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妹(ViviChen) 繪)
焦點專題 Focus 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童話

令人戰慄的全球資本童話 伊薩.江森《公主煉成記》

童話向來是暗黑人性的隱喻,但在資本主義的世界裡,童話成了美好幻想的虛像。在《公主煉成記》中,菲律賓身體藝術家伊薩.江森裝扮如白雪公主的透過扮演,揭露了歡愉產業牽扯的西方殖民、菲律賓勞動輸出、性別慾望投射、女體凝視等身體議題。

文字|白斐嵐、蛋妹(ViviChen)
第324期 / 2019年12月號

童話向來是暗黑人性的隱喻,但在資本主義的世界裡,童話成了美好幻想的虛像。在《公主煉成記》中,菲律賓身體藝術家伊薩.江森裝扮如白雪公主的透過扮演,揭露了歡愉產業牽扯的西方殖民、菲律賓勞動輸出、性別慾望投射、女體凝視等身體議題。

童話故事不見得都有著從此幸福快樂的公主王子。有些女孩被吃了,有些女孩餓死了,有些女孩差點跳舞跳到死了(是的,她們「剛好」都是女孩)。

迪士尼樂園背面的故事

撇除性別先不談,童話向來不在於美好結局,而是如何以輕巧隱喻黑暗人性。但隨著小美人魚被迪士尼動畫救了一命,資本世界的童話有了另一種面貌。真實但殘酷的隱喻被掏空,成為菲律賓身體藝術家伊薩.江森(Eisa Jocson)口中的「幻想製造業(production of fantasy )」。在這個歡愉國度,歌頌著正面價值的公主群相前,我們彷彿可以忘卻種種關於性別、種族、階級、勞動的不安。縱使有人前仆後繼提出質疑,就讓這些聲音留在樂園外。樂園裡的世界無論是消費者或勞動者皆被夢想所驅動,反過來繼續餵養夢想。

換上迪士尼白雪公主裝扮的伊薩試圖揭露的,不再是童話背後的人性隱喻,而是歡愉產業牽扯的西方殖民、菲律賓勞動輸出、性別慾望投射、女體凝視等身體議題。如「一群受過芭蕾『優雅、輕盈、修長、沉穩、靈動』訓練的舞者,用同一套身體語彙進入了鄰近國家迪士尼樂園的勞動市場」(註1,所扮演的公主形象,一方面隨著西方文化擴張,成為菲律賓少女心中想望;另一方面卻又將菲律賓身體經驗排除在外。每一次慾望投射,都是再一次深化的內在殖民。

透過「扮演」戳破幻想之虛像

伊薩連續兩年來台(臺北藝術節)演出的作品《身體計畫》Corponomy(註2與《公主煉成記》Princess,都試圖藉由「扮演」戳破幻想之虛像。無論是在《 身體計畫》中以講演形式(performance lecture)跳進跳出各種被訓練形塑的男體女體,抑或是在《公主煉成記》中與另位男舞者洛斯.里格塔斯(Russ Ligtas)共同扮裝——伊薩先是以甜美姿態逗弄觀眾,直到再有政治敏感度的觀眾都被逗笑,再冷不防一記回馬槍,娃娃音變異的低沉嘶吼(到底誰才是變異也真說不清),流暢舞姿的腳步頓挫。這些失態與出醜,讓劇中一再複述的台詞:「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嚇你,但你不知道我經歷了什麼。」(註3有了另一層更真實且殘酷的涵義。

在這個我們已不須用童話隱喻觸碰黑暗人性的年代,童話成為全球化資本主義最亮眼的外衣,而身體,是為童話賦形的終極機器。於是我們戳破童話,眼前見證的毛骨悚然,是我們以肉身澆灌的消費遊戲。

註:

  1. 引自筆者訪問伊薩.江森,〈你的身體不(只)是你的身體〉,《PAR表演藝術》雜誌319期,2019年7月號,32頁。
  2. 此作為伊薩過往作品集錦,其中也包括了《公主煉成記》,然只由伊薩一人呈現濃縮版。
  3. I’m awfully sorry.  I didn’t mean to frighten you, but you don’t know what I’ve been through.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說故事的人  伊薩.江森

生於一九八六年,自七歲起接受芭蕾訓練,後進入公立藝術高中,持續參與視覺藝術與芭蕾雙領域,畢業於菲律賓大學迪里曼分校視覺藝術系雕塑組。她以身體投入鋼管舞、猛男舞等領域,意圖探究以「慾望」為名之娛樂產業其舞蹈身體的勞動與再現,突顯文化殖民脈絡下的身分認同與性別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