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Pei Hsiung 繪)
關於戲劇的五四三

從原著到改編,看《流星之絆》

被問「你怎麼改的」常常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可能就像刻一個大理石刻一樣,要每天每天跟這塊石頭相處,一錘一鑿反覆之間,你知道什麼要留、什麼要捨棄、什麼要調整,於是漸漸成形了,戲劇也是同樣的道理,這個過程太長、細節太繁瑣,很難說出具體一是什麼二是什麼,雖然我對雕刻一無所知,但想像中,我們可能可以從被捨棄的石屑裡找到何以石頭變成玉像的線索,以劇本改編來說,比對原著及戲劇成品,就是一個挺好的做功課的方法。

被問「你怎麼改的」常常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可能就像刻一個大理石刻一樣,要每天每天跟這塊石頭相處,一錘一鑿反覆之間,你知道什麼要留、什麼要捨棄、什麼要調整,於是漸漸成形了,戲劇也是同樣的道理,這個過程太長、細節太繁瑣,很難說出具體一是什麼二是什麼,雖然我對雕刻一無所知,但想像中,我們可能可以從被捨棄的石屑裡找到何以石頭變成玉像的線索,以劇本改編來說,比對原著及戲劇成品,就是一個挺好的做功課的方法。

同樣因為Research的關係,最近重看了宮藤官九郎改編的《流星之絆》,原著是東野圭吾。

看過《流星之絆》的人,應該都會對裡面運用的一個劇中劇手法印象深刻,日劇中把主角3人詐騙的過程變成彷彿週日午間劇場、那種很多旁白的粗製濫造戲劇。既可以快速交代詐騙的過程,又可以平衡悲喜劇調性,而且也很有宮藤的獨特作者印記(宮藤一向都擅長使用其他劇種╱類型來傳達戲的另一面,如《龍與虎》的漫才、《我家的故事》的能劇)。

那這個運用「午間劇場」是怎麼出來的呢?東野圭吾的原著是順著時間序寫,前7章是有明3兄妹父母遇害的故事,前8章3兄妹一登場的時候就已經是詐騙犯了,日劇中被詐騙的對象,小說中也有出現。

以改編的角度來說,如果先演完小時候父母的故事,再進入長大已是詐騙犯的3兄妹,角色上會產生斷裂,也沒有足夠的懸念,觀眾也會莫名其妙「怎麼原本是3個孩子長大就突然成了詐騙犯」,所以改編上,宮藤官花了許多篇幅建立3人的現況:大哥在咖哩店工作,住在店內,二哥常會去找大哥,二哥在情色錄影帶店打工,二哥跟妹妹住在一起,而多年前的警察要在追訴期過了之前來幫助他們找到兇手。在戲劇上,切下去那一刀的時間跟空間的建立很重要,有時間的緊迫,才有事件的推動,界定好角色生活的空間,才能安排他們的戲要在哪裡發生、怎麼發生,哪些角色跟哪些角色需要有空間「在一起」,屬於他們之間的事件才會發生,很明顯地看到大哥二哥1組,二哥妹妹1組,才可以在不同組別互動時拋出必要的資訊。

而先透過妹妹被公司上司羞辱走人,路上遇到詐騙後產生的經濟困境,賦予3兄妹想從別人身上詐騙回來的動機,這樣的鋪陳就比一開始以詐騙犯的身分登場好多了(雖然小說往下寫也有解釋何以如此),觀眾可以理解長大後的3兄妹各自的現況,並知道他們如小時候一樣,在最危難時還是會互相幫助的有明3兄妹。

 

 

小說

日劇

不同的目的

敘事結構

順敘,兇案發生,3兄妹長大。

以長大後為主,穿插過去小時候的回憶。

戲劇中主角,主要目標(找兇手)需要先出現。

警察

警察從小時候就認識3兄妹,以3兄妹的故事為主,警察該需要時出現。

第一集開場後就出現,警察也有一條自己的線。

需要建立好不同角色線,以推進時空跟轉換視角。

詐騙

直接從3兄妹長大後從事詐騙的現場切入。

先鋪陳3兄妹的生活,再帶出何以他們開始詐騙。

戲劇上需先讓觀眾同理長大後的3兄妹。

詐騙形式

是小說正戲的一部分。

賦予「午間劇場」的劇中劇調性,導演╱腳本還特別標註:有明功一(大哥)。

戲劇的主軸是「找出兇手、復仇」,詐騙如著墨太多重點會偏掉,以劇中劇的方式可以帶來喜劇調性,不會讓觀眾太過厭惡3兄妹,又可以讓詐騙這個重要的媒介可以在前幾集快速被交代、建立。

詐騙扮演的調性

小說中會特別強調二哥具有扮演天才,妹妹靜長得非常漂亮可以迷惑任何男人,演什麼都惟妙惟肖,可推知調性比較寫實。

劇中劇的滑稽感

演員不需要真的演出「具有扮演天才」的人,在這段劇中劇中任何滑稽的扮演都可以成立。

仇人之子登場

小說中詐騙沒幾個人就進入接近牛肉燴飯名店戶神亭之子戶神行成的環節。

先讓戶神一直跑去功一打工的咖哩店,一直點不到牛肉燴飯,帶出他何以這麼執著牛肉燴飯。

先讓戶神這個角色登場,他就不會只停留在是被詐騙的對象。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5/30 ~ 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