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崇賢
陳崇賢(MeimageDance 提供)
舞蹈 2018鈕扣計畫

四位舞蹈遊子 將生命點滴編織入舞

每年邀請旅外舞者回家編舞跳舞的平台「鈕扣計畫」,今年邀請了余采芩、劉方怡、李明子與陳崇賢回台展演自己的創作。他們或自問自剖,或探索人際關係,以舞作抒發生命走過的種種感受,以多樣風貌呈現各自的歷程風景。

文字|張慧慧
第307期 / 2018年07月號

每年邀請旅外舞者回家編舞跳舞的平台「鈕扣計畫」,今年邀請了余采芩、劉方怡、李明子與陳崇賢回台展演自己的創作。他們或自問自剖,或探索人際關係,以舞作抒發生命走過的種種感受,以多樣風貌呈現各自的歷程風景。

何曉玫MeimageDance

2018鈕扣*New Choreographer計畫

7/20~21  19:30   7/21~22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28982591

二○一一年,編舞家何曉玫啟動的「鈕扣計畫」為旅外舞者「回家編舞跳舞」的平台,至今邁入第八年,今年度邀請的創作者有:德國烏帕塔舞蹈劇場(Tanztheater Wuppertal Pina Bausch)的余采芩、德國萊比錫歌劇院(Leipzig OperBallett Germany)的劉方怡、紐約林肯中心大都會歌劇院(Metropolitan Opera House)的李明子與瑞士伯恩市立芭蕾舞團(Konzert theater Bern)的陳崇賢。

余采芩《還在的》  面對那遠去的人的想念

「最先是曼菲、接著是碧娜,這兩個女人是我舞蹈上的親人。這幾年過去,對她們的記憶一直在那裡。」進入烏帕塔舞蹈劇場至今十年的余采芩,終於交出首支編舞作品《還在的》,談「還在的」遺孤我輩,該如何面對那些再也觸及不到的遠方的人的念想。

「沒有任何人能告訴我們哀悼的時間應有多長,又何時該停止。最先,很難過很難過很難過,妳不知道自己會難過多久……」但在這像長途旅行的孤獨過程裡,余采芩沒有提供方法或結論,她只觀察,甚至只觀察自己:「作一個編舞者,如何用客觀角度看自己的作品是最難的。」「我沒有要問該如何繼續往前,我只是表達了被留下來的人的內心變化。每個人的過程不一樣,但這是我的過程。」

余采芩(MeimageDance 提供)

她不只編織與兩位舞蹈家人的記憶,也在舞台上放置了一套從北藝大老師張曉雄、舞團服裝設計師取得的兩位女人的衣服。獨舞《還在的》有被留下之人,也有被留下的記憶與物。值得一提的是,音樂部分余采芩選用作曲家Max Richter的Three Worlds: Music From Woolf Works段落中,亦引用了吳爾芙(Virginia Woolf)談及記憶的一段詩作:「記憶是裁縫師,使她的針上上下下、進進出出,不時閃現、消失,我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或者接下來發生什麼。」余采芩頓了頓,「我們不知道,但那些一直在那裡。」

劉方怡Hearken  探索「傾聽」之難

距離劉方怡下定決心前往歐洲已是十三年前的事了,最初憑著愛跳舞的傻勁在德國找到落腳處,近年又因為德國萊比錫歌劇院時常邀請各國編舞家一起工作,啟發了她對編舞、動作發展的想法,她以伊凡.沛瑞茲(Iván Pérez)的作品Kick the Bucket為例,「讓我知道很多事情不是只有一面。」

雙人舞Hearken去年七月在德國首演後持續發展,是劉方怡的第三支編舞作品(前兩作分別為HamburgerHearken and All Pay No Work)。舞名取自「傾聽」的英文古字,讓人乍看不明其意,也拐彎抹角地昭示了舞作的核心主旨:不同個體間的對話與相互理解是否可能?我們傾聽彼此,但是否只是「沒有意識到我們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自己」?

劉方怡透露,編創該作時正逢與男友關係不甚穩定的時刻,戀人間的摩擦與爭執,亦讓她進一步思考個體間對話和理解的方式,「溝通不是說你想說的,而是去聽別人想說的。」有趣的是,此作傳達傾聽之艱難,劉方怡尋找契合的音樂卻得來不費工夫。本次合作的德國作曲家Dirk P. Haubrich來頭不小,曾與編舞家季利安(Jiří Kylián)、沈偉等人工作過。

李明子Interconnection  人際關係的互動之謎

高中時就遠赴波士頓音樂學院(Boston Conservatory)主修芭蕾與現代舞的李明子,現在是紐約林肯中心大都會歌劇院舞者,形容自己很「重感覺」的她,就連新作Interconnection也是和合作舞者Major Nesby從「感覺」發展而來。

她和Nesby是在Ballet Hispánico一起跳舞的前同事。李明子說,決定和Nesby再次合作後,她像重新去認識這位與自己性格、思考模式截然不同,既熟悉又陌生的舞伴,「動作質地上,我算是柔中帶硬,Major則是非常精力充沛的。」兩人磨合,重新認識彼此思考模式、身體運動方式的四個月工作過程,直接成為了Interconnection的潛在脈絡,舞作分為三段,「先是互相了解;接著是需要個人空間的時刻,與自己相處;最後才又回到雙人舞。」

工作夥伴間的互動與探索,也近似日常的人際交流,李明子並不把男女雙人簡單定位在戀人關係的感情,而企圖回歸最本質的人際關係,「我們都有好的時候,也有不好的時候,在不同的時間、地點和狀態,即使和同樣的人跟事也會發生不同的結果。我想呈現出這些『連接』。」

李明子(MeimageDance 提供)

陳崇賢Before you say it  持續與自我對話

原本是游泳、國標舞選手的陳崇賢,考進北藝大,在舞蹈中感受肢體的自由後,十九歲休學離家至今五年,在歐洲輾轉待了三個團隊,目前落腳瑞士伯恩市立芭蕾舞團。作為一個早早飛往世界尋找舞台的典型台灣舞者,陳崇賢不諱言當年獨自身處異鄉的艱難:「我以前不是一個會花時間在自己身上的人,第一年真的好辛苦。」

年輕舞者在異國直面自我,問自己是誰,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創作一個又一個與自己對話的作品。從Somewhere nice(2016)、Bubble Society(2017)、While a filter became your profile picture(2018)到新作Before you say it,處理的都是同一主題的變奏:延續「自我」的不同面向,探索我/我、我/他者、環境的對應過程。

雙人舞Before you say it與琉森舞蹈劇院舞者Sadagyul Mamedova共同編創,曾是前同事的兩人有著相似的動作語彙,但有著截然不同的身體質地,「Sadagyul很靜,我很動。」他們在在靜與動之間鋪成持續變動中的自我詰問,「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個選擇都是思考、抗衡,自我可能在這樣的過程中被摧毀或達成協議,可無論如何,這樣的內心對話隨時都會發生,也不會消失,這樣的聲音也許對每個人都是一直存在的。」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