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跳,北韓舞》
《南韓跳,北韓舞》(JM Chabot 攝 2019臺北藝術節 提供)
舞蹈 《南韓跳,北韓舞》《跳舞ㄚ嬤》

安銀美 用身體說文化與歷史的故事

即將來台於臺北藝術節演出的《南韓跳,北韓舞》,及十月在衛武營登場的《跳舞ㄚ嬤》,是身為編舞家的安銀美,對南韓與北韓所提出的好奇觀察與解答。前者是安銀美透過影片如軍隊遊行、扇子舞、傳統北韓舞蹈等,汲取動作和符碼,將之轉化為充滿個人特色的作品。後者則是安銀美在作品巡演過程中,邀請旅途中邂逅的阿嬤們跳舞,並記錄下她們的動作,而完成的成果。

即將來台於臺北藝術節演出的《南韓跳,北韓舞》,及十月在衛武營登場的《跳舞ㄚ嬤》,是身為編舞家的安銀美,對南韓與北韓所提出的好奇觀察與解答。前者是安銀美透過影片如軍隊遊行、扇子舞、傳統北韓舞蹈等,汲取動作和符碼,將之轉化為充滿個人特色的作品。後者則是安銀美在作品巡演過程中,邀請旅途中邂逅的阿嬤們跳舞,並記錄下她們的動作,而完成的成果。

臺北藝術節《南韓跳,北韓舞》

8/23~24  19:30 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INFO  02-25997973

 

《跳舞ㄚ嬤》

10/5  19:30   10/6  14: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歌劇院

INFO  07-2626666

以北緯卅八度線為界,朝鮮半島上的兩個國家,從此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

從外界的角度看來,南方的大韓民國從威權走向民主,躋身經濟大國,還以流行音樂和連續劇席捲全球造成韓流;而由金氏家族統治的北韓,則因核武、饑荒,加上外人難以進入的限制,始終罩著神秘面紗。直到脫北者的各種證言紛紛找到機會公開,才得以一窺這封閉國家的日常生活。

在舞蹈上,如何看待南北韓文化間的相似與相異?而歷史文化的遺緒,又是如何體現於舞蹈中?

即將來台於臺北藝術節演出的《南韓跳,北韓舞》,及十月在衛武營登場的《跳舞ㄚ嬤》,便是身為編舞家的安銀美,對南韓與北韓所提出的好奇觀察與解答。

透過舞蹈搭起南北韓的溝通橋梁

生於首爾,畢業於著名的梨花女子大學,安銀美主修當代舞蹈,後赴紐約大學Tisch藝術學院進修,於二○○一年回到南韓。小時候的她精力充沛,儘管曾受韓國傳統舞蹈吸引,卻也很快地發現毋需遵守規則的現代舞更適合她。笑稱自己好奇,且拒絕透露年齡的安銀美,作品也屢屢挑戰框架,例如從起重機上躍下、拿斧頭和剪刀破壞鋼琴、把身上的仙女舞衣剪成碎片分送給觀眾。有些古怪的她,卻也總是鼓勵他人以開放的心態看待藝術。

因國際局勢與政治而封閉的北韓,為什麼會成為藝術和文化上的「隱士王國」?無法輕易進入北韓,安銀美轉而從蒐集到的影片中觀看軍隊遊行和扇子舞,細細解析男子氣概與操演技巧,再從傳統北韓舞蹈及鄉村舞蹈中,汲取動作和符碼,將之轉化為充滿個人特色的作品。安銀美在作品名稱中冠上自己的名字,特別表示是自己對北韓舞的詮釋。她觀察南北韓傳統舞蹈,認為兩者在脊椎上的動作差異明顯:朝鮮舞的動作簡單,卻可以有無限的組合發展,同時舞者維持脊椎打直,輕盈地上下移動;而南韓傳統舞蹈則較為下沉,彎曲脊椎,步伐可以加快,同時更常拍打手腕。

談及創作以北韓元素為基調的作品,安銀美表示:在成長歷程中所受到的教育,都告誡她北韓是禁忌,而她為此感到不舒服,隨著南北韓開啟交流,甚至韓戰結束的六十五年後,兩方元首首度會面同台,文化和政治的交流氛圍中,她也思索自己能做點什麼:「我們有著相同的根源和傳統,然而歷史和分治,使得兩邊的事物發展相當不同。兩方的公民都祈求和平,也許現在是時候嘗試相互了解一點了」。

安銀美認為舞蹈非關政治,是一種不受拘束的語言。在《南韓跳,北韓舞》閃亮又色彩繽紛的舞台上,舞者臉上掛著相似的笑容,賣力跳著步履一致的舞蹈——儘管跳舞是藝術,是文化軟實力,極權國家對於身體的集體制約依舊歷歷可見,隱而不宣的是國家無所不在的硬實力。舞蹈中,安銀美安排舞者穿著制服,模仿著閱兵式;又安排他們展現過分熱情的姿態,倒顯得有些荒謬。

舞台布置和服裝設計中的反光材質,讓表演者時而跟著動作反射舞台光線,製造出既絢麗奪目,卻又令人感覺刻意造作的人工感覺。結合北韓著名歌曲〈口哨〉、〈歡迎歌〉重新編曲,背景音樂中的韓語輕柔,搭著略顯老派的舞台和動作,呈現了規訓下的身體美學。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