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力新星甄選會現場。
潛力新星甄選會現場。(林韶安 攝)
話題追蹤 Follow-ups

演出暫停舞台不落幕 八團聯手尋找舞台新星

側記「2020舞台劇潛力新星甄選會」

為疫情而暫停演出的各劇團,在劇場歇止的此刻,仍未停下推動舞台未來的腳步,由全民大劇團團長謝念祖發起,聯合天作之合劇場、台南人劇團、果陀劇場,及故事工廠、楊景翔演劇團、綠光劇團、瘋戲樂工作室等七團隊共同辦理了前所未有的「2020舞台劇潛力新星甄選會」,並在國家兩廳院的協力下,讓這些潛藏的表演人才登上國家戲劇院舞台一展才藝,為劇場增添生力軍。

為疫情而暫停演出的各劇團,在劇場歇止的此刻,仍未停下推動舞台未來的腳步,由全民大劇團團長謝念祖發起,聯合天作之合劇場、台南人劇團、果陀劇場,及故事工廠、楊景翔演劇團、綠光劇團、瘋戲樂工作室等七團隊共同辦理了前所未有的「2020舞台劇潛力新星甄選會」,並在國家兩廳院的協力下,讓這些潛藏的表演人才登上國家戲劇院舞台一展才藝,為劇場增添生力軍。

「選角」是戲劇製作籌備期至為困難的一部分,基於能夠最直接傳達導演思維或預算、時間等種種考量,台灣劇團選角多從班底或熟悉演員中找人,少數像《再會吧 北投》這種音樂劇,因場面需要才對外招募大群舞者及酒女演員。然而今年竟有八大劇團因肺炎疫情之故,聯手國家兩廳院舉辦首屆「2020舞台劇潛力新星甄選會」,為台灣的表演藝術界寫下了感動的一頁。

甄選會報名人數爆棚 多元背景展現各自實力

甄選會由全民大劇團團長謝念祖發起,聯合天作之合劇場、台南人劇團、果陀劇場,及故事工廠、楊景翔演劇團、綠光劇團、瘋戲樂工作室等七團隊共同辦理,分戲劇、音樂劇、舞蹈、歌唱、兒童演員等五大類別進行評比。四月份釋出消息後,吸引八百多人報名參加初選,最後選出卅九人於五月六日在國家戲劇院大舞台進行決選。

依甄選要點,競演者需呈現一段三分鐘表演,不限風格、曲風,可以自創或是經典。演出完畢,再由八團的團長、藝術總監或導演組成的評審團,視需求提問。這次潛力新星聯合甄選是劇場界第一次,有心觀摩實務的表演團隊、關心甄選者的親朋好友,以及想見識甄選場面的藝文界朋友特別多,皆想觀看競演過程,然因劇院配合防疫不對外開放,主辦單位特別提供直播,讓無法進場者同步欣賞。

整個甄選過程,讓我們看到台灣強大的表演能量。決選者背景多元,有劇場創作人、在紐約學習戲劇與音樂的學生,百老匯音樂劇演員,還有保加利亞芭蕾舞團舞者、韓國交換學生,連歌手高蕾雅也來挑戰,年紀最小的只有十歲。他們唱跳百老匯音樂劇、表演高空環舞、也有詮釋獨白劇、舞劇、演唱組曲,明顯看出各個把握機會大展身手。

演後直接提問 八大評審各有看點

果陀劇場梁志民導演數次要求演唱西洋音樂劇的表演者清唱一段中文歌曲,「聽中文咬字及情感表達張力」,他直言,「台灣中文音樂劇已經發展很多年了,既是甄選中文音樂劇演員,若在這方面有所準備,會更有機會脫穎而出。」

故事工廠藝術總監黃致凱聽新秀歌聲「嗓音甜美」,可是演唱時「雙腳釘地板」,於是請她再唱一遍,「試著增加身體律動,盡量將聲音能量投射到二三四樓,想像自己征服整個國家戲劇院。」黃致凱期待演員「爆發力」,乃至吸引觀眾的「拉力」,而台南人劇團藝術總監呂柏伸則關注表演者「掌握表演的能力」。他看新秀又念白又演劇,隨機給了幾個「動詞」:控訴、責難、抱怨,要求同樣的劇情「換手段再演一次」,看其帶給情境的張力。呂柏伸表示,「從演員說話可以看出他的想像力,對表演投入的專注度,以及分享的信念能不能讓你信服。」

綠光劇團團長羅北安提點:「甄選不是表演,是讓評審看到你最棒的部分,譬如自認聲音漂亮就表現聲音。」他並建議青年表演者「不要選擇距離自己年齡太遠的角色,否則一個嘴型,一個動作失準,就很容易被放大為『演的不像』。」

當新秀表演完畢,謝念祖總不忘舉起手中的紅星牌子,表示欣賞,「不管現在這些表演者的能力在哪個階段,但可以感受到他們就是那麼喜歡表演,那麼在意表演這件事。」回想籌辦活動起始,謝念祖說,「因疫情關係,劇團過得很辛苦,但年輕表演者更苦。」為喊話後輩不要被現實打敗,他想起自己廿年前初次站上國家戲劇院的感動,支撐著他度過這廿年來的挫折。他想複製這份感動,於是舉辦甄選會鼓勵年輕人繼續追求夢想,同時為劇場增添生力軍。

謝念祖的初心不僅得到七大團隊支持,國家表演藝術中心董事長朱宗慶與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更以協辦方式免費借出戲劇院供決選使用。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