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與時間2.0》讓1位演員面對1位觀眾,透過物件講述主人公馬仃的故事。
《存在與時間2.0》讓1位演員面對1位觀眾,透過物件講述主人公馬仃的故事。(顏子樂 提供)
上海

「一個人的劇場」在疫情中異軍突起

一場突如其來的Omicron新冠病毒傳染,重創了3、4月的演出季。繼深圳後,上海也相繼封城,整個南方演藝市場幾乎全倒。奇特的是,有一項演出卻率先突圍,在4月底5月初上演,並將在各城市巡演,目前已是一票難求。這項演出就是「一個人的劇場」的實驗戲劇《存在與時間2.0》,某種意義上,它也非常符合文化部門有關疫情期間上座率的要求。

一場突如其來的Omicron新冠病毒傳染,重創了3、4月的演出季。繼深圳後,上海也相繼封城,整個南方演藝市場幾乎全倒。奇特的是,有一項演出卻率先突圍,在4月底5月初上演,並將在各城市巡演,目前已是一票難求。這項演出就是「一個人的劇場」的實驗戲劇《存在與時間2.0》,某種意義上,它也非常符合文化部門有關疫情期間上座率的要求。

所謂「一個人的劇場」就是:台上只有1名演員,台下也只有1名觀眾。這部作品是由廣州大劇院聯手新浪潮戲劇導演王翀製作,靈感來自德國存在主義哲學家海德格爾名著《存在與時間》,講述在時間、記憶、夢、現實中的尋人之旅,探討個體在群體關係之中的存在問題。 

「一個人的劇場」是真的只有一位觀眾嗎?沒錯,每1場戲只限定1位觀眾。這是《存在與時間2.0》最具突破性的地方,觀眾不僅以觀者角度欣賞1部戲,也同時以親歷者身分體驗一條完整的故事線。這樣的戲劇將完完全全只屬於1個人,而這1個人同時也讓這場戲回歸到人際關係最本真、最質樸的狀態。整個舞台設計以童年的道具、物件打開觀眾的記憶隧道,演員邀請觀眾一道坐在觀眾席中,場燈漸暗,他為觀眾講述主人公馬仃的故事……演出試圖打破傳統戲劇的整一性和連貫性,跳躍的時間與空間也帶來了全新感官體驗,使觀者對存在、生存、生命意義的思考,及疫情衝擊下的人間眾生相,有了更獨特的體驗和思索。

不過,製作方也坦承,由於該劇的創新形式,對現有的劇碼製作、票務系統、資訊系統等也是全新的挑戰。雖然目前一票難求,但沒了票房業績支撐,「一個人的劇場」還能走更遠嗎?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