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傑德.阿里.汗。(國家兩廳院 提供)
藝號人物 People 沙洛德琴大師

阿傑德.阿里.汗 傳遞和諧、吶喊與關懷的琴聲

2024TIFA 沙洛德琴大師——阿傑德.阿里.汗「印度迴響」

2024/4/12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沙洛德琴大師阿傑德.阿里.汗(Amjad Ali Khan,1945-)是當代極具代表性的北印度古典音樂家,1945年10月9日生於印度中央邦瓜里爾(Gwalior)的他,出身悉尼亞.邦加煦音樂世家(Senia Bangash Gharana),後者以沙洛德琴藝術的創造與發展著稱。

阿傑德.阿里.汗的祖先於19世紀從阿富汗遷居到瓜里爾,其後多位家中長輩——包括他的曾祖父古朗(Ghulam Ali Khan)與父親哈菲茲(Haafiz Ali Khan)——均曾受聘為大君(Maharaja)的宮廷音樂家。從小跟隨父親習樂的阿傑德大師,是邦加煦音樂世家第六代傳人,音樂資歷超過半世紀,早從1960年代之初,他便受邀至各國演出,並開始發行唱片。承接家族榮光的阿傑德,巡迴演出之餘也致力傳承,在他的教導下,兒子阿曼(Amaan Ali Bangash)與阿亞安(Ayaan Ali Bangash)亦成為沙洛德琴演奏者,並已成為國際矚目的新生代藝術家;阿亞安的兩名兒子阿貝爾(Abeer Ali Bangash)與左哈安(Zohaan Ali Bangash)也開始向祖父學習,並已透過視訊初試啼聲。本次2024TIFA的專場音樂會,將由阿傑德、阿曼、阿亞安父子3人連袂演出。

2024年1月24日傍晚,筆者在《PAR表演藝術》雜誌安排下透過視訊,專訪人在印度的阿傑德大師。在一小時的訪談中,他親切地與我們分享了他半世紀多的習樂與演奏生涯、音樂理念及欣賞沙洛德琴音樂之道。以下內容主要來自當天訪談,部分參考自有關大師生平的資料及其過去的談話。

大兒子阿曼(上)與小兒子阿亞安(下)這次也將隨同父親來台演出。(國家兩廳院 提供)

習樂歷程與印度音樂的傳統

阿傑德是家中最小的孩子,「當我出生時,父親已經年邁了,他很急切地想要儘可能地教我所有的東西。」當時他的父親讓他在家自學(homeschool),除了依循傳統師徒教育跟隨父親學習,他也同父親請來的兩位老師學習英語和數學。「在家自學非常好,」阿傑德說:「現在美國的學校中有那麼多槍擊問題,未來世界將愈來愈了解在家自學的價值。」阿傑德從6歲開始與父親同台演出,12歲時就已經受邀在印度各地巡演。「當我們來到德里時,人們跟我父親說,我應該去學校上學。」儘管大師的父親不是很情願,但後來還是讓他在寄宿學校待了幾年,「我的數學成績不是很好,但我的校長非常仁慈、寬容,允許我到處旅行演出。」

談到傳統的「師徒關係」(Guru Shishya Sambandh),阿傑德指出,師徒教育與學校教育有著很大的區別:學生只在學校與老師學習,學校老師每個月拿薪水,學生畢業後則會拿到文憑;但在師徒教育中,弟子與師父同住,朝夕相處,師父對待弟子有如對待自己的孩子一般,大部分情況下還負責他們的飲食,弟子則服侍師父起居,依其安排循序漸進地學習,有天分者才能獲得師父傾囊相授。「但,那個時代已經結束了。」阿傑德感慨地說:「現在許多人都急於表現自己,學習音樂的人不再做許多練習,他們只想著上台表演,而這是非常危險、非常有害的。是很糟糕的狀況,因為任何想要成就些什麼的人,都應該勤於練習,他們也需要取得師父的祝福,而不是未經師父允許就上台表演。」

談到自己學習印度古典音樂的歷程,阿傑德指出:「我們不用譜學音樂,因為演奏可能因聽眾而截然不同,縱使你以一段曲調為本,也必須跟著當下的情況走,而不能照本宣科。」但印度古典音樂絕非毫無規則。阿傑德強調,在當代印度古典音樂中,「即興」一詞變得非常流行,但是印度古典音樂的「即興」與爵士樂有些不同;「有別於爵士音樂家不太在意回到開始的地方,在印度古典音樂中,音樂家總是在上升與下降的規則中即興。」他解釋,印度古典音樂家必須在即興創作時保持「結構」,換言之,相較於爵士音樂家的自由,印度古典音樂家必須遵循既定參數的紀律來進行創作。阿傑德以自身的經驗為例,指出「即興就像是創造一個家、為這個家做園藝,然後再回到這個家,一整個循環的過程。」

