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兩廳院櫥窗 Hot at NTCH

從思索定義中,找到「藝術」 「好哲凳」系列講座:什麼是藝術?

在學校裡,我們學習音樂、美術、表演藝術等不同形式的藝術,但我們想過「什麼是藝術」嗎?此次的好哲凳系列講座於11月10日在成功高中開講,由哲學作家朱家安帶領學生思考「什麼是…」是什麼,再由東吳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林斯諺逐步解析定義藝術的不同方式。

文字 陳明緯
第343期 / 2021年12月號

在學校裡,我們學習音樂、美術、表演藝術等不同形式的藝術,但我們想過「什麼是藝術」嗎?此次的好哲凳系列講座於11月10日在成功高中開講,由哲學作家朱家安帶領學生思考「什麼是…」是什麼,再由東吳大學哲學系助理教授林斯諺逐步解析定義藝術的不同方式。

這太哲學了?從「什麼是」開始

當一個抽象概念,例如正義、心靈、藝術等,前面加「什麼是」,就變成一道哲學問題。多數人覺得很難回答,並非他們不關心正義,或不理解心靈、藝術,朱家安認為沒有受過相關的訓練,讓人不知道如何回答這類問題,所以在談論什麼是藝術之前,先來體驗哲學家應付哲學、思考抽象問題的方式。

「把問題問得更完整,讓它更好被回答。」朱家安以「什麼是說謊」為例,引導同學藉由反問,改寫成「符合哪些條件,A才算是在對B說謊」,先定義說謊的範圍,讓答題者更聚焦思考於滿足說謊的條件。同學們分享「A告訴B一件事,但他講的內容跟事實不符合」、「A跟B說一件事,但只說了事實的某一面,對方聽了會把事實理解成另外一個樣子」兩個假說,接著透過舉例來驗證哪個假說更能回答問題,也讓所有同學表達同意與否,看見每個人對於同一概念出現不同直覺的情況。這些方法就是哲學家在追尋意義時,最常使用的技巧。

可以先直覺判斷,再驗證想法

循同樣的思考途徑,朱家安準備了幾組對照案例,讓學生先直覺判斷什麼(不)是藝術。當德拉克洛瓦(Eugène Delacroix)的畫作《自由領導人民》(La Liberté guidant le peuple)與台灣漫畫家蠢羊致敬此作的插畫並陳,所有人同意它們都是藝術品;同樣是圖畫,卻幾乎沒有人認為IKEA的家具組裝說明圖是藝術品,造成直覺判斷落差的原因是什麼?同學們相繼提出滿足藝術的條件可能包括「不具特定目的」、「要有美感」、「要有作者的主觀詮釋」。

同學們記下自己的判準,繼續看了國外插畫家試圖模擬IKEA風格所繪製的「粒子對撞機組裝說明」、香蕉黏在牆上的《喜劇演員》、被做成哏圖「我到底看了三小」的賽繆爾•詹森(Samuel Johnson)畫像等,邊直覺判斷是不是藝術品、邊對照兩者的重要差別,每個人的筆記不停記錄、修改,原先設定的假說不斷被挑戰,對於「什麼是藝術?」的想像也愈來愈多面向。

接著,林斯諺準備了《蒙娜麗莎》、《霧海中的旅人》、《雅典學院》這些被公認為藝術的畫作,請同學思考它們有什麼共同點?再加入不同表現形式的雕塑《大衛》、劇本《羅密歐與茱麗葉》、樂譜《月光奏鳴曲》,這些都是經典的藝術品,甚至還需經歷劇本到演出、樂譜到演奏的兩種階段,彼此有哪些共同點?我們熟悉的漫畫、電影、小說等又能不能算藝術呢?

