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在家的李貞葳也很忙,線上教學不間斷。
宅在家的李貞葳也很忙,線上教學不間斷。(李貞葳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瘟疫中的日常生活:心靈紓困(可能)提案 提案2:陪伴吧! 只為了自己與親密之人所浪擲的時光

李貞葳 宅在家 耍廢只是夢一場?

去年一整年中,客席舞者邀約不斷、作品也巡演不斷的李貞葳,只有大約十週時間能待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家,在比國宣布封城後,她反而覺得得到了喘息。一開始耍廢了一星期,認真做的只有為植物澆水,但「雖然我自己停止了,但世界沒有停止,社會其實也沒有真的停止,大家開始找到方法在線上工作之後,事情又開始一件一件進來。」教Gaga課程、編舞……耍廢,只是一場夢吧?

去年一整年中,客席舞者邀約不斷、作品也巡演不斷的李貞葳,只有大約十週時間能待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家,在比國宣布封城後,她反而覺得得到了喘息。一開始耍廢了一星期,認真做的只有為植物澆水,但「雖然我自己停止了,但世界沒有停止,社會其實也沒有真的停止,大家開始找到方法在線上工作之後,事情又開始一件一件進來。」教Gaga課程、編舞……耍廢,只是一場夢吧?

旅居比利時的自由舞者、編舞者李貞葳,近年來不僅有來自歐洲各大舞團的客席舞者邀約,編創作品的足跡也遍及海內外,二○一九一整年當中,李貞葳只有大約十週的時間能待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家,日子少到她戲稱這個家更像是她存放個人物品的倉庫。疫情發生之後,李貞葳終於可以好好待在家中。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slow down, then…

#1. Gaga體系線上課程

Gaga是以色列舞蹈家歐哈.納哈林(Ohad Naharin)所創立的一種肢體開發及訓練體系,有嚴謹的師資培訓和認證過程,李貞葳是師資之一。傳統上,Gaga嚴格規定不能攝錄影、不能有人旁觀,因此當然也從來沒有開設過線上課程,但由於疫情的關係,Gaga體系打破了傳統。「Gaga用大量語言描述,過程主要採用口頭式引導,比起其他肢體訓練方法而言,它幾乎沒有多人配對,也較著重在個人體悟,以形式上而言,它非常適合用線上方式開課。」

此外,據說納哈林以前從不參加旗下師資開設的課程,怕會讓他們緊張,但最近由於可以躲在螢幕後方,反而讓納哈林有機會參加許多線上課程,並且對Gaga流程做出了若干修改,例如改變內容比重、加快指令節奏等等,讓Gaga更加適合以線上方式教授。「師資訓練也變了,以前我們每兩年就要回以色列去集訓,現在他們在研究可否改成線上集訓,更方便、更緊密,對大家都好。」

對於這種模式的轉變,李貞葳認為,就算疫情結束之後也會線上與實體並存,而且線上會成為經營的重點。「這件事本來就會慢慢發生,現在只是因為突發狀況而迫使它加速發生。」歷史上每一次的瘟疫都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方式,新冠病毒對表演藝術的影響力也逐漸在加深當中。

 

#2. 在時間渦旋中反思身體

李貞葳對生活的速度相當有感觸,她認為「時間」在我們這個時代的意義很不一樣,這是一個很緊張、很快速的世代,而人的身體必須要適應這樣的變化。因為疫情而讓人有瞬間靜止的錯覺,時間似乎被拉長,但網路和各種通訊科技仍然讓資訊量爆炸,我們仍然必須快速應對和處理,意識上仍然不間斷地接受和製造。身為舞蹈創作者的李貞葳對身體追逐時間或被時間追逐的狀態特別感興趣,對身體的索求、對身體的耗燃,其實就跟人類對大自然的索求與耗燃一樣。新作品正在發想階段,受臺北市立美術館之邀,可望於八月呈現。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