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慕琪
劉慕琪(林韶安 攝)
專題 藝術家母親的「媽媽經」

只要他們更完整,無論做什麼都好 洪千涵與洪唯堯的母親——劉慕琪

洪千涵與洪唯堯是台灣劇場圈少見的導演姊弟檔,而兩人創意之古靈精怪,也常讓觀眾出乎意料。到底是怎樣的家庭,會培養出這樣的藝術家姊弟?他們的母親——劉慕琪透露了奇妙的巧合,原來她當年也曾希望走上戲劇之路,但從未用同樣的想法期待自己的小孩,沒想到姊弟倆一前一後,走上她的「第一志願」……

文字|郝妮爾
攝影|林韶安
第320期 / 2019年08月號

洪千涵與洪唯堯是台灣劇場圈少見的導演姊弟檔,而兩人創意之古靈精怪,也常讓觀眾出乎意料。到底是怎樣的家庭,會培養出這樣的藝術家姊弟?他們的母親——劉慕琪透露了奇妙的巧合,原來她當年也曾希望走上戲劇之路,但從未用同樣的想法期待自己的小孩,沒想到姊弟倆一前一後,走上她的「第一志願」……

臺北藝術節《家庭浪漫》

8/9~10  19:30   8/10~11  14:30

臺北市中山堂光復廳

INFO  02-25997973

高三那一年,導演洪千涵向母親說:「媽,我唯一的志願就是戲劇系,如果沒考上我就重考。」幾年後,同樣的一句話再度出現在弟弟洪唯堯口中。向來不願束縛孩子、以自由為理念的洪媽媽說她當下聽到其實挺意外,卻不是因為擔心孩子走表演一途會過苦日子,而是:「我當初的第一志願也是戲劇呀。」說也奇怪,自己應是沒跟孩子提過這件事,怎麼她一對兒女反而走上這條路了?

陪伴孩子就是我的自我實現

記得有次女兒洪千涵開玩笑地問:「妳都念到碩士了,怎麼甘願做全職媽媽?」在女性意識高漲的年代,這問題顯得格外敏感。她笑道:「只能說每個人實現自我的方式都不一樣,對我來說,陪伴孩子就是我的自我實現。」

劉慕琪三個字,不只掛在洪家姐弟的「母親」欄位上,亦曾是叱吒風雲的補教名師、溫柔的小學老師,這幾年又多了一張漸層粉色的名片,名片中央設計了一個小小的窗,是她回歸碩士專業老本行,從事「心理諮商」工作。喔對了,她還是「濃妝淡抹劇坊」的核心演員,與一群年過不惑的老友同上表演課,遠征澳門藝穗節,行至台北牯嶺街小劇場,領團的表演老師正是洪家姐弟。

「我知道這是他們關心我的方式。」對此,劉慕琪輕描淡寫地談起幾年前丈夫癌症過世,當時還沒搬回台北娘家,隻身住在草屯,兒女幾乎每週自台北南下,覓得一處排練場,教一群「阿姨」演戲;母親的朋友正正經經地喚這兩個孩子「老師」,姐弟亦嚴肅地看待每一次課程,上課席間絕不喊一聲「阿姨」或者「媽媽」,他們就連對母親也是指名道姓,一絲不苟。

劉慕琪過去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敢走進劇院看戲,特別是看到與自己同輩的資深演員,成立劇團有之、成為藝術大老有之,她常常自問:若當年再勇敢一點,衝撞大家不看好的戲劇領域,會不會更快樂些?沒想到幾十年後,讓她實現未竟之夢的正是兒女。

談到二○一五年她們出征的澳門藝穗節,演出劇碼《無違和世代2.0》是由一群台灣的素人媽媽演出,此戲當年於澳門的藝文評論台「評地」掀起不小的話題,評論人吳俊鞍寫下:「這場《無違和世代2.0》不單純是一齣劇,它更是一個為媽媽們量身打造的舞台;它是媽媽們在這世上存在過、努力過的憑證。表演藝術第一堂要學的,是舞台的即時性;每一組動作都不可重複,正如並非每一場都有媽媽們的笑場一樣。」寫得沒有錯。劉慕琪說有些團員甚至是第一次出國,她們沒有拿排練費、演出費,於藝穗節演出那幾天僅是每日能領到一千元的生活費就高興好久,也不真是錢財的問題,而是被標籤為「素人媽媽」的她們竟真能穿上演員的衣裳,站在陌生的國度,念出的台詞就像為自己發聲。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