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輝
徐家輝(許斌 攝)
特別企畫 Feature 瘟疫中的日常生活:心靈紓困(可能)提案╱提案4:跑吧!走吧!到自然裡 把身體交給環境,看看會長出什麼

徐家輝 爬山、環島 劇場就是要從「身體」長出來

原本只是來台十天的緊湊工作期,旅居柏林的跨界藝術家徐家輝,竟就此留在台灣將近半年。去年來台演出《極黑之暗》、今年繼續推出《超自然神樂乩》,徐家輝的創作與田調密不可分,所以這半年他爬山、環島,走進那些自然環境、神明文化之地,用身體去體驗領會。後疫情時代,政府要劇場在1.5公尺的距離規定中開啟,但對愛自由的徐家輝來說,他依然故我,要劇場的流動發生在劇場,他說:「我覺得沒有變啊!我們做劇場,做舞蹈的,就是要現場,就是要互動啊!」

文字|張慧慧、許斌
第330期 / 2020年06月號

原本只是來台十天的緊湊工作期,旅居柏林的跨界藝術家徐家輝,竟就此留在台灣將近半年。去年來台演出《極黑之暗》、今年繼續推出《超自然神樂乩》,徐家輝的創作與田調密不可分,所以這半年他爬山、環島,走進那些自然環境、神明文化之地,用身體去體驗領會。後疫情時代,政府要劇場在1.5公尺的距離規定中開啟,但對愛自由的徐家輝來說,他依然故我,要劇場的流動發生在劇場,他說:「我覺得沒有變啊!我們做劇場,做舞蹈的,就是要現場,就是要互動啊!」

2020臺北藝術節《超自然神樂乩》

7/31~8/1  19:30

8/2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INFO  02-25997973

「想減肥啊!」問徐家輝爬山時都在想些什麼,他牛頭不對馬嘴地給了一個耿直(且充滿綜藝感)的答案。

這位新加坡裔的數位藝術家定居德國柏林,三月初為了臺北藝術節《超自然神樂乩》CosmicWander的排練工作來台,沒想到原定僅十天的緊湊工作期,因未來數個月的新加坡、歐洲工作計畫皆取消,延長為近半年的台灣long stay,預計八月初臺北藝術節演出結束才離開。

「我一定要自己去那裡看看」

最開始,徐家輝除了排練,就是繃著神經在十坪大的台北國際藝術村套房裡,整理過去的工作記錄,申請德國、新加坡釋出的藝文補助案,「差不多三週前,我就認命決定要待在台北,不要想回柏林了。」紓了燃眉之急,他辦手機、買登山裝備,托朋友送來在柏林的工作硬碟,有了大把時間剪輯過去累積的大量田調影片,將緊湊的異國工作步調重整為生活的狀態。週間,徐家輝宅在房裡工作、線上會議、剪片,週末運動、爬山,「我這幾週的生活很柏林。」

只除了飲食。在柏林,他水煮自炊,清淡而節制,他快樂地抱怨:「但台灣東西太好吃了啊!我一個月胖了四到五公斤吧!」走進山裡,除了體重,更多是因長年來的田野經驗,所銘刻在身體裡的那種「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自己去那裡看看」的心情,那是純粹意義上,自由的好奇心,一種巡禮式的行為。五月中,他在一個微雨,結束了和美國越洋工作會議的週末,獨自去了石碇筆架山,「爬了八小時,山頂起了霧,看到很多螢火蟲,像仙境,當時產生了很多想法。」

過去兩年,徐家輝因“CosmicWander”計畫走訪西伯利亞、新加坡、台灣、越南、印尼等地,進行薩滿田調,擬發展為五個系列作品,「我可能是為了了解人多一點吧。神、鬼的存在,是因為人需要。」他解釋,「這也讓我重新思考什麼是『自由』。在不同的國家,自由好像是個假象,政府可以隨時讓你lockdown,這也是我在十年前決定離開新加坡的原因,在那裡,我感覺被局限。」

留在台灣的這幾個月,徐家輝週末常常爬山,走進大自然。(許斌 攝)

