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眾》
《群眾》(王弼正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新銳藝評 Review 直擊藝現場—2021秋天藝術節評論

成為命運共同體 評王世偉《群眾》

這絕對不是一個歌頌群眾運動的作品,它根本直接讓觀眾體驗置身其中的感覺!我不曉得其他人感受到什麼,但對我來說,我彷彿不停地被群眾的盲目、激情與力量所推進,即使刻意退開,但總會有某個時刻,發現自己又被捲入人流——命運共同體,在這個現場之中,誰都不能逃離。

文字 Sophie 廳院人會員
第343期 / 2021年12月號

這絕對不是一個歌頌群眾運動的作品,它根本直接讓觀眾體驗置身其中的感覺!我不曉得其他人感受到什麼,但對我來說,我彷彿不停地被群眾的盲目、激情與力量所推進,即使刻意退開,但總會有某個時刻,發現自己又被捲入人流——命運共同體,在這個現場之中,誰都不能逃離。

王世偉《群眾》

2021/12/3~5  新北 雲門劇場

說來慚愧,我其實不是個熱中群眾運動的人,當看到《群眾》這個主題的時候,第一個念頭是:藝文圈絕對是支持各種改革運動跟表達自由的同溫層,這齣作品八成也是在歌頌、宣揚、紀念群眾運動吧?

這樣先入為主的想法,一度讓我猶豫是否要觀賞這齣作品,總覺得如果已經知道作品要說什麼了,就沒有觀賞的必要了啊(打呵欠)……但也許因為畫面看起來很厲害,也許因為創作者頗受好評,總之,我還是買票了。

這齣作品沒有觀眾席,等待開演的時候,觀眾陸續湧入,三三兩兩聚攏、席地而坐,由於主題設定的關係,其實我內心猜想著其中會不會有暗樁(表演者)。

不過,跟我猜的不一樣,開場頗為正常。衣著單薄的女舞者出場,她背著充滿空氣的巨大透明塑膠袋,穿越人群,彎腰吃力地前進。我們看著舞者以身體演繹那虛幻的、看不見摸不著的重量,此時表演者與觀眾的差異依然鮮明,觀眾什麼也不能做,只是看著,看著她的艱難與掙扎,痛苦與失望。

慢慢地表演者開始主動靠近觀眾,像往水池裡丟石子一樣,群眾隨著表演者的動向一波波擴散,或停留,或退讓。本來以為就這樣了,就跟大部分「沉浸式」劇場一樣,就是表演者在你身邊演出而已。

然而,我一度被人群推擠開、再度能清楚看見表演者時,她居然已換裝成類似示威者的模樣(如果不仔細看,還以為只是一名觀眾)。中途場上氣氛丕變,音樂重擊,燈光眩目。她一個輕巧轉身,混入觀眾之中,我發現自己又徹底弄丟了她,觸目所及,盡是魔幻燈光下騷動的人群。

難以形容那一瞬間的困惑與手足無措,所有的觀眾必然都感覺到了,不知不覺中我們已開始參與這場演出!(啊表演者咧?沒有表演者我要看什麼?)距離消失了,差異消失了,再也不可能置身事外了;接下來她會出現在什麼地方?會做出什麼事情?許多時候我根本看不見表演者,但群眾為她的動向描出了輪廓,人們彷彿深海的魚群,眼看湧上卻又倏忽改變方向,而我常常在還沒搞清楚狀況之前,已被迫採取行動:要跟著人群?或者退到外圍?我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天哪,我是不是變得有一點……身不由己?

觀看至此,我算是恍然大悟了——這絕對不是一個歌頌群眾運動的作品,它根本直接讓觀眾體驗置身其中的感覺!我不曉得其他人感受到什麼,但對我來說,我彷彿不停地被群眾的盲目、激情與力量所推進,即使刻意退開,但總會有某個時刻,發現自己又被捲入人流——命運共同體,在這個現場之中,誰都不能逃離。

作品中有一段讓我印象特別深刻。一度天花板上有錯落的紅色燈管突然開始緩緩下降,警告似地暫停(看起來多麼像執法者手上的警棍),就在我以為它們只會停留在觀眾頭頂上的安全距離時,燈管竟然掉到及身的高度,錯愕之中我彷彿感受到了身為示威者必須面對的威嚇,那是旁觀永遠無法真正領會的滋味,直到燈管幾乎砸在身上的那一刻,才明白對體制的信任與安全感其實無比脆弱。甚至有一瞬間我想著:剛才是否有人曾想衝上去保護表演者?

表演尾聲,舞者走到舞台最邊緣,打開了一扇對外窗。明亮的窗景瞬間成為視線焦點,煙霧漸漸散去,我們屏息等待著,等待著下一件事的發生;戶外的空氣撲面而來,好清新,帶著微微的涼意,突然覺得甦醒了,剛才體驗的一切有如夢境,開始從意識邊緣褪去。

那個扛著彷彿千斤重塑膠袋的女舞者,最後真的卸下重擔了嗎?究竟是什麼如此沉重?是理想,是希望,還是對美麗新世界的期待?會不會我們以為那些都是虛幻的重擔,與己無關,但或許就如同空氣一樣,直到稀薄甚至完全失去,才會發現:身為命運共同體,我們注定分享同一個結局。

Sophie  廳院人會員

在成人舞蹈教室鬼混多年的素人,喜歡能夠感動人心的事物。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1/01 ~ 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