主持人朱家安以「什麼是說謊」為例,引導同學體驗哲學家應付哲學、思考抽象問題的方式。(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描述性定義 vs. 評價性定義

無論是比較、找共同點,都是在為「什麼是藝術」找到定義,而定義可以分為「描述性」和「評價性」。當我們在討論某物為何可以被「歸類」為藝術時,無論是使用條件或共同點篩選,都是一種描述性的定義,假設你認為藝術需具備想像的成分,《鬼滅之刃》因為有這項特徵,所以是藝術。但是有想像成分就會是好的藝術嗎?雖然未必,但在此只純粹描述,並不進行評價。

聽到別人讚嘆「哇!這才是藝術!○○根本不能比。」這便是評價性定義,透過某項價值的高低、好壞,來判斷是不是藝術,關鍵不在於有無,而是程度,這種定義容易遇到的問題是價值的標準無法確立,所以多數哲學家還是會從描述性定義出發。

藝術的共同點,本質?功能?

找到定義的方式,下一步就是找出藝術作品的共同點、藝術的本質。但看到杜象(Marcel Duchamp)的《噴泉》、約翰‧凱吉(John Cage)的《4分33秒》或是卡特蘭(Maurizio Cattelan)《喜劇演員》,如何跟前面舉例的具有美感的作品找到共同點呢?從本質尋找藝術的定義,似乎是不太可能,藝術家開始顛覆過往被豎立的規則,反本質主義的出現,讓哲學家跳脫從作品內部找共同點,而是另闢「功能論」來定義藝術。

功能論非指實用性,而是藝術品提供一定強度的審美經驗這個功能,某物是否為藝術,取決於是不是意圖被創造來實現這種功能。至於前衛藝術能否滿足審美經驗?有些認同功能論的人提出,當了解作者透過作品要傳達的訊息時,也會產生一種相近的愉悅感。

講師林斯諺以「被公認的藝術作品」,引導同學思考他們之間的共同性。(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除了藝術本身,還需要考量的事

「體制論」也是在前衛藝術出現時被提出的,這些作品被美術館、博物館、出版界等接受,就變成藝術了。更精確的規範需要同時滿足兩個條件,人工製品和被藝術界授予被欣賞的資格,所以,我是創作者,完成了一件作品,就是藝術。那麼,世界上最早的藝術作品會是什麼?猿人製作的小斧頭具有對稱特質,是在實用性外加諸的美感,這樣算是藝術品嗎?因為沒有藝術界、藝術家,體制論就無法如口傳故事、洞窟壁畫等早期的藝術。

前面提到許多作品,解釋時經常與藝術史發展一起討論,有些也確實是受啟發而作,「歷史定義」認為某物為藝術的條件,在於跟過去藝術品的關係,因為我們已經先承認一些毫無疑問是藝術的藝術品了。所以小孩的塗鴉不是藝術,但杜象、約翰•凱吉的創作都已預設了藝術的某種框架,才去顛覆,這是一種歷史定義的藝術;又或是舞蹈家鄧肯(Isadora Duncan)的現代舞,她的自由表現曾被說太隨便、不是藝術,但有其他評論家連結到古希臘時代歌舞中的自由成分,讓它成為藝術。不過,歷史定義也無法說明最早期的藝術。

定義「什麼是藝術」?

藉著討論「什麼是藝術」,同學經歷一場哲學思辨之旅,除了以「什麼是…」來想事情,體驗重設問題、提出假說、舉例論證的過程外,也認識定義藝術的幾種觀點。每個理論有其優缺點,到目前為止也還沒有標準答案,而這正是哲學問題最有趣的地方,可以看到多年來不同人的思考方向,提供多種角度想一件事,而我們往往是在發現錯誤中取得進展。「什麼是藝術?」之於每個人,乃至於社會,都是不斷變動、沒有唯一解答的提問,重要的是我們不斷探詢自己對藝術的判準,也透過藝術跟他人交流,與社會形成一個互相連動、感受、學習的系統。

同學藉著討論「什麼是藝術?」體驗重設問題、提出假說、舉例論證的過程,也認識定義藝術的幾種不同觀點。(周嘉慧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