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虎上將》中的趙雲。
《五虎上將》中的趙雲。(「王者榮耀」官方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解封!? 容「疫」挑戰 大未來!╱國際現況

上海 解封之後的「疫」想天開vs.「藝」想天開

疫情趨緩下,中國的文化和旅遊部日前宣布營業性演出場所可以恢復演出,但販售座位數不能超過最大核載量的30%,對靠市場生存的演出企業來說,相當於演一場賠一場,30%的票房也許連場租都不夠。在此狀況下,表演藝術圈的各種求生方式紛紛出籠,或與電競產業合作,在電競賽事中表演與遊戲內容相關的舞蹈,透過直播而名利雙收;或如沉浸式戲劇《無眠之夜》特地與電商平台合作,另行製作線上帶貨直播,拓展潛在的產業價值……

疫情趨緩下,中國的文化和旅遊部日前宣布營業性演出場所可以恢復演出,但販售座位數不能超過最大核載量的30%,對靠市場生存的演出企業來說,相當於演一場賠一場,30%的票房也許連場租都不夠。在此狀況下,表演藝術圈的各種求生方式紛紛出籠,或與電競產業合作,在電競賽事中表演與遊戲內容相關的舞蹈,透過直播而名利雙收;或如沉浸式戲劇《無眠之夜》特地與電商平台合作,另行製作線上帶貨直播,拓展潛在的產業價值……

初夏江南,天低吳楚。蘇杭一線,映日荷花別樣紅。烏衣巷、秦淮河,檣聲咿呀而燈影依舊;山陰道上,早已是目不暇接。

中國大陸的疫情雖然尚未清零,但日益蓬勃的地攤經濟和夜市經濟,開始滲透各個城市的動脈和肌理,大街小巷濃郁的煙火氣也意味著,中國大陸已進入了「後疫情時代」。

中國文化和旅遊部適時地發布了營業性演出場所可以恢復演出,儘管強調開賣座位數不能超過最大核載量的30%。但這一消息對於整個演出產業來說,無疑是一個利多的訊號!

只能賣30%座位  不演等死,演出賠死!

五月底,上海文化廣場劇院和上海人民大舞台分別用一檔音樂劇集錦音樂會「二○二○年五月廿九日」和中文版音樂劇《魔女宅急便》宣告歸來。這也是疫情以來,上海復演的第一場商業售票音樂會和商業售票音樂劇。隨後,賴聲川的表演工作坊專屬營運的「上劇場」也恢復重啟。而作為上海乃至長三角文化地標的上海大劇院,則以世界經典舞劇《天鵝湖》揭開了全年復演的序幕。

與此同時,江浙等地的演出場館也紛紛張燈結綵,恢復營業。

這一系列的熱鬧景象,的確提振了眾多行業人員的信心,甚至讓人感受到了疫後「文藝復興」即將到來的勃勃生機。不過,在一片歌舞聲中,也傳來了另一種冰冷的聲音,知名的民營喜劇團體「開心麻花」總經理在社群媒體上說:「真正靠市場生存的企業,上座率達90%以上的毛利,也不過單場銷售額的10%左右,限制上座率不超過30%,相當於演一場賠一場,30%的票房也許連場租都不夠。不演等死,演出賠死!我們怎麼辦?!」

話雖殘酷,卻一下子道出了演出行業對復工的實質問題。也就是說,當下的30%「文藝復興」政策,只是在重複以往歌舞昇平的故事,並不能真正解決這次肺炎疫情對演出行業帶來的衝擊和危機;我們真正應該思考的是,面對自然災難,如何轉「危」為「機」,才是後疫情時代的「文藝復興」對演出產業提出的新命題!一句話,倘若面對今後未知的自然災難,音樂、戲劇、舞蹈等表演藝術,除了劇院式舞台,還能有什麼新玩法?

《五虎上將》舞蹈演出  跨上電競舞台 

這是一次「疫」想天開,更是一次「藝」想天開。

在傳統的行業思維裡,藝術和電玩遊戲、舞蹈和電子競技是怎麼也走不到一塊兒去的。但有心人卻注意到,六月在上海電競中心舉辦的「王者榮耀」電競聯賽總決賽的中場秀上,卻上演了一齣驚豔絕倫的中國舞。這齣名為《五虎上將》的舞蹈演出,從擁有數億遊戲用戶的「王者榮耀」內涵裡,提煉出戰魂的文化精神,通過「英雄列傳式」的舞蹈編排,五個「戲劇式」的形象出現在了上億觀眾的螢幕面前,他們陌生又熟悉,趙雲執槍、黃忠握弓、關羽提大刀……在雄渾的音樂中,黃沙綠葉縈繞,舞者以手中武器為支點,跳躍飛舞,身型旋轉。配以新東方主義舞美視覺的衝擊,讓參與和觀摩賽事的觀眾,如癡如醉地走進舞蹈所傳遞出的故事情緒和想像世界。這場視覺盛宴由譚盾作曲,大陸首位國際六項舞蹈大獎獲得者黎星編導兼領銜主演,演出當晚,官方直播間持續有數千萬人線上觀看,而各大平台直播間總人氣則高達1.8億;而巨大的流量和廣告商戶,也讓合作雙方名利雙收。

透過電競遊戲這種當下年輕人最喜歡、最流行的社交、娛樂方式,我們發現以往主流的傳統文化和藝術形式,正在被另一種方式啟動。這一次是電競盛典上的《五虎上將》,那下一次會是什麼呢?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