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与回响 Echo

「第二届冉而山国际行为艺术节」观察之二 卡夫卡式行为

蔻儿亭.阿道.冉而山紧紧抱起自己重新处理过后的垃圾,与观众拥抱,因此大哭。 (陈以柔Lrabu Daliyalrep、李紫缇 摄 冉而山剧场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集结起来的十七位行为艺术家作品有些几乎无法理解,有些则能够轻易掌握,正是这种不断来回在彻底无法理解与可能理解间的暧昧界线本身,让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生猛地从主流符号丛脱离出去,成功从主流外边,给予抗议、挤压、变形,为少数、弱势的政治地位发声。因此,若要简单总结第二届冉而山国际艺术节的形貌,那或许就是场生活里变异的卡夫卡式行为。

第二届冉而山国际行为艺术节

6/26~28 

花莲 鳖溪Timolan生态田区、马太鞍拉蓝的家、花莲文化创意产业园区第八栋前广场

人类文明生活,事实上已演化成由一系列符号串连起的连续动作,随文明程度愈高、愈趋稳定,这些行为所形构的符号系统也随之愈加稳健,一种「可能的生活」於是在其中隐退,因为步调节奏固定的主流生活形成封闭体系,人与人之间既定的约定不容许轻易被击毁,任何阻挡主流生活系统茁壮、润滑、同时牢不可破之生长过程者,都将渐渐被推挤至社会的边缘。冉而山国际行为艺术节,本身即是对此一壮大过程的逃逸与叛逆,其行为艺术连续三天发生在鳌溪生态田区、马太鞍拉蓝的家及花莲文创产业园区,演出形式并非博物馆式地强调观演关系、与行动的重新符号化;而是看似随性、充满生活感、与观众间没有任何隔阂与距离。观众可以在每个场地随艺术家们选定的表演场址选择是否移动,选择站著看、坐著看、近看或远看,漫无目的或屏气凝神,拿出东西吃或暂时离场,甚至随时可以选择是否视情况介入演出。

摩力.旮禾地使用双边拐杖,并以粗绳背负一只木造巨大的左腿而行,声称自己在寻找遗失的左腿。 (陈以柔Lrabu Daliyalrep、李紫缇 摄 冉而山剧场 提供)

背叛日常  等待新的意义

这种看似随性的形式,事实上建构了另一种由行为艺术所形构的,怪诞的生活场域。看似生活的,却因为行为艺术本身对主流符号的逃逸与叛逆,而显得有什么不一样的可能,从其中迸发出来。他们背叛日常生活的规矩与逻辑,等待一种或有或无的新意义自然地诞生。这与德勒兹(Gilles Deleuze)和瓜达希(Félix Guattari)在讨论卡夫卡与少数文学时提出的状态高度契合。卡夫卡身为以德文书写的布拉格犹太裔作家,他的母语应该是捷克语,但在奥匈帝国主流语言是德文的情况下,混合捷克语和德文的不同习惯,使他的德文变得十分怪异;然而其不得不使用德语发声本身,「制造了一种语言的『少数』(minor)用法,将德文的标准成分打乱、变形、使其流动,并启动蜕变的力道,」(注1),这种少数对德、瓜两人而言,「目的在於使语言摆动、引发不平衡,在语言内部启动内在於文法、句法与语意形态中的连续变异路线」(注2),脱离原始的既定疆域,进而变成一种德语的重新发明。

冉而山国际行为艺术节中的艺术家们在展演间所创建的「生活感」,跟德勒兹和瓜达希指称的卡夫卡少数文学享有高度重叠的特徵,包括怪诞、不自然、充满生命力、无压迫感、无法则、与政治相关、象徵结构又经常十分松散的特质。如果卡夫卡创建的是一种脱离疆域而展现新可能性的语言,则冉而山国际行为艺术节的展演则是一种脱离疆域而展现新可能的生活行为。例如其中失去左腿的行为艺术家摩力.旮禾地(Moli Ka’ti),使用双边拐杖,并以粗绳背负一只木造巨大的左腿而行,声称自己在寻找遗失的左腿,而将观众的鞋子一一脱下来,试穿在断掉的左腿上,看看合不合适。他说:「或许我要寻找一万次左腿,我才能找到自己的左腿。」这在主流生活中看似完全错误、不可能的话语,在现场得到了观众高度认可,因为一种脱离主流疆域的生活,已经在表演者和观众间展开。