專欄廣告圖片
對阿傑德而言,沙洛德琴不僅是一件樂器,更是他的朋友與精神伴侶。(Suvo Das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聲音能連結不同的人群,連結人與神。」

對阿傑德而言,沙洛德琴不僅是一件樂器,更是他的朋友與精神伴侶,在英國媒體人賽門.布洛夫頓(Simon Broughton)的訪問中,他曾說:「沙洛德琴有人性的表達,它能歌唱、吶喊、歡笑與哭泣——它能表達所有情感。音樂不分宗教,就如同花朵不分宗教,透過音樂與沙洛德琴,我能感受與每一個宗教、每一個人,甚至每一個靈魂的連結。」(註)在我們的訪談過程中,阿傑德再次強調他對於21世紀的今日,人們仍以政治之名相互殘殺感到悲傷。他認為僅僅具有地位並不代表什麼,「音樂家必須有同情心」、「我們是一家人」。他相信大多數音樂家都在尋找和平、傳達和諧的訊息。阿傑德說:「有時候我不了解語言,語言經常造成隔閡。」「聲音則能連結不同的人群,連結人與神。」

早期阿傑德大師的演出專注於呈現北印度古典音樂的傳統藝術,但近年來,他也與其他領域的音樂家——如琵琶演奏家吳蠻、擊樂演奏家沙恩.沙那漢(Shane Shanahan)、搖滾樂手喬.瓦爾許(Joe Walsh)合作。此外,他與阿曼、阿亞安也積極透過音樂傳遞愛、希望、和平等訊息。阿傑德曾創作交響樂作品《文化匯聚》(Samaagam),並與新加坡華樂團、挪威廣播交響樂團、莫斯科國家交響樂團等單位合奏。

阿傑德提到,在演出過程中,他們有時會忘了時間,「但任何職業演出都有其時間限制,太長就不妙了。」他笑著說。他提到自己2014年曾受邀在奧斯陸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上演奏5分鐘,「這是一個不尋常的挑戰!因為一般而言,當有人邀請我們表演,有時我們會演奏整個晚上——從晚上9點到早上7點,這是印度古典音樂的傳統!」

那麼,作為門外漢,該如何欣賞這場音樂會?阿傑德大師想要告訴台灣聽眾的是:「不要強迫自己理解你聽到的東西。」「如果你是音樂家,你可以嘗試理解沙洛德琴的演奏技術與節奏。」「但如果你只是來當聽眾的,只需要好好享受音樂,享受沙洛德琴的聲音與節奏!」

註:參見賽門.布洛夫頓與阿傑德.阿里.汗的訪談

沙洛德琴  波斯音樂與穆斯林文化影響的見證

沙洛德琴(sarod)是北印度古典音樂的重要樂器,它的名字源自波斯文sorūd一詞,後者有「旋律」、「歌唱」之意。從12世紀起,北印度古典音樂受到穆斯林文化、波斯音樂與印度以北地區樂器的影響;沙洛德琴的出現,正是此一過程的見證。沙洛德琴的創造與阿傑德大師出身的邦加煦音樂世家有關:相傳阿傑德的先祖穆罕默德.哈許米.汗.邦加煦(Mohammad Hashmi Khan Bangash)大約於200年前將雷巴布琴(rebab)從阿富汗帶入印度;而Mohammad Hashmi的孫子、阿傑德大師的曾祖父古朗(Ghulam Ali Khan)後來將傳統雷巴布琴的指板由木板改為金屬板,將弦由羊腸弦改為鋼弦,並將共鳴箱由蒙皮改為木製,奠定了現代沙洛德琴的形制,並使其具有明亮的音色,而更能勝任旋律歌唱的角色,大大提升了沙洛德琴在北印度古典音樂中的地位,也因此後世有許多人稱古朗為沙洛德琴之父。(註)(許馨文)

註:參見古朗改造雷巴布琴的敘述

阿傑德.阿里.汗

◎ 出身於悉尼亞.邦加煦音樂世家 (Senia Bangash School of Music),肩負第6代傳承。自小受父親教導,為該樂器當今最偉大的倡導者。

◎ 曾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獎、印度最高平民獎、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國家大使、世界經濟論壇水晶獎等,並獲法國政府頒發「藝術與文學司令勳章」及日本福岡文化大獎,且於 1997 年獲得英國約克大學、1998 年獲得德里大學榮譽博士學位。

◎ 個人創作及合作對象廣泛,流行、古典不拘;在全世界各知名音樂廳與音樂家都有合作的足跡,並曾出版個人回憶錄書籍與電影紀錄片。

◎ BBC 雜誌曾將他發行的CD《Bhairav》評選為 1995 年世界最佳50張古典專輯之一。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3/14 ~ 2024/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