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來自福爾摩沙的聲音,為台灣發聲
(鄭達敬 攝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焦點專題 Focus NSO美日巡演追蹤報導 NSO美日巡演追蹤報導

用來自福爾摩沙的聲音,為台灣發聲

2020年,國家交響樂團(NSO)預備展開盛大的歐洲之旅。萬事皆備,卻遇上疫情來擾,打亂了全世界音樂家、樂團、場館原先規劃到好幾年後的安排。病毒肆虐一連3年,樂壇從措手不及、完全停擺,到想盡各種辦法呈現演出。NSO逐漸恢復舞台上的表演外,對於國際巡演也無一刻停息,默默規劃了在美國兩場紐約、華盛頓、芝加哥之行,並且在相隔不到兩週的時間隨即銜接至日本兵庫、東京、福山等地巡演。

2023年4月,NSO以「台灣愛樂」(Taiwan Philharmonic)為名,打著「From Formosa」(來自福爾摩沙)的招牌,在疫情的尾聲中重新踏上國際巡演。在美國首屈一指的林肯中心的愛麗斯.塔莉廳(Alice Tully)、大衛.葛芬廳(David Geffen)的吳蔡劇場(Wu Tzai Theater)、華盛頓特區的約翰.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Kennedy Center, D.C)、芝加哥的溫茲音樂廳(Wentz Concert Hall, Naperville)以及日本東京歌劇城音樂廳等知名場館演出。節目內容包括室內樂、交響樂;曲目有西洋經典,也將台灣作曲家的作品帶出國門;指揮有音樂總監準.馬寇爾(Jun Märkl)、協同指揮吳曜宇;獨奏家有黃俊文、林品任;型態有表演、也有推廣教育等。

面對各種場館的規範,以及尚未取消的防疫規定和所有演奏者的安全,這趟巡演顯得格外困難。但從現場重量級人物的熱烈討論,以及國內外高達80多篇報導與評論來看,此趟行程為台灣這塊土地的「發聲」不容小覷。當團員們團結一致在克服時差、登上各有特色的一流場館、迅速地在排練中調整音色聲量,並於音樂會中閃閃發光時,作為台灣人,怎不為擁有這支「自信而精銳」的隊伍大聲鼓掌?

2020年,國家交響樂團(NSO)預備展開盛大的歐洲之旅。萬事皆備,卻遇上疫情來擾,打亂了全世界音樂家、樂團、場館原先規劃到好幾年後的安排。病毒肆虐一連3年,樂壇從措手不及、完全停擺,到想盡各種辦法呈現演出。NSO逐漸恢復舞台上的表演外,對於國際巡演也無一刻停息,默默規劃了在美國兩場紐約、華盛頓、芝加哥之行,並且在相隔不到兩週的時間隨即銜接至日本兵庫、東京、福山等地巡演。

2023年4月,NSO以「台灣愛樂」(Taiwan Philharmonic)為名,打著「From Formosa」(來自福爾摩沙)的招牌,在疫情的尾聲中重新踏上國際巡演。在美國首屈一指的林肯中心的愛麗斯.塔莉廳(Alice Tully)、大衛.葛芬廳(David Geffen)的吳蔡劇場(Wu Tzai Theater)、華盛頓特區的約翰.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Kennedy Center, D.C)、芝加哥的溫茲音樂廳(Wentz Concert Hall, Naperville)以及日本東京歌劇城音樂廳等知名場館演出。節目內容包括室內樂、交響樂;曲目有西洋經典,也將台灣作曲家的作品帶出國門;指揮有音樂總監準.馬寇爾(Jun Märkl)、協同指揮吳曜宇;獨奏家有黃俊文、林品任;型態有表演、也有推廣教育等。

面對各種場館的規範,以及尚未取消的防疫規定和所有演奏者的安全,這趟巡演顯得格外困難。但從現場重量級人物的熱烈討論,以及國內外高達80多篇報導與評論來看,此趟行程為台灣這塊土地的「發聲」不容小覷。當團員們團結一致在克服時差、登上各有特色的一流場館、迅速地在排練中調整音色聲量,並於音樂會中閃閃發光時,作為台灣人,怎不為擁有這支「自信而精銳」的隊伍大聲鼓掌?

「對於國際巡演,我認為『藍圖』很重要。換句話說,整件事情應該是什麼樣子,心裡要有個雛形。」回顧這次的出訪,NSO執行長郭玟岑語重心長。確實,巡迴演出並不是將大家帶出去就好,而是要了解以演出為中心所輻射出的目標、售票、贊助、交流、行動方案、包裝行銷等環節,從出發前到結束後都還持續發生著,每一個步驟都不能等閒視之。事實上,從最初的邀演開始,去或不去、如何把關衡量,就是一大智慧。熟悉的合作單位較容易評估,但若是陌生單位的接洽,非得花更多心血溝通了解,甚至親自飛到當地洽談不可。經過與音樂總監及同仁的商討、層層把關,才能夠保證一趟巡演的最高品質。

疫情與機緣下創造出的機會

當然,有些場次是規劃出來的,有些則是因緣下創造出來的機會。就如同這次的巡演,並非只有整個大團一站一站地走,而是有交響樂、也有小型室內樂的安排。在林肯中心愛麗斯.塔利廳的場次,是遠從2020年NSO X CMS《發現室內樂》節目所種下的苗。當年還在疫情期間,林肯中心室內樂團(CMS)與NSO討論合作,然而NSO既不是場館,也不是藝術經紀公司,能做的就是一起演出。於是兩團以「打散」、「組合」的概念,產生了雙邊計畫。CMS並非沒有跟外部交響樂團合作過,但樂團受邀到CMS主場演出,NSO是破天荒的第一團。

但嚴格說來,「室內樂」的成果也是環環相扣的。一來,小提琴家黃俊文在2019/20樂季應前音樂總監呂紹嘉之邀,擔任NSO駐團音樂家之時,已帶著他豐富的室內樂經驗與團員共同切磋呈現;二來,在2022/23年樂季中,NSO更開放團員自由組團籌備曲目。因此美國的表現,讓一向高冷的樂評也給出正面回應,可說其來有自。

交響樂團的演出則是華盛頓表演藝術學會(Washington performing arts center)邀請黃俊文與NSO的合作,簽定之後,樂團積極尋找更多場次的可能性。多虧愛好音樂、也身兼紐約愛樂董事的企業家陳致遠之助,促成NSO前往這個剛開幕不久的場館演出。此行的意義在於,以駐館的紐約愛樂來推介另一個樂團,並且讓NSO成為第一個進入此廳的表演單位,這樣的突破,堪稱重要的里程碑。此外,NSO的水準與名聲逐年擴散,從2018年就被芝加哥旅美台僑關注並且展開邀請。他們雖不是專業的主辦單位,但在台美文化交流與推廣台灣文化上不遺餘力。

美巡後不到兩週,樂團又前往日本。首先於兵庫縣立藝術文化中心,接著在東京歌劇城的音樂廳中演出,最後應「玫瑰之町—福山國際音樂祭」邀請,於福山市文化藝術館進行系列音樂會。後者的策展人是世界聞名的聲學大師豐田泰久,在這樣設計精良的音樂廳中,NSO擔任駐節樂團,演出開幕、閉幕音樂會,為雙方留下良好的交流經驗。

專欄廣告圖片
數位全閱覽-優惠方案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
專欄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