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座曉劇場開幕表演。
萬座曉劇場開幕表演。(林韶安 攝)
話題追蹤 Follow-ups 民營表演空間新地標—萬座曉劇場 日光,終於灑落在劇場的此刻(下)

從修繕到開幕的「萬座曉劇場」

反覆的溝通來回,與差點說出口的放棄

「劇場使用」與「文化資產」兩種專業交會後,彼此延伸出來的問題,往往不一定能找到交集,甚至絆著彼此的步伐。例如曉劇場核心成員葉育伶也提到,過程中曾有文資委員將整個園區的古蹟建物都拿出來討論,但曉劇場所承租的只有B棟,她苦笑說:「古蹟作為一個整體,怎麼可以單棟討論?這個問題,文資委員覺得很荒謬,但我們也覺得很荒謬。」

反覆的溝通來回,與差點說出口的放棄

「劇場使用」與「文化資產」兩種專業交會後,彼此延伸出來的問題,往往不一定能找到交集,甚至絆著彼此的步伐。例如曉劇場核心成員葉育伶也提到,過程中曾有文資委員將整個園區的古蹟建物都拿出來討論,但曉劇場所承租的只有B棟,她苦笑說:「古蹟作為一個整體,怎麼可以單棟討論?這個問題,文資委員覺得很荒謬,但我們也覺得很荒謬。」

萬座曉劇場開幕演出《之間》宮部美幸怪談

2022/6/10~11  19:30

2022/6/11~12  14:30

台北 萬座曉劇場

 

曉劇場《潮來之音》愛丁堡藝穗節演出限定版

2022/7/15~16  19:30

2022/7/16~17  14:30

台北 萬座曉劇場

無論是政府單位、或是劇團兩造,都未有一個妥善且完整的規則,往往只能且戰且走。鍾伯淵接著說:「我們在審查過程中,常會在審查半途,被提出新問題,於是我們就要再提出修正辦法。他們也不知道把老房子變成一個劇場會有什麼問題,所以我們提出後,又會再提出相關法規,然後我們又得再提出相關證明,所以整個過程就變成很複雜。」

他也舉了近期例子來說明,由於計畫內有提出消防設備的規劃,但整個書面計畫通過後,文化局又希望再辦一次現場查驗;因此,原本預計3月會完成的事項,又因查驗安排、書面審查的循環而持續拖延。也曾有發生建築師與技師認為沒問題的油漆壁裂,進入審查會議,又必須再重新安排現場勘查,實際挖出查驗,就會再延後3至4個月。

李孟融說得語重心長:「這個機制不是不好,但可能需要更好的輔導機制,去幫助我們這種一般團隊或廠商來執行這樣的老房子計畫。」

日復一日的溝通,其實也曾讓他們想放棄保證金20萬元,認賠殺出。但鍾伯淵說:「會撐下來,其實是有一天豁然開朗。去年三級警戒的時候,一直開不了,似乎是老天告訴我們不要開,可以更好地避開危險,一切都是天注定,所以我們還是安安靜靜、本本分分做自己的事情。」

過去的奮戰暫時告一段落,但未來的考驗其實正迎面而來。

李孟融(林韶安 攝)

未來的考驗與規劃,一直來

除本次老屋子計畫的修繕、整建費用外,未來的每個月租金為12萬多,會隨地價稅調整,並依據審核減免,但葉育伶表示:「老房子計畫是減免租金,但裡頭寫的是『零到百分之百』,其評估標準不是依據收支,而是修繕支出,一年審核一次。但,因為不確定減免比例,也會影響我們怎麼規劃預算與金流,該投入多少到這個劇場空間裡。」再加上人事、水電等費用,據團隊評估,每個月約有25至30萬左右的開銷,一年則約360萬。若依萬座曉劇場所公告的場租辦法(註),一年要租出26至30週才會打平。

李孟融說:「已經投入的費用攤平到每個月,其實怎麼算都划不來。但我們又很想做,因為我們不做,這裡就是變成倉庫。如果要把這些修繕相關花費都攤進每個月開銷,我們一年就要做到450萬。」他頓了一下說:「基本上我們做不來。」他們,其實都在理想與現實的夾縫間奮力堅持。

不過,他們也對萬座曉劇場充滿信心,認為這個擁有20公尺乘14公尺的舞台及將近200席次觀眾席的劇場,極為適合從小劇場跨到中大型劇場的創作團隊,先到此進行嘗試,而這是台灣劇場尚缺乏的生態環境;或是,作為試裝台、排練的場地,可以更無縫接軌到正式演出的中大型劇場,而萬座曉劇場的租金也相對平價,且擁有彈性。

萬座曉劇場開幕表演。(林韶安 攝)

曉劇場目前的規劃是將辦公室、演出場地安排在萬座曉劇場,而排練場則維持原本的龍山文創基地B2,其實就是為了保有萬座曉劇場租用與使用上的完整度。鍾伯淵想的是,團隊可以用4週的時間進行製作的進館,第一週先把舞台搭好,然後演員就能在裡面排練,將熟悉劇場的風險降到最低。同時,也希望團隊在年度演出結束後,可於下半年、或隔年再演一次,會重新計算場租的折抵辦法,他說:「我們想要支持每個創作都可以做久一點,因為台灣的現況是舊作等待重新邀演的機會太低,但又對新作有很大的不安感。這很畸形。」

風險降低與永續發揮,是萬座曉劇場在北部場館陸續到位下,最有競爭力之處,也是他們試著改善台灣劇場環境的奮力一搏與前瞻視野。

而在未來的整體節目規劃上,將延續每年4月的「艋舺國際舞蹈節」,並持續深化劇團與劇場和在地的連結,如身心障礙者的戲劇課、共融藝術節等,同時也發展國際交流與串連。曉劇場自身會維持每年兩齣製作,特別安排於年度補助等尚未到位的上半年,既熱絡劇場的使用度,也保有外租團隊的喘息空間。至於,目前已經完成3場演出的「支持計畫」(其中一場因疫情取消),以免場租的方式,評選投案團隊來熟悉新場館,會繼續評估後續執行或發展的可能,更穩定配合萬座曉劇場的營運現況。

曉劇場除現正開幕演出中的《電子城市》與《之間》,也於7月安排《潮來之音》(愛丁堡藝穗節演出限定版)與10月的年度製作《戰士,乾杯!》。李孟融笑說:「我們把時間排得很滿!」萬座曉劇場從今年的艋舺國際舞蹈節開啟,在近期少數有陽光的雨季裡,讓日光灑落在劇場,此時此刻,或未來的某個時刻,終將迎來萬人入座。

註:可參考「萬座曉劇場」臉書專頁所公告之外租申請辦法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延伸閱讀

日光,終於灑落在劇場的此刻(上)──從修繕到開幕的「萬座曉劇場」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2/06/03 ~ 0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