疫情之後,劇場還是要「身體」

疫情鎖國,有些國家政府開始以健康之名將監控恆常化,《經濟學人》創造新詞「冠狀全景監控」(coronopticon)談瘟疫劇烈加速度的景觀社會變化。後疫情時代,「自由」或許會被人們重新理解與定義,但對藝術家來說,劇場的意義依然是身體感的,是創造溝通可能性的現場,「未來,西伯利亞版本帶回柏林演出時,我不希望觀眾們坐下來看表演,原定五十分鐘的演出,希望做成兩小時的流動性展演,你來,你參與,我想打破坐下來看表演的框架。」

目前各國政府陸續開放藝文場館,「自由」有著1.5公尺的條件限制,愛自由的藝術家則依然故我地,要劇場的流動發生在劇場,他說:「我覺得沒有變啊!我們做劇場,做舞蹈的,就是要現場,就是要互動啊!」

Profile

徐家輝(Choy Ka Fai),跨領域藝術家。1979年生於新加坡,長居柏林,作品橫跨劇場、動態影像、多媒體互動裝置。重要作品有:Prospectus For A Future Body(2011)、Soft Machine(2015-2018)、Dance Clinic(2018)、《極黑之暗》(2018)、CosmicWander(2020-)等。

《超自然神樂乩》(徐家輝 提供)
超自然景點環島計畫(徐家輝 提供)
《極黑之暗》(©Katja Illner 徐家輝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slow down, then...

#1. 駐地創作《超自然神樂乩》

二○一九年來台演出《極黑之暗》UnBearable Darkness(2018)時,徐家輝同步進行從亞洲的薩滿、神明文化取材的創作計畫,進行台灣的田調,他聚焦三太子,將鋼管舞、未來機器人薩滿都搬上舞台,甚至模擬開設三太子YouTube頻道,讓三太子打起絕地求生遊戲、參加大胃王比賽、變身辣妹教畫三太子煙燻妝,還設計了一個avator讓三太子學貓叫……綜藝感十足,也極貼合三太子親民、通俗、調皮搗蛋的形象,徐家輝笑:「反正三太子愛玩嘛!你怎麼做,祂都不會生氣啊。」這回,徐家輝有更充裕的時間與台灣舞者陳彥斌、林素蓮、宋偉杰和 DJ /身體藝術家Betty Apple(本名鄭宜蘋)討論磨合,發展作品的細節,「身為一個『外人』,我要如何確立自己的位置,來訴說這個故事,不那麼寫實地創造不同的感官體驗。」《超自然神樂乩》共分上下半場,上半場為〈西伯利亞祖靈〉,下半場為〈寶島三太子〉。

#2. 超自然景點環島aka.〈寶島三太子〉勘景aka.搜集製作數位影音內容

徐家輝預計在五月底退租目前的小套房,在另尋租屋處的空檔,花兩週環島。三月初來台時,他因檢疫居家隔離,他當時想,為何人需要做田調,需要漫遊?「需要身體感吧。」困囿於十坪的日子裡,身體蠢蠢欲動,「這也算是因疫情所產生的計畫吧,我就想出去走嘛!」景點同樣由「神樂乩」主題延伸而來,如三芝飛碟屋、三芝富福頂山寺、新竹十二寮天主堂、乾華十八王公廟、南投草屯慈德宮、廢棄蔣公廟、地震後未重建的文昌宮等。旅程中,每到一個定點,徐家輝將進行直播(擬經營YouTube頻道),也是勘景調查,讓Betty Apple評估〈寶島三太子〉中的未來人工智能神的拍片場景。

#3. 將《極黑之暗》發展為3D線上遊戲

徐家輝自Prospectus For A Future Body(2011)以來,累積了大量3D動態捕捉的資料,但受限於經費,未能深化為線上作品,目前因新加坡國家藝術理事會的數位平台釋出資源,讓《極黑之暗》有機會發展成3D線上遊戲,遊戲將從該作田調地點日本青森縣恐山——傳說中的地獄入口開始,讓舞踏家土方巽作為導覽員,帶領玩家進入不同的山洞與房間,在概念中遊走。順利的話,該遊戲將於今年九月前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