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Pei Hsiung 繪)
練物闢

伸縮吊衣架

劇院裡微涼的空調,和她冰冷靜謐的外表似乎融為一體;深黑的四肢與金屬般的上半身,與她不苟言笑的個性,似乎也極度呼應。雖然個子不算小,肩膀也相當寬,但她並不是一個亮眼的人,遠遠看到總是會和背景黏合,若沒有注意,可能無法發現她。當然,她在工作時就不一樣了,身上會掛滿一大堆衣服,簡直就像是一棵長滿了各式材質布料的樹。而當她被拉動,四顆塑膠輪子壓過後台房間的地毯,無聲無息,也像是一頭身上披滿了各式皮毛的野獸,伺機而動,她,是佇立在幕後的一叢影——伸縮吊衣架。

劇院裡微涼的空調,和她冰冷靜謐的外表似乎融為一體;深黑的四肢與金屬般的上半身,與她不苟言笑的個性,似乎也極度呼應。雖然個子不算小,肩膀也相當寬,但她並不是一個亮眼的人,遠遠看到總是會和背景黏合,若沒有注意,可能無法發現她。當然,她在工作時就不一樣了,身上會掛滿一大堆衣服,簡直就像是一棵長滿了各式材質布料的樹。而當她被拉動,四顆塑膠輪子壓過後台房間的地毯,無聲無息,也像是一頭身上披滿了各式皮毛的野獸,伺機而動,她,是佇立在幕後的一叢影——伸縮吊衣架。

她顯然相當骨感,而且還是一個冰山美人,超冷的;天生的衣架子就不用說了,所有的衣服,無論男裝女裝,高矮胖瘦她都可以穿上。這的確是事實,也因此她的這份工作「服飾支撐員」總是駕輕就熟,只不過她並沒有自己的衣服,平常的工作就是穿演員、歌手的衣服,當他們突然要穿的時候,就要隨時脫下來給他們穿上。

在一個演出劇組或表演團隊裡,通常會有一位服裝管理,他倆常會一起工作,有時服管會拉著她到演員的房間試衣服,有時也會請演員來到他們的工作間。常和她一起工作的服管小蔡,就覺得她是個很安靜的人,默默地在旁邊,也不會主動回應。最棒的是,她就像一個在你背後默默支持的人,而且做事很認真,不會抱怨,有時候可能不小心給了她太多工作,她也會默默吃下來。不過這也是小蔡覺得困擾的地方,太安靜有時反而是個麻煩,明明就到極限了,卻一聲也不吭;要是撐不下去,而在演出中的後台倒下,那可就是非常嚇人的事情了。

演員小靜曾看過有些吊衣架長年住在一些劇團倉庫的畫面,身上被一堆包覆透明塑膠袋衣服掛著,幾乎沒有脫下來過,好像也沒有要脫下來的意思,會看到她整個身體都已經微微地脊椎側彎了,但還是一個人撐在那邊,雖然小靜不曾看過有斷掉的,但這種脊椎側彎的倒是見過幾個。像這樣一件衣服很輕,卻有幾十件背負在身上的工作,是吊衣架經常要面對的。

小靜大部分只有在演出或試裝時才會見到伸縮吊衣架,平常排戲並不常遇見。在演員休息室準備上台前,吊衣架都會直接在休息室陪演員更衣,小靜自己的習慣是會把戲服和自己的衣服互換,穿在她身上。因為每個劇組的衣架只會留下應有的數量,有時為了節省空間,還會把衣服與褲子放在一起。這時衣架就非常珍貴,要是被其他人多放了額外的衣物或配件,就沒有衣架可以掛,就只能直接掛在她那骨感的身上。一般來說,演出結束後的衣服大多都會有一些汗味,所以身上都有掛酒精用來除臭。

吊衣架回憶自己工作最緊張的時候,就是有些演出需要快速更換衣服,或舞台距離更衣間太遠時,服管會把她帶到舞台側邊,沒有燈光的地方,他們靜靜等待卻不鬆懈,隨時備戰。場上燈光隨著秒數慢慢變暗,全黑的當下,就會看到演員們立刻往她身邊衝來,他們的眼神表情雖然平靜,但身體動作卻非常地快,演員們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就掛在她身上,並抽起下一場要穿的衣服趕緊穿上,時間夠的話,演員會把換下來的衣服放好,時間如果不夠,可能就會一整包直接掛在她身上。如果演員整套衣服都要更換,服管還會幫演員們穿脫,然後她也是靜靜地幫他們穿著衣服。等到燈光再度亮起時,演員才深吸一口氣,從翼幕後緩緩地走上舞台。

當演員上台開始他們的演出,台上此起彼落的歡笑聲,吊衣架與服管倆並沒有閒下來,服管繼續收拾剛剛如同戰爭後的雜亂。首演的掌聲響起,演員們把戲服掛回吊衣架,一切回到開演之前,劇組工作人員都已回到家休息,劇院熄燈大門關上,走道逃生燈的光滲入演員休息室,吊衣架身上依舊掛滿角色們的皮膚繼續站著。她像是弦月下的稻草人,一輩子支撐著台上的靈魂,安安靜靜地站在漆黑的後台,等待下一場演出的到來。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6/17 ~ 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