此外,行为艺术家蔻儿亭.阿道.冉而山(Karding Adaw Langasan),手持一片掉落的蝉翅,端坐在地,面色平静,感受夏日下午巨大的蝉鸣;随后缓缓爬行至文创产业园区路边的资源回收桶,把里面的资源回收物全翻出来,先是愤怒、激动,接著冷静下来,重新分类、压扁,并紧紧抱起自己重新处理过后(却无法消失)的垃圾,与观众拥抱。十六岁的她,因此意外大哭。冉而山团长阿道.巴辣夫.冉而山(Adaw Palaf Langasan)则将一桶桶泥巴倾倒於全身,并且持续行走、打滚,让旁人自由地向其扔掷鸡粪制成的肥料,行为的目的,在抗议在花莲设置大型养鸡场的规划;将全身倒满泥巴,象徵著与土地融合一体的精神,而透过让人随意扔掷鸡粪,来亲身参与、看清花莲的处境。

林安琪赤裸上半身,在水沟盖上撒下面粉并一次次加米酒,俯身压平,状态庄严、虔诚、且漫长。 (陈以柔Lrabu Daliyalrep、李紫缇 摄 冉而山剧场 提供)

主流之下的生活  抵抗与逃逸

十七位行为艺术家间,也有很高比例并不是那么好直接解读其作品中的意义,如有父亲用巨大的叶子拉著自己的孩子跑来跑去(希巨.苏飞);有艺术家邀请观众在其身上以水墨作画,并以跳跃的方式拓印到纸上后送出(曾?明);有艺术家赤裸上半身,在水沟盖上撒下面粉并一次次加米酒,俯身压平,状态庄严、虔诚、且漫长(林安琪);如此云云,无论是什么风格的作品,其中都有个共通点:他们都在生活场域里张开了一种新颖、奇异的思想、行为、与态度,同时也代表他们对世界的独特见解。这种捉摸不定,同时非常真挚、直接冲击观众的怪异与模糊感,对德、瓜而言非常重要,因为想要「表达一个潜在的不同社群,并不是去描绘已经成形的东西,而是去『琢磨』不同意识与感性的『方式』,进而开启新的社群」(注3)。行为艺术家透过其行为,发表其「感性的方式与身体言论」,透过这些状似奇怪的行为,暗示著潜伏於主流社会底下依然存在的另一种生活,并且从黑暗里,再现了社会中的逃亡。

总结来说,凡此种种,都是对主流生活的抵抗与逃逸。集结起来的十七位行为艺术家作品有些几乎无法理解,有些则能够轻易掌握,正是这种不断来回在彻底无法理解与可能理解间的暧昧界线本身,让另一种生活的可能性生猛地从主流符号丛脱离出去,成功从主流外边,给予抗议、挤压、变形,为少数、弱势的政治地位发声。因此,若要简单总结第二届冉而山国际艺术节的形貌,那或许就是场生活里变异的卡夫卡式行为。每场行为艺术看起来几乎都没有明确起点与结束,那正是因为,创作者是直接从生活里开辟出全新的逃逸、叛逆路线,它不需要被博物馆化、静止、典藏、与观众显得有隔阂,相反地,它与它周遭的人事物愈相容愈好,所以它不排斥吃喝拉撒、不排斥分心、不排斥任何程度的投入跟参与,因为作品内里的精神,正是另一种生活的可能。

注:

  1. 雷诺.博格(Ronald Bogue)著,李育霖译,《德勒兹论文学》,p.180。台北市:麦田。2006。
  2. 同上注,p.188。
  3. 同上注,p.199。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艺术》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2期 / 2020年08月号