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瑜亮
(Yun-Pei Hsiung 繪)

YC,

這次不談作品,聊聊作品中的人。一時瑜亮,常形容兩位不相伯仲的對手,相互輝映卻又頡頏競逐。「既生瑜,何生亮」,羅貫中所寫的《三國演義》雖是小說,在大眾心底宛如正史地位。諸葛亮和周瑜命運自此被文字寫定,一個笑傲天際,一個飲恨沙場。在香港電影圈內,我總想起兩組相似的對照,非常有意思。

第一組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無間道CP梁朝偉和劉德華。梁劉從無線電視藝員訓練班出道,各自憑《新紮師兄》和《獵鷹》的警察角色而嶄露露頭角,80年代港劇《鹿鼎記》韋小寶和康熙皇帝是他們首次合作。兩者逸事,無須過多贅述。每每合作,瑜亮之說塵囂至上,在演技評價上多抑劉揚梁,似乎劉再怎麼努力還是追不上天分洋溢的梁。但有天分就意謂不努力嗎?當年的無線訓練班被喻為少林木人巷,得一路過關斬將才走出屬於自己的輝煌,梁劉當紅30年,自有一番緣由。「英氣讓人羨敬,憂鬱讓人沉醉。」我的高中同學聰慧地為兩者定錨,她說, 「管他們有沒有瑜亮,很簡單,先和梁朝偉談戀愛,然後嫁給劉德華。」

《無間道》應該是影迷們最津津樂道的合作。但其實,他們並不是第一次在影片中互換身分,更早之前是90年代的《中環英雄》,上班族和黑社會小弟,因機緣巧合下,兩人對調身分,上班族混入江湖,小弟穿起西裝,開啟了荒謬錯位的生活,繼而導正了自己原有走偏的生命。不在其位而謀其政,不曉得算不算是大眾對明星形象的投射?

梁劉似乎沒有過密的私交,更多是被大眾並置來驗證其品味判別。從我的角度來看,兩人各自的事業重心其實從很早就有了端倪。梁劉初走紅的年代,梁便去台灣接了侯孝賢導演的《悲情城市》,巧的是,劉在台灣接演的是朱延平導演的言志作品《異域》。其後,劉當歌手開演唱會當監製投資電影等,項目名稱琳瑯滿目,踏實經營的是明星產業;梁除了當過短期的歌手外,就是演戲演戲演戲,專心一致在演員道途上精進,今日能拿到終身成就獎絕非天分一詞足以涵蓋。換句話說,兩人之爭,並非天賦努力之辯,而是兩人努力方向各有去處,最後的結果自然不相逕庭。

第二組來自70年代鐵漢CP姜大衛和狄龍,那時候流行陽剛武俠片,兩人均是著名導演張徹門下子弟,是邵氏力捧的明星,銀幕合作前前後後近50部,計有《死角》、《報仇》、《刺馬》、《雙俠》、《十三太保》等。張徹曾書寫,姜狄雙檔是他生平選角最成功的一次,一叛逆一正派、一活一穩,相得益彰,並以京戲武生來比喻,姜大衛是「短打」,狄龍是「長靠」。兩人不僅電影合拍,戲裡戲外更情同親兄弟,常常同進同出,住同一棟宿舍,還常被娛樂記者拍到吃同一碗宵夜。雖是如此,一個桀驁不羈、一個英姿颯爽,姜顯然更得張徹的喜愛,兩人合作的電影,姜為主狄為副占最大比重。

姜大衛出身演藝世家,童星出道;狄龍家境貧寒,曾打過不少零工,後加入訓練班,才意外被發掘出來。不確定是不是各自經歷影響,還是天生性格使然,記得以前看他們電影,包括分道揚鑣之後的作品,姜於我有種淡然灑脫,不慍不火,有時甚至稍覺欠了點起伏;狄於我儼然成了正典大俠的代名詞,但妙的是他最好看的戲,卻常是過度壓抑而隱忍的角色。每每在一些綜藝節目看到他時不時引經據典,以詩詞陳述心境,甚至在領獎時以英語獻詞,努力言表,總覺得他活得好用力好辛苦,似乎總在證明什麼。據聞狄姜兩人身邊後期有不少好事者纏繞,直到合作李翰祥導演的《傾國傾城》而決裂。皇帝和小太監,個人相信,《鹿鼎記》的劉梁設計亦曾參考了狄姜組合。

那時狄龍希望拓寬戲路,演出不用再動刀動槍的光緒皇帝,姜大衛跨刀客串演出他身邊的小太監,結果戲開拍後,小太監愈演愈出色,戲分一路增加,皇帝要角反倒被晾一旁。這大概是狄龍這類後天努力型演員的命運迴圈吧,總會遇上同一種對手。80年代吳宇森導演的《英雄本色》還要經歷一次。那時和他搭檔的是周潤發,也是愈演愈放得開,戲分一路增加到與主角平起平坐。所幸的是,這套電影為這幾位當時不甚得志的主演們帶來了豐碩的回饋,狄龍亦藉此拿到了影帝,為其中年演藝生涯溫暖的映照。

一時瑜亮,風靡香江的兩組CP,好事者多愛拉抬,實則庸人自擾。瑜亮共存,端看的是彼此境界和氣度,台前各有一片天地,尊榮互顯。梁劉二人對瑜亮之說淡然處之,顯見瑜亮心結對當事人而言未必有,但對看官們而言,有時候是照見了自己。

K

專欄廣告圖片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2024/02/22 ~ 2024/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