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兩廳院櫥窗 Hot at NTCH

透過教育,讓你知道為何認為這是「美」

「好哲凳」系列講座:社會該進行美感教育嗎?

美感這件事,有對錯或高下之分嗎?如果有,那麼什麼才算是好的美感?若沒有優劣差異,那麼「美感教育」的必要性是什麼呢?社會真的需要一套標準的美感教育嗎?由朱家安主持的「好哲凳」系列哲學思辨講座,繼「美感有客觀基礎嗎?」之後,再一次以美學為題,邀請近年以「教科書再造計畫」而廣為人知的「美感細胞」共同創辦人張柏韋為客座講者,與廳院青一起討論教育與美學之間的關係。

文字|齊義維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2/24

美感這件事,有對錯或高下之分嗎?如果有,那麼什麼才算是好的美感?若沒有優劣差異,那麼「美感教育」的必要性是什麼呢?社會真的需要一套標準的美感教育嗎?由朱家安主持的「好哲凳」系列哲學思辨講座,繼「美感有客觀基礎嗎?」之後,再一次以美學為題,邀請近年以「教科書再造計畫」而廣為人知的「美感細胞」共同創辦人張柏韋為客座講者,與廳院青一起討論教育與美學之間的關係。

主持人朱家安用自己喜愛的電玩作為開場破題,做了一張「長輩圖」風格的遊戲上市倒數圖,引發現場聽眾一陣笑聲。朱家安就此深入追問,大家笑的原因是什麼?這樣一張多樣顏色、多種字型壓在既有底圖上的結構,為何會讓在座的年輕朋友們發笑?笑聲的背後,是否代表美感其實是有所謂的正確答案?當我們討論邏輯問題,尚有一定的脈絡可循,但討論「美感」,卻是個相對複雜的議題。

共同主講人張柏韋首先將「美感」與「教育」兩個詞彙拉出來說明,當美感由私人的喜好選擇,進入到社會公共議題的「教育」環節,那麼如何找出社會最大共識,以及美學的優劣該如何定義,都需要更為謹慎的取捨。若只考量多數人的偏好,而排除了少數人的心之所向,似乎也遠離了教育的初衷。拿「美感細胞_教科書再造計畫」的執行經驗來說,在計畫推行初期,團隊曾收到許多質疑的聲音,認為這樣武斷否定過去的教課書設計,是否過於自負、團隊何以自詡能站在評判他人美學的位置?這些來自他人與自我的質疑,也促使張柏韋沉澱思考「美感」這件事究竟是什麼?想要改變教科書的設計,動機只有單純的「美感」問題嗎?

張柏韋首先將「美感」與「教育」兩個詞彙拉出來說明,邀請大家一起思考兩者間是否存在衝突。(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美感標準的背後有著價值觀的選擇

講座邀請在場聽眾就「美感有正確答案嗎」進行初步討論,支持「美感有正確答案」的組別,提出「典範」觀點,認為經典的作品能成為跨時代的全人類共識,也有認為美感起源於人類生存演化上的偏好,像是對稱的元素,在幾千萬年的適者生存法則裡被淘選下來,成為基因裡自然而然的偏好選擇;另也有論點支持美感即是能帶來內心舒適感的事物。而針對「美感沒有正確答案」的支持者,則以流行趨勢不斷變動作為佐證。

張柏韋統整眾人觀點,他認同有些美感準則,或許與人類原始慾望和基礎需求有關,進而造就生理上的舒適共識;而時代的審美與流行不斷汰變,也正好成為美感沒有絕對標準的最佳證明。但倘若美感真是見仁見智,還有什麼好討論或是需要教育呢?張柏韋認為,美感其實只是視覺方面接觸到的外顯表象,人們對事物產生喜惡情緒的背後,隱含著該事物代表與連結的價值觀。由美感帶出的價值觀選擇,是一種喜好上的「偏見」,是每一個個體心目中價值體系排列下來的結果,舉例而言,自由、平等、公平、正義,是多數人都覺得重要的理念,但當在某些特殊情境下,這些價值觀彼此產生衝突的時候,個體心中真實的優先順序才會在此時顯現。

而人的價值觀亦會隨著時代與文化的進程而逐步改變,像是早期人類社會裡的神話傳說、君權神授信仰,到近代的民主政體;或是音樂產業從古典樂,一路到最近掀起潮流的嘻哈創作,人類史上不斷有新的價值體系湧現。張柏韋再以「侘寂主義」與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1872-1944)的畫作為例,「侘寂主義」認為不完美或是破損的物件都有其美好存在,而蒙德里安則以三原色與直線、橫線為所有的創作元素,試圖表達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物自體不可知」的概念。無論是欣賞「侘寂」風格,或是喜愛蒙德里安畫作的人們,其所認同的「美感」,源於對概念上的認同,這樣的美感選擇,是在生物性之外,來自於內在價值觀表現於外在的結果。

講座邀請在場聽眾就「美感有正確答案嗎」進行討論。(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美感教育,讓人意識到為何如此選擇

但若談及「教育」,張柏韋認為,教育的本質則是一種公共傳播,是由某一群人認定下一代理應具備的知識與資訊,足以讓群體更迅速地邁向美好的未來。而「美感教育」所能提供的,並不是特定的事實或訊息,而是提供簡單的基礎、找到事物中的某些共性,讓學習的人們能更省力地去獲得獲取知識或提升自我的方法。他分享「這個社會需不需要美感教育?我覺得是需要的,美感是一種價值觀系統的選擇,而且是複雜的系統,並不是告訴你怎麼選擇這些價值觀,而是要你有能力選擇『想要選擇的價值觀』,所以美感教育對我來說,並不是在討論誰的東西比較美,重點是很清晰地意識到,在做出選擇的時候代表什麼,以及如果要做這個選擇,所要提供的所有手段我都先準備著,那兩個手段對我來說就是『視野』跟『自信』。」

講座原設計有靈光激盪時間,希望在美感教科書的案例之外,與聽眾討論更多教育內容與體制設計的必要與不必要,但由於講座過程討論熱烈踴躍,無法在有限時間內完成。朱家安因此鼓勵在場聽眾,想像有一天,自己成為能夠決定教育內涵與教學執行方法的人,那麼理想中的教材與教育現場,會是什麼樣子的?張柏韋也補充,審美這件事情正因為沒有絕對的對錯,所以得以提供自由的方向與各種排列的可能,也期許參與講座的廳院青們,能在離開講座後持續思考、彼此分享,有聲音,才會有討論;有討論,才有改變的契機。

(本文轉載自國家兩廳院官網)

講師張柏韋在講座的最後說道:審美這件事情正因為沒有絕對的對錯,所以得以提供自由的方向與各種排列的可能。(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