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與一批馬的二重奏嘗試》是人馬之間的田園詩歌,絕望但充滿幽默感。
《渴望,與一批馬的二重奏嘗試》是人馬之間的田園詩歌,絕望但充滿幽默感。(Dorothée Thebert Filliger 攝)
話題追蹤 Follow-ups

瘟疫危機時,共生物種的政治告白

從莉蒂西亞.杜希《渴望,與一批馬的二重奏嘗試》談起

由莉蒂西亞.杜希自編自導自演的《渴望,與一批馬的二重奏嘗試》,由她與一匹真正的白馬Corazon同台共演,單口相聲、日記告白般訴說與白馬君跨越藩籬的不可能關係,除了是跨物種、語言、差異的渴望之外,更是想像不同世界、階級相互信任一同生活,是一場極為政治的宣言告白。在瘟疫危機的此時,人馬的「虛構」戀情,「創造」親屬關係的可能,也正如當下面對不斷變異的病毒,不斷提醒我們學著「改變」學著超越既定藩籬框架。

由莉蒂西亞.杜希自編自導自演的《渴望,與一批馬的二重奏嘗試》,由她與一匹真正的白馬Corazon同台共演,單口相聲、日記告白般訴說與白馬君跨越藩籬的不可能關係,除了是跨物種、語言、差異的渴望之外,更是想像不同世界、階級相互信任一同生活,是一場極為政治的宣言告白。在瘟疫危機的此時,人馬的「虛構」戀情,「創造」親屬關係的可能,也正如當下面對不斷變異的病毒,不斷提醒我們學著「改變」學著超越既定藩籬框架。

親屬關係(kin)與祖先或家譜的關係不同,更富含意義……創造親屬關係(kin making)產生新的人,不一定是個人,不一定是人類。

——唐娜.哈洛威(Donna Haraway)

瘟疫蔓延之際,現場表演活動無不宣告暫停,筆者在巴黎閉關中上網重溫二○一八年曾在巴黎秋天藝術節演出、之後四處巡演的《渴望,與一批馬的二重奏嘗試》HATE Tentative de duo avec un cheval(以下簡稱《渴望》),與文學背景出身、關切生態與動物議題、自編自導自演的莉蒂西亞.杜希(Laetitia Dosch)(註1),一同在全球危機的當下思考人類的大未來。

《渴望》全場只有一位裸女與一匹白馬,單口相聲、日記告白般訴說與白馬君跨越藩籬的不可能關係。除了是跨物種、語言、差異的渴望之外,更是想像不同世界、階級相互信任一同生活。充滿正能量之餘,強烈呼應 「人類世」的生態相關討論,動物命題更是「後人類」思維的關鍵。在美女與野獸浪漫愛情故事背後,實則是一場極為政治的宣言告白。

自然與人類文明的危機

「我今年卅七歲,沒有時間了。」杜希一開場就幽默又同時憂鬱絕望地大吐苦水,總覽二○一八年之際的混亂世界,氣候危機、地緣政治、戰爭造成的難民移徙,對政治對選舉失望、感到悲傷看不到任何出路。崩壞邊緣,世界是一片廢墟。她去偷渡客聚集的「叢林」,去西班牙合法地冷凍自己的卵子,更坦言正在尋找一個適「婚」對象。

杜希古怪任性,有點神經質充滿能量的氣質,說來在大銀幕上更為人知。在舞台上一絲不掛,長髮辮,腰間帶著短劍和給馬準備的胡蘿蔔。在攻擊女性刻板印象外,不斷在幻想,史詩和浪漫主義之間擺盪。白馬君Corazon是純正的西班牙種馬,身上帶著灰色斑點,英姿宏偉,動作極為謹慎。舞台上如馬場布滿了紅沙,而擔綱舞台設計的菲利普.肯恩(Philippe Quesne)理想中自然風景環境的舞台背幕, 浪漫地召喚了神話印象。(註2)

杜希從對觀眾說話,一邊與馬互動,漸漸轉為與Corazon交談,用低沉的男音一人飾兩角。Corazon不止一次用自己的大嘴唇接近、親吻杜希的嘴唇 。她也向牠宣告了自己的愛,想要一塊生個孩子。甚至幽默上演親密動作戲,在帳篷裡張開大腿。點到為止之餘,Corazon問「你不會有點太誇張嗎?不會危險?」兩人更一同唱饒舌一起跳舞,譜出許多對世界的抗議情緒。還上演吵架的戲碼,床頭吵床尾合,燈光昏暗之際,杜希對Corazon直言這是一個小時的幻想,為了更自由地在一起。之後人獸漸漸回歸其所,她在聚光燈下獻唱收場。

這是一個人馬之間的田園詩歌,絕望但充滿幽默感,這也正是藝術家與時代抗衡的方式。透過美女與野獸的關係,想像兩個物種,兩個世界共同生活的可能。她堅定的信念,經過亂世的考驗,在幻想中跨越不可能。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