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潔萱 攝)
藝號人物 People 巴黎歌劇院新任合唱團總監

吳淨蓮 今日花都的明日詠唱

去年(2021)4月宣布接下法國巴黎歌劇院合唱團指揮,來自台灣的音樂家吳淨蓮,一夕之間在歐洲樂壇成為矚目新星。

自大學時期獲留學獎學金負笈歐洲,吳淨蓮至今已經旅居歐洲30餘載,在法國、瑞士、荷蘭等國知名歌劇院都有多年工作經驗。在前往巴黎前,吳淨蓮是阿姆斯特丹荷蘭國家歌劇院的合唱團指揮,7年來不僅帶領該團隊贏得全球最優秀合唱團殊榮,也在國際舞台上建立了聲望。如今遊歷了一圈又再回最初求學之處——法國,且是為了加入這個歐洲編制最完整、合唱團團員超過百人的巴黎歌劇院,雖有硬體裝備的支持,但相伴而來的責任與壓力也不容小覷。

文字|林穎宣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4/27

去年(2021)4月宣布接下法國巴黎歌劇院合唱團指揮,來自台灣的音樂家吳淨蓮,一夕之間在歐洲樂壇成為矚目新星。

自大學時期獲留學獎學金負笈歐洲,吳淨蓮至今已經旅居歐洲30餘載,在法國、瑞士、荷蘭等國知名歌劇院都有多年工作經驗。在前往巴黎前,吳淨蓮是阿姆斯特丹荷蘭國家歌劇院的合唱團指揮,7年來不僅帶領該團隊贏得全球最優秀合唱團殊榮,也在國際舞台上建立了聲望。如今遊歷了一圈又再回最初求學之處——法國,且是為了加入這個歐洲編制最完整、合唱團團員超過百人的巴黎歌劇院,雖有硬體裝備的支持,但相伴而來的責任與壓力也不容小覷。

Team work but work better

「合唱團的工作其實大同小異。」採訪一開始,吳淨蓮就開門見山地說。不論在哪個團隊,對上、對下的責任並不會消失,但在加入巴黎歌劇院後,確實因為劇目規劃的時間限制而有較大的壓力。劇院規劃以季為單位,在巴黎團隊規模龐大,每季要準備的劇目相對也比起其他劇院要更多。但因為編制大,且有兩個表演場館,團隊往往要分成2或4組,同時進行演出與排練。換言之,每齣劇目所能夠排練的時間就會受到壓縮,但對品質的要求卻是有增無減,對於吳淨蓮來說,這樣的工作條件是她站在第一線的最大考驗。

離開法語區20餘載,吳淨蓮也坦言自己需要重新習慣法國人的工作習性,她也打趣地將這份工作比擬為「在叢林作戰」,要用強大的戰鬥力將自我意識強烈的法國人調整成和諧的團隊。

歐陸表演藝術場館中的國情百態

「民族性」一直是吳淨蓮在帶領合唱團時相當注重的因素,她認為唯有懂得如何與團員溝通,才能夠正確、有效地引導出整個團隊的音樂潛能。舉例來說,荷蘭的環境給予學童很大的信任與空間,因此人民的創造力強,也重視工作的趣味性,因此必須要更加費力地將工作變得有趣、活潑。在瑞士地區的團隊則隨和許多,因為日內瓦劇院的合約中給予資方單方面解約的條件,加上瑞士人溫和的個性,讓她在職期間,將摸索團員的潛能並加以引導的責任視為首要。

雖然巴黎的團隊和日內瓦的團隊在成員組成上都相當多元,但相較之下,巴黎團隊成員的個性更為鮮明。吳淨蓮也為此將在巴黎的任務重點首先放在強化團隊性,引導各個技巧出類拔萃、來自不同地區的音樂家能在團隊中找到最適合的位置。

「指揮的調整不只要針對團隊的民族性,也要對團隊的聲音特質有深刻的認識,才能做出優化表現的引導。」吳淨蓮舉例說明:如東歐地區的音樂家音色較暖,聲音圓而有厚度,在表演較輕柔的作品時就需要多加提示;而來自北方的聲音則相反,在面對義大利式的作品時,要進行調整來配合作品的風格。

(劉潔萱 攝)

聲東擊西的音樂之路

邁入職涯的又一新篇章,吳淨蓮忍不住憶起當初在國內求學時,受到前輩指揮家陳澄雄老師的提點、鼓勵報考公費留學,才開啟了她旅外的指揮生涯。在老師與家人的支持下,吳淨蓮也嘗試不同的路,從里昂歌劇院的指揮助理開始,一路堅持展現出自己的能力,爭取對合唱團有利的條件,逐漸走到如今的位置。

