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甲戲的南管新錦珠歌劇團,於2002年演出《瀟相夜雨》。
九甲戲的南管新錦珠歌劇團,於2002年演出《瀟相夜雨》。(許斌 攝)
焦點專題 Focus 消逝中的台灣味╱危險保存級

那些瀕臨失傳的傳統技藝 從戲曲到工藝 曾經的炫麗與燦爛

時代的變遷,社會型態的改變,讓不少早年盛行的活動愈趨少見,而與之相隨的傳統技藝也隨之式微,如傳統戲曲中的九甲戲,宗教祭儀中的傀儡戲,祭典喪儀裡的紙紮,舞獅表演的紙獅頭,內台戲的手繪布景,還有手繪的電影看板等。它們都曾有過興盛燦爛的風華,而今,卻成為人們懷舊的視覺風景……

文字|程筱媛、許斌、張震洲、林韶安、吳岳霖
第323期 / 2019年11月號

時代的變遷,社會型態的改變,讓不少早年盛行的活動愈趨少見,而與之相隨的傳統技藝也隨之式微,如傳統戲曲中的九甲戲,宗教祭儀中的傀儡戲,祭典喪儀裡的紙紮,舞獅表演的紙獅頭,內台戲的手繪布景,還有手繪的電影看板等。它們都曾有過興盛燦爛的風華,而今,卻成為人們懷舊的視覺風景……

#九甲戲

談到九甲戲,就得先說梨園戲。梨園戲是閩南語系最古老的劇種,也是最早在台灣流行的戲曲,音樂主要使用流行於泉州、廈門一帶的南管。九甲戲,又稱戈甲、九角、交加、九家、狗咬,福建現在通稱為高甲戲。九甲戲以梨園戲的身段、音樂為基礎,再加上北管的音樂、武戲,形成「南北交加」的藝術特色。

九甲戲在閩南地區的發展,起先是宋江陣結合梨園戲形成的「合興戲」。清中葉以後,徽班和江西弋腔班流入閩南,從中吸收劇目和表演形式。清末民初至一九二○年代,上海京班在閩南流行,九甲戲又吸收了部分劇目和武戲表演。大約在「合興戲」時期,九甲戲從閩南地區傳入台灣,受到北管及本地京班的影響,形成龐雜而多變的樣貌,台灣民間有句俗語:「土地公看九甲戲──亂闖」正反映了這樣的演出特色。

日治時期「小錦雲南管戲團」(後改名「泉州錦上花」)是台灣最早成立的職業九甲劇團,經營者王包的學生遍及全台,光復後成立的九甲劇團,多由其傳人組成。九甲戲在台灣曾盛極一時,尤其流行於台中后里、彰化伸港鄉泉州厝及金門地區,然而一九六○年代以後逐漸式微。目前台灣九甲戲班僅存「南管新錦珠劇團」,演出之外,亦在彰化南北管音樂戲曲館、泉州社區、伸港國中進行傳習教學。

#傀儡戲

傀儡戲種類眾多,閩南、台灣一般所見皆為懸絲傀儡。目前可見最早傀儡戲在台灣的演出記錄在道光十五年,而實際自福建傳入的時間應該更早。台灣的傀儡戲大致可分為南、北兩個流派。南派傀儡屬泉州傀儡系統,盛行於高雄、台南一帶,演出內容多是一些情節簡單的吉慶短劇,戲偶較小而動作更細膩,音樂屬於南管系統的傀儡調,但也有南北多聲腔交雜的情形,甚至有西洋樂器的加入。北派傀儡則屬閩西、漳州系統,流行於蘭陽平原地區,戲偶較大但僅能表現象徵性動作,音樂以北管戲曲為主,能演出成套的亂彈戲文。

以宗教功能來說,南派著重祈福,而北派更重除煞。兩派的戲神信仰亦不相同,南派拜田都元帥,北派則拜西秦王爺、蛇聖公、玉皇大帝、鍾馗、水德星君等。傀儡戲在台灣一直從屬於宗教活動,娛樂性較低,因此未能普遍流行,許多傀儡戲藝人也大多以此為副業。然而也因為它的宗教功能,而能持續在民間活動。

一九六○年代是傀儡戲在台灣最蓬勃的時候,之後因宗教活動減少、新興娛樂興起,傀儡戲逐漸沒落。目前台灣南部在團數及演出量上,都較北部多。有些傀儡戲團也經常受邀文化場合演出,甚至朝向脫離宗教儀式、更重表演性質的商業劇團發展,最具代表性的有「錦飛鳳傀儡戲團」。

