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不短路

藝術也需向馬斯克取經?

如同阿瑙特的經營策略,將Dior和LV等過去一度淪為夕陽傳產的品牌納入旗下後,除了維持其經典元素及強調手工價值,企業命脈首重研發,要「創造消費者的購買慾望。」又如2008年金融海嘯同時加速了無法適應社經新環境的產業淘汰,兩年後宣布破產的百事達影片出租店就是一例。因此藝術不能一直吃老本,而必須思考未來。

文字|樊慰慈
官網限定報導  2022/05/09

如同阿瑙特的經營策略,將Dior和LV等過去一度淪為夕陽傳產的品牌納入旗下後,除了維持其經典元素及強調手工價值,企業命脈首重研發,要「創造消費者的購買慾望。」又如2008年金融海嘯同時加速了無法適應社經新環境的產業淘汰,兩年後宣布破產的百事達影片出租店就是一例。因此藝術不能一直吃老本,而必須思考未來。

4月中除了疫情升溫與俄烏戰爭,還有個新聞大頭條:一向言論直率的馬斯克開出每股54.20美元的溢價要吞下推特社群平台,企圖獨資建立一個沒有任何官方立場導向和網管機制,讓網民暢所欲言的真正民意平台。此舉第一時間被推特緊急回絕,但一週後仍抵擋不住攻勢而被收購,可能終將成為一家沒有股東掣肘的私人企業。

這種商場惡意併購不禁讓我聯想到黑幫名片《豪情四海Bugsy的場景,這部1991年風味雋永的電影中有一幕敘述殺手搬到南加州發展,路經一棟讓他心儀的洋房,二話不說就提著一皮箱現鈔闖入,要求屋主立刻搬家!筆者上月提到當今身價堪與馬斯克抗衡的LVMH集團大老闆阿瑙特,年輕出道時在財團間合縱連橫、以小搏大,也曾以惡意併購先後吃下法國國寶級品牌Dior與LVMH,最終成就他在精品業霸主的地位。

傳世原湯老味道,美人遲暮君何盼?

什麼是藝術?對我而言適用範圍非常廣泛,從一些用料講究、手工製造、並具有高度設計感的精品,到路邊小吃攤老闆以新鮮食材用心煮出的一碗麵,都是藝術。提到吃,筆者卻有個疑惑,從小吃店到某些米其林餐廳,菜單內容往往數十年如一日。廚藝再高超,廚師們每天大多在準備同樣的料理,久了難道自己不會厭倦嗎?來點變化吧,家傳三代的湯頭一但改變,卻可能反遭常客抱怨或甚唾棄!

來點橫向連結:近世的古典音樂演奏不也和此景相仿?即使累積約300年且橫貫西方各民族的作品風格之廣,任何演奏家窮畢生之力也難能奏遍又奏好,但音樂會的曲目範圍基本上就是數十年如一日,作品再經典、演出再精煉,久了難道沒有僵化之虞?搞些變化吧,大則在內涵上來點極端的個性化詮釋,小至在表情上擠眉弄眼、穿著上多露點肉,卻往往立遭輿論一片撻伐!直到大家見怪不怪,敏感帶同樣地又變得不夠敏感。所以藝術的生命仍得靠根本的創作來繁衍。

筆者上月述及「半世紀前霍洛維茲的演奏,一世紀前畢卡索的畫作,兩世紀前貝多芬的交響曲…,人們仍會讚嘆不已」,指的是藝術結晶需要靠一定時間的沉澱,並值得不斷回味和品評。相形之下,科學進展不斷向前,新產品通常會比舊的更快更好用;而舊的除了放在教科書裡,並沒有太多能讓受眾實際回味的。但如同阿瑙特的經營策略,將Dior和LV等過去一度淪為夕陽傳產的品牌納入旗下後,除了維持其經典元素及強調手工價值,企業命脈首重研發,要「創造消費者的購買慾望。」又如2008年金融海嘯同時加速了無法適應社經新環境的產業淘汰,兩年後宣布破產的百事達影片出租店就是一例。因此藝術不能一直吃老本,而必須思考未來。

極端數位化的未來,實體藝術的存在

在最近一次TED意見領袖論壇上,媒體製作人Chris Anderson和馬斯克有十分精采的交鋒,從特斯拉在德州新近落成、以智慧機器人操控的全自動化巨型工廠,談到馬斯克投下巨資、企圖獨吞推特的議題;從因全自動化生產降低成本來支撐企業永續經營的策略,談到網路世界表面上彷彿開放,背後實則有隻黑手主導輿論風向的種種,以及馬斯克為了反制推特抑止不同意見的機制,成功獨資買下推特後,自己又如何保證做到真正的言論自由?最後主持人突然在螢幕上秀出一張馬斯克與幼子溫馨合照的難得畫面,問道:「(你兒子)將在怎樣的環境中成長?」馬斯克:「一個極端數位化的未來,和我的成長環境截然不同。…即使無法解決所有的問題,仍希望那是一個每天早上醒來都能讓人有所期待,不感到沮喪的日子。」

我聽了這段話卻有點沮喪,並非基於仇富心態,而是對後代將活在一個極端數位化世界的觀感。筆者近年在本專欄裡從各種角度切入,探討核心就是藝術以實體形式存在的文化意涵與價值。17世紀初伽利略接續前輩哥白尼,將人類對於宇宙的認知從宗教詮釋中解脫,以科學驗證自然界現象。對於科學與宗教的區別有個打趣的解釋:科學的目的是理解天堂是怎麼回事,而宗教信仰則是尋求通往天堂之路。

或可再接一句:藝術,讓我們看見天堂之貌,聽到天堂之音。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5/09 ~ 08/09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