恩.斯蒂爾,表演劇中的經典雙人舞。(林韶安 攝)

兩代「莉絲」的巧遇,兩段故事的差異

在戲中,莉絲是三個男人的愛慕對象——瘋狂追著她的傑瑞、默默暗戀她的亞當,以及她的正牌男友富二代亨利。然而,相較於萊斯里.卡儂在原版電影中所飾演的莉絲,音樂劇版的莉絲卻有個至關重大的角色設定——她是個猶太人,在戰爭期間與家人失去聯繫,所幸因為亨利家族的保護,讓她能順利度過那段險惡的日子。被科普形容是有些「陰鬱」的這個背景故事,自然會完全改變她所形塑的角色樣貌,於是我們也能看見,莉絲在與亨利互動時所展現出的距離感和某種虧欠,在與傑瑞相處時,卻又有許多遲疑和猶疑,似乎難以坦然面對自己的心意,又或是習慣了將自己的感情深埋暗藏。在表演安排上,這一切被莉絲壓抑的情緒最終也將會在戲中戲芭蕾舞劇的演出時,一口氣宣洩爆發。

科普說明,就是因為有這麼一層背景故事的設定,讓莉絲其實對於「做自己」一直有所排斥,所以,她很難主動與對她有恩的亨利分手,坦率地和熱情的美國人傑瑞相擁;但是,在演出芭蕾舞劇的過程中,莉絲才終於明白,如果無法順著自己的心去跳舞,那麼她永遠無法成為她希望成為的舞者。她試著幻想傑瑞正與她共舞,並且用她的身體與之回應,從而造就了這一段激情又美妙的雙人舞。

撇開劇情故事不談,科普笑說,自己如果是莉絲,應該會選擇默默單戀著她的音樂家亞當。面對熱情如火的傑瑞,愛情可能會來得快、去得也快;而莉絲與亨利的過去,也存在著太多比起愛情更接近責任的心情。在科普心中,外冷內熱的亞當是較為合適的人選,她甚至還能想像兩人一邊彈奏著音樂、一邊跳著舞的模樣。

另外,科普也分享了她在前往皇家歌劇院時巧遇萊斯里.卡儂的故事,「幾天後,我們就相約出來聊天喝茶!我跟她說了我的甄選過程,她也告訴我當年是如何開始演電影、跟金.凱利合作又是什麼感覺,」科普說,前後兩代「莉絲」的相遇,很偶然、也很深刻,當卡儂對她說出「現在莉絲就是妳了」這句話時,她也感受到了一種不同於此前的意義和重量。

終於能在舞台上跳出鍾愛的雙人舞!

此次抵台飾演《一個美國人在巴黎》男主角傑瑞的雷恩.斯蒂爾(Ryan Steele),則是從去年美國巡演才開始擔起此份重責大任,不過,斯蒂爾其實早已對這個作品相當熟稔,他前後參與了多次《一個美國人在巴黎》的製作演出,角色從群戲演員到主要角色的替補演員都有。幼時學習舞蹈出身的他,在十八歲那年順利通過甄選、加入百老匯《西城故事》演出陣容,斯蒂爾說,是因為那次經驗,才讓他愛上了音樂劇,也就此開始了舞蹈與戲劇並行的創作生涯。近年他參與的音樂劇作品包括 NewsiesMatildaCarousel,同時,斯蒂爾也主演了一部以舞蹈作品的創作排練為主題、深入刻劃舞者生活的電影作品Five Dances,斯蒂爾以其紮實的舞蹈基礎和精湛表現,引領著這部電影前進。

雖然舞蹈對於斯蒂爾來說並非難事,但他仍表示,《一個美國人在巴黎》劇組對所有表演者在舞蹈動作、歌曲演繹或戲劇表演等部分,所設定的要求標準都非常高。像他這樣在劇組裡經歷了不同表演身分,每次都被賦予了各種任務,在這一步一步成長的過程裡,對他而言,是個相當豐富的學習經驗,更有趣的是,「我得以從各種角度觀看並理解這個作品。」斯蒂爾也說:「製作團隊裡的每個人當然都很有才華,不僅如此,你也可以切身感覺到,他們是一心一意希望把事情做到『最好』。」

這次的亞洲巡迴,斯蒂爾也終於有機會與科普一起搭檔詮釋本劇的高潮片段——就是上述科普提到的,戲中戲芭蕾舞作中的雙人舞。這段演出是《一個美國人在巴黎》全作中,斯蒂爾最喜歡的部分,當莉絲看見她所思念的傑瑞,現身與她同在這個由傑瑞親手設計的超現實主義舞台上,兩人接近五分鐘的這場共舞,是斯蒂爾一直很想挑戰的表演,當中的許多編舞動作,也讓他由衷地喜愛和欽佩。

將在八月於臺中國家歌劇院登場的《一個美國人在巴黎》是超大型的百老匯音樂劇,也是別出心裁地融合了芭蕾編舞的經典作品,由出身英國皇家芭蕾舞團的天才舞者與編舞家惠爾登精心改編,他也以此作得到了東尼獎最佳編舞的榮譽。劇中有風格前衛的戲中戲芭蕾演出,也有最老派、最純正、最「百老匯」的大場面〈I’ll Build a Stairway to Paradise〉;串接了多首耳熟能詳的蓋希文兄弟經典爵士曲目如〈I Got Rhythm〉、〈S Wonderful〉、〈The Man I Love〉、〈But Not for Me〉和〈They Can’t Take That Away from Me〉等等,一邊看戲看舞、一邊體會花都巴黎的浪漫愛情、藝術家的美好夢想,也能在心裡默默一起 sing-along!

飾女主角「莉絲」的麗安.科普與飾男主角「傑瑞」的雷恩.斯蒂爾,表演劇中的經典雙人舞。(林韶安 攝)
飾女主角「莉絲」的麗安.科普與飾男主角「傑瑞」的雷恩.斯蒂爾,表演劇中的經典雙人舞。(林韶安 攝)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