在今年7月開幕的「妖氣城市」特展,即找來台北景春堂國寶級藝師林金鍊舉辦傀儡戲的「跳鍾馗」儀式,為展覽及園區驅邪祈福。(張震洲 攝)

#糊紙、紙紮

糊紙,也稱作紙紮。糊紙與民間宗教活動息息相關,無論在「紅事」(建醮、宮祭)還是「白事」(喪事)的場合,都少不了它。幾乎只要有華人的地方,就有紙紮工藝。關於糊紙從業者所供奉的行業神有好幾種傳說,但無論是哪一種,都與唐太宗李世民有關,因此糊紙師傅一般認為糊紙起源於唐代,至於實際究竟如何,也難以追溯了。

糊紙所使用的材料很單純,主要就是紙和竹子。首先將竹經過劈、剖、修、剝等工序做成細竹篾,再將其組合。組合完後用年糕紙條以十字交叉法在交界處纏繞成骨架,然後將打溼過的白紙抹上漿糊,貼在胚體上,完成粗胚。接著貼上彩紙,糊、捏、折、切出各種細節,然後再彩繪、貼上圖案紋飾,做最後修飾。糊紙的藝術包容性很高,俗話說「千軍萬馬一張紙,萬丈高樓一支竹」,可以說只要想得到的東西,都能做得出來。

早期糊紙的運用範圍很廣,花燈、醮壇、藝閣都會請糊紙師傅一同製作。然而,因純手工製作費時費工,且往往在儀式結束後隨即火化,大型的紙神明和其他作品愈來愈少見,糊紙在台灣逐漸限縮於喪事場合。早年一般人對糊紙這行多少有些忌諱,近年因社會觀念改變,愈來愈多人對糊紙工藝產生好奇心,也願意進一步了解糊紙背後的文化意義,反而漸漸受到重視。

#紙糊獅頭

舞獅,可以說是工藝和藝陣的完美結合。依據獅頭的材質,可分為不銹鋼、鋁、玻璃纖維、銅、紙等,目前以前三種最常見。銅獅頭製作成本太高,現在基本沒有師傅製作,而紙糊獅頭則因製作過程耗時耗力,也逐漸沒落。

製作一座紙糊獅頭,需要經過八道工序:一、塑模。用泥土捏塑獅子的頭型、五官,再自然陰乾。塑模的土不拘紅磚土或交趾陶土,重點是雜質要少,才不會龜裂或割手,因此要先過篩再和水成泥。二、上紙。在陰乾的泥型黏上十多層紙,為避免縮水變形,一天只能上一、兩層,完成後日曬曬乾。上紙的材料可用報紙、日曆紙、水泥袋、牛皮紙、金紙等。金紙雖然遇水易糊,但因新製好的獅頭要經過「開光」,而金紙有助於「入神」,因此上紙時仍會混入一些金紙。三、脫模。慢慢敲打,將紙模和泥型分開。四、編框。用竹枝編出獅頭的內外邊框。五、綁手棍。在獅頭背面綁上舞獅者手持的棍子。六、打底色,用油漆或礦物彩上底色。七、畫臉譜,勾勒臉部細節。八、裝飾。黏上臉部的各種毛髮,有時會裝上可活動的耳朵、眼睛。至此,才算大功告成。

舞獅大多和宗教活動結合,近年因宗教活動減少、鄉村人口外移等因素,民間對於舞獅陣、獅頭的需求也跟著減少。不過,仍有師傅致力於推廣、傳承這項技藝。

吉昌紙紮號師傅製作的佛教西方船屋。(林韶安 攝)

#內台戲曲布景

一九○○年以後,大大小小的戲院在台灣各地陸續建成,成為中國戲班及台灣本地戲班的重要演出場所,一九三○至一九六○年代,是內台戲的黃金時代。日治時期,上海及福州京班頻繁來台,繪景師及布景師隨班而來,他們有些將技藝授予台灣本地戲班,甚至在台定居,創立布景美術社,內台戲曲布景遂成為這一時期重要的劇場特色。

