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態度與價值
(Norman Normal 繪)

今年有幸和金士傑老師一起拍戲。前製期我們第一次和導演碰面時,金老師說他很不好意思;前陣子一直在忙很心虛,這兩天才有時間好好把角色再整理了一下,有了一些基礎和想法,才比較踏實。導演問金老師想不想稍微對對詞討論一下,金老師說好啊,便從座位站起身,問導演想對哪一場。
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金老師幾乎已把所有場次所有台詞都記起來了,那時距離正式開拍還有近兩個月。他是依著劇本脈絡及角色狀態來記的,不是只是死背下來。我們邊對戲,金老師邊詢問我對彼此角色的感受和想法,並一起和導演討論著。某一小段戲結束後,金老師跟我說不好意思,他剛剛稍微恍神了一下;他說他講某一句台詞時突然感受到另一層涵義,邊咀嚼著就不小心出了神,節奏慢了一點。
開拍後我和金老師有連續幾天的對手戲,技術上和戲劇性上都不容易處理,第一天我們在面對許多困難與挑戰下終於完成拍攝。第二天早上在梳化間,金老師坐在我身旁跟我聊起昨天的戲。他說他回去想了一整個晚上,大概有了一個方向,他自己的表演應該要怎麼調整,有什麼缺失,以及有什麼可以更好的地方。
我心裡很感動,即使金老師到了這個年紀這個地位,對待表演及角色仍是戰戰兢兢。我是個後生晚輩,但他不在乎任何身分地位,認真地把我重視為一起完成拍攝的對手演員,謙虛地和我分享討論,細心聆聽我的感受與想法。去年參與《如夢之夢》的演出,我飾演金老師曾經演過的角色「5號病人」。和金老師一起拍攝的日子裡,也向他請益對演出和角色的想法。他說他知道這個角色的困難之處,每個演員詮釋的味道都不一樣,都有各自的神采。他可以給的只是一些經驗分享,和他思索角色的角度,以及他觀察到的屬於不同演員精采的地方。

想起蕭艾姐,《如夢之夢》排練中後期,劇組叮嚀該丟本了,蕭艾姐很緊張自責也很不好意思地說她記得很慢,她會盡力盡快丟本。她是排練時最認真的演員之一,每一次排練每一場戲每一個角色,不論戲分輕重,她從頭到尾全神貫注。演出時她總是第一個到場邊準備好出場的人,默默地給予其他人祝福與擁抱。我在台上很近距離地和她對戲,每一場都被她投入角色的情感深深感動。她跟我說她做其他事情可能都不擅長也做不好,能在舞台上演出這件事很純粹很快樂,她能予以回報的就是盡全力去做好每一個細節與每一刻在場上的演出。

秋天拍攝另一個劇集,和鄭志偉大哥一起工作。主場景是搭建起來的酒吧,我演調酒師,志偉哥演其中一位常客。主景拍攝期有限,每天的時間緊湊也壓縮;某天在拍志偉哥的主戲,換鏡位時志偉哥偷偷問我:你覺得現在可以去尿尿嗎?原來他擔心很快就要拍了,所有器材都架好了,空間狹小,一移動可能很多東西要跟著動,他不好意思離開位子,已經憋尿憋很久了。拍攝過程志偉哥也一直跟我說,如果覺得他的表演或節奏有什麼地方需要調整,一定要跟他說不要客氣。

想起前幾年跟淑芳阿姨一起拍戲,她也是很客氣地跟導演說:年輕人頭腦比較好,有看法有想法,有什麼要她調整重來的,不管幾次她都會盡力去完成,不要怕她年紀大了不好意思,不要客氣。
劇集裡有另外一位年輕演員宋偉恩,雖然年輕但已有很豐富的經歷,也是很有人氣的明星演員。但他不以自身名氣或魅力為傲,認真謙遜;他記得現場每一位工作人員的名字,對服裝組、攝影組、梳化組、場務組、甚至接送的司機都真誠以待。他沒有帶助理到現場,幾乎所有事都親力親為,在拍攝現場看到任何可以幫忙的地方都會主動伸手幫助。他說他覺得自己還有很多地方不足,所以去年考進北藝劇場藝術研究所,想紮實地從頭好好學習。

從金老師、志偉哥、淑芳阿姨、蕭艾姐,到年輕的偉恩,我很珍惜能在不同世代的表演者們身上感受到這些態度。這些當然無關乎技藝的好壞,或任何評斷的標準對錯,但卻是一直以來讓我覺得感動的:追尋表演藝術的成就之外,我們身為演員及人的自我要求和謙遜。那並非向外索取的認同或證明,而是向內的自省,與最難能可貴的,純粹的價值。

專欄廣告圖片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2/19 ~ 2024/05/19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