雖然是師專出身,吳淨蓮從不愛教書,反而喜歡當職業的指揮,甚至不惜放棄薪水優渥的合唱團教師工作,一度轉為擔任鋼琴伴奏。「教學就像是培養樹苗,要對學生負責。」吳淨蓮笑著說道,角色相對較為平衡的指揮工作,雖然高壓,但她反而無比自在。

在職業的團隊中,指揮的角色則更像是麵包師傅,吳淨蓮比喻:「作為『師傅』,我可以挑選麵粉的等級、製作工法等,製造出理想的成品。」對她而言,只要挑選好的材料、精進自己的技藝,指揮的工作都是可以控制的。雖然可能需要數年醞釀、累積經驗,但卻是一門可以精益求精、達到自己設定目標的專業。

從旅居國外的視角回望台灣的音樂舞台,吳淨蓮也不禁對國內能邀演許多大樂團與知名指揮表示羨慕之情。曾與之合作的楊頌斯,與享譽國際並曾多次造訪台灣柏林愛樂樂團等,對吳淨蓮來說都是神級演出。雖然今日已少有在台欣賞音樂表演的機會,但看著國內樂壇近年引進的曲目與整體發展,她對表演藝術的未來發展其實並不感到擔憂。

身為歐陸音樂界少見的亞裔女性面孔,吳淨蓮從不以此身分自我設限。近年來各領域提倡多元、平等的氛圍下,她突破刻板印象框架、傑出的表現也讓她受到更多的關注。但在時常被問到是否期許自己提供亞裔音樂家職涯上的機會與幫助,她則直言身分的框架都是別人加諸於己的,專注在工作專業時根本無暇顧及這些,比起身分背景,全心投入才是唯一的關鍵。

「性別與族裔的身分認同既是天生而來,就是自己無法掌握的事物,與其去挑戰已經存在的事實,不如做好自己的事,讓別人用統一的標準評價你。」回探自己的求學、職涯經驗,吳淨蓮如是感慨。

(劉潔萱 攝)

期待以專業「玩心」讓觀眾耳目一新

重回巴黎的第一年,就因為COVID-10疫情幾乎所有節目都被停演、延滯。但在這個全新崗位上,她也努力做功課、在封城期間不斷觀摩大劇院免費推出的錄影與轉播,每日勤奮觀看,並針對合唱團表現作筆記。如今身處編制更具規模的劇院,她尤其更加理解同時經營多齣劇的難處,但也更加懂得用不同的標準要求作品的呈現。但作為歐洲的藝文首都,巴黎歌劇院時常因為表演場館、劇目選擇的增加,讓今日的觀眾購票習慣也隨而改變:能夠在當日決定觀賞哪場演出、通過各種管道購票的彈性,難免導致劇院的票券收入穩定度下降,加上近期旅遊產業的消退,也衝擊觀光遊客的收入。但隨著疫情逐漸平緩,吳淨蓮笑著說,相信巴黎作為「鐵打的花都」,不會輕易放棄走進劇院、欣賞演出的自由。

談起短期內對未來工作的規劃,吳淨蓮雖不能獨斷決定演出劇目,但可以直接和巴黎歌劇院的上司討論、提出想法。有鑒於過去合作過的老闆都蠻青睞冷門的曲子,她也希望能夠藉此嘗試自己偏愛的20世紀末以後的作品,或者挑戰偏僻、少受矚目的曲子,如來自法國、俄國的作品等。懷著一顆專業的「玩心」,吳淨蓮認為,所有沒有做過的東西都是最有趣的東西,她也期待,未來一季能夠帶給全球觀眾更有新意的合唱作品,不僅讓觀眾耳目一新,也讓明日的巴黎歌劇院有不同宜以往的性格和驚喜。

吳淨蓮

臺北市立女師專(現臺北市立大學)音樂科畢業。法國里昂高級音樂院合唱指揮首獎。是第一位獲法國高等音樂教育指揮教授資格之外國人。曾任法國史特拉斯堡萊茵歌劇院(1991-2001)、瑞士日內瓦歌劇院(2001-2014)、荷蘭國家歌劇院(2014-2021)駐院合唱指揮。現任巴黎歌劇院合唱指揮。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4/27 ~ 07/27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