內台布景充分使用透視技巧及彩繪藝術,大致分為軟景和硬景。軟景直接在白布上彩繪,方便收納且節省搬運成本。硬景則在木框繃上白布或釘上夾板,再彩繪上色。除了景片之外,硬景也可用於大型不規則道具及機關變景。機關特效是內台戲的一大賣點,在此僅略舉一二。「放電光」:在木板上挖凹槽,將火藥放置其中,用鐵鎚敲打製造爆破聲,而火光效果則是將放置在鐵盆內的火藥點火噴發,或利用電線短路點燃火藥。「放劍光」:一種方法是將刀接上電線,一把接正極,一把接負極,兩刀相交時便會產生火花。另一種方式是在刀上塗抹螢光漆,以紫外線燈照射。另外還有「空中飛人」、「真水真火」,都是常見的機關特效。

隨著內台戲的沒落及劇場安全意識的提升,內台戲曲布景逐漸從台灣人的娛樂經驗中消失。當年的技術在如今看來其實頗具危險性,但也是這種勃發的生命力,創造內台戲的黃金年代。

#手繪電影看板

電影院在台灣,始於日治時期,至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退出台灣之時,已有上百家電影院,密度甚至超越當時的上海。然而,當時電影院以播放外國片為主,即使到戰後,台灣電影製片產業仍因政局動盪、文藝政策的限制,而未能有長足發展。直至一九五六年雲林麥寮拱樂社《薛平貴與王寶釧》才開啟台語片風潮,及一九六三年香港邵氏電影公司《梁山伯與祝英台》帶動國語片在台灣的興起。一九六○至一九八○年代是台灣電影院及電影業的興盛時期,在激烈的競爭下,吸睛的戲院廣告自然是電影院吸引觀眾的重要手段之一。

在數位輸出技術尚未發達的年代,電影廣告看板皆靠師傅手工繪製而成。手繪電影看板,首先要在巨幅看板上打格子,再按圖像等比例放大,在看板上打輪廓、上水泥漆。上色時務求精準,因為水泥漆料一旦上色,就不太能層疊修改。在台灣影業的全盛時期,一位師傅同時要在好幾間戲院繪製看板。

然而一九八六年以後,數位輸出技術逐漸取代手繪,台灣電影產業也正好在此時走下坡,電影院轉向影城模式經營,本土電影院接連歇業,許多師傅紛紛轉行或退休。目前,台灣僅存台南全美戲院的顏振發師傅、桃園中源戲院的謝森山師傅,仍堅持手繪電影看板。手繪看板曠日廢時,無法量產,也因此造就了每一個看板的獨一無二。

參考資料:

公共電視台。2019。《搬戲.人生2》第七集〈新錦珠分枝滿天下 傳承九甲戲備受肯定〉。(www.youtube.com/watch?v=f4zaxF4Go3k&t=572s)

中華文化總會。2018。《匠人魂》第十四集〈畫光影的人〉。(www.youtube.com/watch?v=Wu6NGck39bQ)

李國俊。台灣大百科全書網站「九甲戲」詞條。(nrch.culture.tw/twpedia.aspx?id=20989)

邱坤良。1992。《舊劇與新劇:日治時期台灣戲劇之研究(一八九五-一九四五)》。臺北:自立晚報。

林心慈。2014。《當代台灣傀儡戲比較研究》。臺北: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碩士論文。

吳碧惠。台灣大百科全書網站「糊紙」詞條。(nrch.culture.tw/twpedia.aspx?id=702&fbclid=IwAR35ki9KcSJaSbQVoJphNnwYjCU3_75pOyn0fQciJtmDYvF2qyKECLfp2H8)

財團法人公共電視文化事業基金會。2018。《藝術很有事》第三十四集之二〈顏振發的電影手繪看板〉。(www.youtube.com/watch?v=NaXrxUkvQdA)

陳品秀。2003。《臺南市糊紙工藝研究》。臺南:國立成功大學藝術研究所碩士論文。

陳慧。2012。《台灣內台戲舞台美術:源由、發展與實踐》。臺北:國立台灣大學戲劇學系碩士論文。

游凱如。2010。《台港集錦手繪電影海報視覺修辭研究》。雲林:國立雲林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研究所碩士論文。

崴邦國際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19。《百工職魂》第2集〈工藝與藝陣的完美呈現《紙獅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tJ2EXEK6Yo

崴邦國際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19。《百工職魂》第27集〈農曆七月最熱銷,你敢說他就敢全部變給你《李清榮糊紙》〉。(www.youtube.com/watch?v=Td0bqrhooNI)

節慶演出中的舞獅獅頭。(林韶安 攝)
歌仔戲演出舞台上的手繪布景,圖為2019保安宮文化祭中的戲曲學院演出。(林韶安 攝)
台南全美戲院的手繪電影看板。(吳岳霖 攝)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